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真的说:“感谢你从广场把我捡回来送医院,要不然我肯定被不良份子拐走把肾卖了,你救了我的命呀,送你一份礼物不算什么。”

  她还是没有接,笑看我又问:“真的没有别的目的?那什么时候买的?”

  “早买了,你出差的时候,不过后来搞掉了,我就又买了一模一样的,早都打算送给你,但一直没有机会。”

  “我记得这段时间我们见过几次面呀,怎么会没机会?”

  这丫头还在追问,我这点小心思都快藏不住了。好在她没有为难我,一副很不在意的样子,打开一看也没有我想像中的惊喜,又是皱眉又是叹气。

  “好吧,看在你还算有诚意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吧。”

  我特么的好伤心,我一直当成宝的钻石项链根本入不了她的眼。对哦,追她的可是金主,怕是不少给她买金银珠宝吧,我这根项链顿时变得渺小。

  整顿饭下来我兴致乏乏,她倒是乐呵得很,点了很多菜,味口大开,吃到最后说撑得起不来了,让我找个地方陪她坐坐。

  坐在草坪上,两个人,我突然想起初恋时和她约会也是经常晚上坐在草坪上数星星,那时候很单纯心思也很简单,就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就很开心,很幸福。

  时间久远,八年已过,那种简单的小幸福一去不复返。

  “小马哥,你还记得以前吗?有一次我们下晚自习,为了避开同学,你骑车带我绕过很远的街道回家。第二天你的脸都是肿的,同学笑话你,你最后跟我坦白说你爸说你回去太晚,怀疑你上网吧玩游戏,一巴掌就甩到你的脸上。有这事吧?”

  “你还说呢,当时就知道笑,也没见你为我的牺牲做出什么表示。”

  “哪有,你那药是谁买的。”

  “不没用吗?”

  “那你是不敢用,怕熏死人。”

  “是怕熏死你,是谁说自己鼻子敏感,闻到异味就想吐。”

  “那也不是我的错呀,人家鼻子就是这么敏感呀。”

  “所以我就死撑着那张脸肿了三天三夜。”

  卓言欣还在笑,一度控制不住似的,我看着她的样子,渐渐的懵了。我曾听人说过,如果一个女人跟你回忆过去,说明她的心里一定有你的位置。而此刻的卓言欣,她的心里会有我的吗?

  我不敢确定,甚至觉得答案是否。她即使原谅我当初的背叛,可时隔那么久,我们各自都改变了很多,那种初恋时的萌动也早已消失,于我们而言,只不过是初恋,亦前男友和前女友。

  可是我一定要再努力一次,既使是头破血流,心肝破碎,我也要走出这一步。我要告诉她我一直爱着她。

  “欣欣。”我握住她的手,她惊了一下回头看我,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

  “你……干嘛呀?”

  “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证明给你看,也让你知道我是个值得你依靠的男人。好不好?”

  见卓言欣呆了,我靠近她,又说:“我等了你那么多年,难道你真的不明白我的心思吗?我就是在等你,虽然在遇到你之前我不敢抱什么希望,可现在相遇了,我不想错过,也不能错过。欣欣,那么多年你一直单身,难道心里就没有想过我吗?”

  “我……”

  卓言欣欲言又止,试图拿开我的手,不过我没放开,而是进一步靠近她,她身体向后仰,以此拉开我们的距离。

  “错过了一次,我就后悔得不得了,我不想再错过第二次,欣欣,我爱你,一直都爱。做我女朋友好不好?现在的马金飞已经不是过去那个任性的小子,我有信心能给你快乐和幸福。”

  “不是,小马哥你先起开,有话好好说。”

  “我要是再放开一次,那我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傻子。”我得寸进尺,地双手抱住她。她惊得瞪大眼睛,双手抵在我的胸膛上,深怕我吃了她一样。

  “那你也不能这样呀,以后还要不要做朋友?还要不要见面?”

  “当然不要再做朋友,我要你做我的女人。除了上班时间我们分分钟钟都和我在一起。”

  卓言欣愣了一下,停止挣扎,冷静的说:“小马哥,你先冷静下来,这事我们以后再谈好吗?况且我们才见面没多久,我们对彼此还不是很熟悉,等过一段时间……唔——”

  女人真罗嗦,这个时候我必须握住主动权,所以,我毫不犹豫的吻上她的唇,也成功的把她的话堵在嘴里。

  我不想放开,虽然只是唇碰唇,而且这是我的初吻,一点吻技也没有。不过我心满意足,我爱这个女人,我愿把一切都给他。只看她要不要。

  就这样抱在一起吻在一起,时间真的像停止不前一样,我多希望这是永恒。

  卓言欣回过神来一把推开我,我猝不及防但在她逃脱前一秒抓住她的手,以我男人的力量再次抱住她。四目相对,我看到她满眼的惊慌不安。

  “小马哥,你先放开我,你这样子我们怎么聊天?”

  我不理她,继续我的深情攻势。“人生有多少个八年,欣欣你告诉我心里话,仅仅因为一个误会,你真的要判我死刑吗?难道你的心里真的从来没有想过我?”

  “你你你……,你要我说什么,你只不过是前男友。”

  听她说这句话,我心里气呀,但也看得出她是慌不择言。我心里还是燃起希望。然后,我只好耍无赖。

  “前男友也可以变成现男友,我告诉你,刚才可是我的初吻,那么珍贵的礼物都给你,你不能拒绝我。”

  没想到我态度一变,卓言欣也松了一口气,妥妥的鄙视我一眼,说:“很不了起吗?告诉你,那也是我的初吻。我还没问你要损失费呢。”

  我惊大于喜,甚至有点承受不住。妈的我是有多幸运才得此殊荣呀。这么说来,那她不也是处?一想到这我身体突然燥热,恨不得直接把她推倒。——不是验证,而是占有。

  她是我的。

  i2酷匠网x首发。D

  我还在发呆的时候,她低下头一口咬到我手上,还是那种下死力的咬,我痛得大叫放开手,她得了自由,得意的擦擦嘴。

  “果然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衣冠禽兽。”

  喂,我哪里不好了?从头到脚每一个细胞呼唤的都是欣欣二字,你还不满意?

  这种话我哪好意思说出口,估计说出来她更加坚信我是坏男人。唉,为了这条路能走得更远,我只好压制住欲,望。

  都这样了,也聊不了天,大家心里都有点乱,卓言欣提出回去了。上车后她问我是不是咬疼了。我点头委屈的看她,让她下次用亲吻的力道就**了。她瞪了我一眼,说我臭美。

  哥就臭美怎么了!八年了,我终于走出了这一步,激动得不得了,巴不得直接跟她领证,她管制我一辈子我都愿意。

  我保持我的习惯,看到她上楼房间灯亮了以后才离开。一路上我心里美滋滋的,哼着歌有点得意忘形了。

  在楼下看到叶伊,我故意停留了一下不想与她碰面。回到家,闻到淡淡的血腥味,我吓得赶紧开灯,沙发上,一个满身是血的人坐在那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