“赵晓清!?”我有点镇定不住,感觉赵晓清总是阴魂不散。

  赵晓清双眼红肿的看我,喊了一声阿飞又开始哭泣,眼巴巴的看我。我把包放到鞋柜上,走过来问她了出了什么事,她哭着说刘山东打的。

  “他为什么打你?”

  “他说,说我心里有别人,他还骂我骂得很难听。我又不肯跟他上床,他一怒之下就狠狠的打我。我跑出来,实在没地方去就想到了这里。”

  /》酷匠9r网J首m:发l

  她抬头看我,双眼中是无尽的后悔的痛苦。我虽然不喜欢她,也不想再见到她,可是这个时候,我要是把她赶出门外,我怎么对得起我妈把我生为一个男人呢?作为一个男人,不能冷血。

  赵晓清的额头破了,还在流血,我一个大男人住的地方从来不备什么药箱,说要带她上医院,她不肯去,她说医院太冷没有安全感。她宁愿待在这里,还求我让她住一晚上。

  看她一直在哭,我也不好再说什么,想到隔壁叶伊是个医生,家里应该备些药品,本为不想再跟她牵扯,更不想主动去找她,可看到赵晓清一身血,我只好硬着头皮敲开叶伊的门。

  叶伊穿着凉薄的吊带睡衣,看得我吓了一下,不好意思的移开目光,问她家里有没有药箱。

  “除了借药箱还有没有别的话说?”她双手抱胸,不小心拉低了领口,睡衣更贴身,我不小心看到凸起的两点,立刻有点心猿意马。

  她意识到后,松开手转身往屋里走,不到一分钟时间,提了个药箱出来扔我手上。我说了声谢谢就要走,背后响起她凉嗖嗖的声音,“那女孩最好上医院逢针,否则留下伤疤那是要毁容的。”

  我震惊的回头,“你怎么知道?”

  她白了我一眼,说:“我跟她一起上楼,然后看着她进门的能不知道?还是你心虑了?哦对了,你说过你心里有别的女孩子,是她吗?人长得不错,身材够丰满,要是不受伤应该挺漂亮的。你有福哦马金飞。”

  “去去去,胡说什么呢?这个不是我心里的人,就是以前认识的一个朋友,发生了点意外来找我求助。你一个小孩子脑袋里想些什么呢?”

  没想到我这么说她,她并没有生气反而高兴的笑了,笑容里带着几分羞怯。

  “我就说嘛,这女孩看上去就是个福薄的人,怎么可能是马金飞你看上的女人。看来我还是有希望的。”

  “我去,你还会看相?去去去赶紧睡觉去,哥这烦着呢。”

  我转身就走,听到背后传来笑声,无心顾及,回屋给赵晓清擦干净身上的血。我一看伤口确实大,决定听叶伊医生的话,连哄带吓的把赵晓清弄到医院包扎。折腾到十二点钟才从医院出来。

  我问她有什么打算,她坚定的告诉我她一定要离开刘山东,今天晚上就是睡大街都不会回去。我无可奈何的给她找了一家宾馆,她虽然很失落但没有反抗,或许心中也明白,这个时候我会帮助她,是我有良心。

  我回去前安慰了她几句,让她早点休息。第二天八点钟,趁超市刚刚开门给她买了一套衣服,然后开车去宾馆。

  敲门后听到她问是谁,听到我的声音后她把门打开,当时只围着一条浴巾,身上青紫白红看得清清楚楚,当然这些伤痛并没有掩饰掉她美好的身材。

  然而我对她并没有男人需要的那种想法,可没等我把衣肥给她,她一把将我拉进门将门关上,紧紧抱住我。

  她的嘴唇贴在我的胸口,暖暖的热气透过西装停留在皮肤上,我赶忙推开她,谁知道她像只八爪鱼一样死死缠着我。我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只感觉她像一团火一样。

  “赵晓清,你闹够了没有?”我语气很冷,实在是心里烦着。赵晓清老子现在还管你,完全当你是只流浪狗,好歹跟你交往几个月。其实你有多让我恶心我都不想告诉你。

  我再次要推开赵晓清,她突然抬头看我,软软的喊了声飞哥。红着眼睛对我说:“我想做你的女人,哪怕一次也行。”

  我脑袋轰的一声,人也僵住了。在赵晓清踮起脚尖要吻我的时候我清醒过来,第三次推开她。

  “阿飞……”

  赵晓清绝望的坐到地上,泪水划过脸庞,愣愣的看我。

  我火了,一把扯开衣服给她看我身上的伤痕,告诉她,这全是因为她被刘山东打的。她傻了一样盯着我身上的伤,忘记了哭。

  “赵晓清,我现在还管你,告诉你我不是爱你也不是留恋你,我只是觉得你很可怜,也只有跟个傻蛋一样我才会管你。别再在我面前作践自己,给你自己留点尊严吧。”

  我怒哼一声,把衣服扔到她身上转身就走,刚要出门时她大喊一声阿飞。我握紧拳头,闭了闭眼回运头,只见赵晓清手里拿着一把水果,我眼睁睁看着她用力而绝望的划下去。

  鲜血像是解脱了一样滴到地上,她却笑了,对我说:“阿飞,为了你我可以去死。”

  MD,赵晓清疯了不成?

  “把刀放下赵晓清,快放下。”我大吼着冲过去,却被她的动作吓得愣愣的停下。她把水果放在脖子上,冷笑看我。

  “既然生不如死,那还活着干嘛?”

  “赵晓清你疯了吗?你要是敢自杀我他妈会恨你一辈子。”

  “我宁愿你恨我,我也不愿意再做姓刘那个王八蛋的宠物!我连自己爱的人都不能跟在一起,我还活着干嘛?死了也好,至少我能死在你的面前,这样你会一辈子记得我。”

  “放他妈的狗屁,赵晓清,你冷静,把刀放下我送你去医院,你还年轻你不能死,你还有父母有兄弟妹姐,有一堆的好朋友,听我的话快把刀放下。”

  我实在着急,一边安慰一边紧张的掏手机打120,赵晓清见我打电话抓狂了,哭着求我不要叫救护车,她说她只想解脱。

  我趁她慌乱的时候突然冲上去,一把抓住她拿刀的手,她死命的挣扎但我没让她得成,掰开她的手指夺下刀扔到一边,三两下将她控制住。这个时候,地上已经流了一大滩的血。

  她还在求我放开她,让她去死等等,这个时候我真想一拳头把她打昏。单手抱紧她,空出一只手扯下领带,艰难的绑在她的手婉上,希望这样可以让她的血流得慢一点。

  救护车还没有到,我发现赵晓清的脸色已经发白,她已经不再挣扎,像是很累很累一样。手腕上的伤口还在流血,倒是真的流得慢了点。我跟她讲话,让她千万别睡着,脱下外套包住她,恰好听到远远传来救护车的声音,我赶紧抱她下楼。

  门口围了一些人,见我抱着赵晓清出来,身上很多血吓得他们退开,我不敢耽误,尼玛这可是要人命的事情,大喊他们让开,直冲下楼。

  去医院的路上,每一秒钟都是考验。

  一到医院,赵晓清被推进抢救室,我呆呆的站在抢救室门口,我一个人,从来没有这么害怕。我好害赵晓清就这样没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抢救室的门打开,医生走出来跟我说赵晓清的伤口很深,血流了很多,不过好在我用领带绑住,减小了血流失,但动脉断了,恢复好的话手可以恢复正常人三分之二的灵活性,如果恢复不好的话,很可能会变成装饰品。

  我松了一口气,好在命捡回来了。医学那么发达,就算她的手有问题以后一定能想办法治好。

  反而是我,我觉得头顶压下来一座大山,直接把我压倒在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