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言欣带着甜甜的笑容已经来到我面前,我不可思意的表情让她借题发挥,说我不待见她。看她略带调皮的样子,我真心的笑了。

  “这么晚了你在这等我?”

  “对啊,你不是说每天都要加班吗,反正约你你又没时间,我就过来拦截呗。”

  “你也真是的,这大晚上的万一出事怎么办?来了也不给我打电话,抽几分钟见你还是没问题的。”

  卓言欣含笑不语,从包里取出一个公文袋递给我,说:“这这是三万块钱,上次的事谢谢你!本来我和同事前两次就打算请你吃饭,当面还钱和道谢,不过你那么忙,我就自己送过来了,吃饭的事他们说改天,等你有空的时候。”

  我笑了,摇头说:“你一个人携带巨款大晚上不怕人抢劫吗?再说啦,我不缺这些来花,倒是你们女孩子,平时开销大……”

  “打住。”卓言欣截了我的话,“上次要是没有你,我们哪有那么容易就出来,说不定出来了也会被他们盯上。你赶紧收了吧,咱俩关系好,利息的主意你就别打了。”

  “那你也不至于非得今天还呀?”

  |酷…匠网》B永u久免A◎费看0W小说H

  “总欠着钱不好吧,反正也没等多久。”

  我邀请她一起吃宵夜,她拒绝了,我有点失落,从那天酒吧事件以后,她对我的距离感越来越强。我心想自己终是失败的,不管怎么努力都不会再得到她的关注。而现在,已经不是要不要解除误会的问题了。

  整整忙了半个月,终于松下来后我第一件事情是去星海酒吧,把三万块钱还给经理,不过经理说什么也不收,说我要是想还的话直接还给声哥,我特么才不想见声哥,最后无奈,打算把钱交给老肖,让老肖帮我善后。

  下楼,我在酒吧点了一杯酒,坐在楼上看他们跳舞,酒没喝完一杯,看到一男一女拉拉扯扯,男的跟女的求欢,看上去两个人都喝了不少。

  我正要离开,那女的喊了一声阿飞救我,我立马转头,就差骂娘了!他妈的居然是赵晓清!

  人生真是无巧不成书,我像是上辈了欠着赵晓清的一样,走哪都能遇见她。我提脚就准备走,可她就在身后一声比一声凄惨的喊我。

  我叹一口气,赵晓清,最后一次!

  好在缠她的不是混混,只是一个喝酒的色鬼,我把她带离酒吧,来到小广场,看到她额头上有伤,本来想带她去处理一下,她坚持不去,一直流泪看我,像是有千言万语要说。

  我不想跟说什么,让她早点回去。她抓住我的手,一边哭一边求我别丢下她。我倒是想问她到底是谁丢了谁?但是我没有说,说这些毫无意义。

  我有点恼了,掰开她的手,对她说:“赶紧回去吧,别让刘山东知道我们见过面,否则后果会很严重。”

  “他就是个混蛋。”赵晓清突然很激动,说话很大声,引来远处的人望过来。

  她听不进我的安慰,仍旧激动的说:“阿飞我错了!真的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我贱!我不要脸!我为了钱出卖自己,但那都是我遇见你之前的事情了,我一直再想办法摆脱他,阿飞你要相信我是真的爱你……从我第一次在办公室见到你……你信我,求求你信我……““可是他也给了你你想要的,你爱的那个人比不上他给的多。”

  赵晓清惊讶的看我,因为我戳中了她的痛点。

  “阿飞,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脏?是个爱幕虚荣的人对不对?”

  “对。”我冷冷的打量她,认真的点头。“如果我是你,在选择钱以后就为了得到更多的钱努力迎合这个男人,因为在他还没有玩腻的时候你想回头也抽不了身。赵晓清,在你选择这条路的时候就没想过这个问题吗?”

  “阿飞,我,我那时候太年轻了我不懂这些,你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一定会想办法离开刘山东。我们可以重来的,我会听你的话,好不好?”

  我冷哼一声,赵晓清,不要再糟蹋我们仅剩的这点回忆,很恶心!

  我再次甩开赵晓清的手,看她哭得凄惨悲伤,我真的一点也没有可怜她,对她说:“这次替你解围,确实是因为碰上了才出手。以后我相信我们不会再见面。”

  再也不想看到她,我大步离开,只听到背后传来一声惨过一声的呼唤,阿飞——我始终不相信赵晓清真的爱我,如果爱我,会连碰都不让我碰?不过现在,我庆幸没有碰过她,太脏!

  因为赵清晓的事,多多少少都影响了我的心情,回到家我就去冲凉,希望能够洗去那些不想记下来的影子。完事后随意穿了短裤,衣服免了,我倒了杯酒坐到阳台上吹风,晚风凉爽,我的情绪很快平静下来。

  这些日子发生了不少事情,从发现赵晓清是小三那天晚上起,想起被打的事情我仍然心有余悸,同样也有些不甘心,但是真的没办法,想要过宁静的生活,就必须隐忍那些事情,话说吃亏是福,我反而庆幸自己能够放下这些事,否则我要是纠缠刘山东非得做了他,那我现在肯定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哪还有机会追求卓言欣。

  想到卓言欣,我摸来手机看时间也才十点多,原本想打电话,想想还不如发信息,字里行间的珠丝马迹更能让人捕捉到她的心思。

  我问她睡了没有,她很快回过来说没有,然后问我干嘛不上微信,免费聊天不好吗,我傻不拉叽的才想起有这免费聊天的东西,赶紧下载,几分钟搞定,打开后我傻了,怎么加人呀?卓言欣大吃一惊然后说我还能不能再白痴一点,然后教我操作,终于,我加上了她。

  她的微信昵称叫小欣,我随手改了自己的,叫小马哥。

  我给她发信息,两人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聊起来,我马话题慢慢的绕到初恋事件上,她发几个句号过来,我心里难过,打算把那个误会告诉她。我当时闷头打字,一段话一行泪,把当年的事情统统说了来。完事,我终于松了一口气。一度不敢看她的回信,缓了好久才点亮手机民间幕。

  她说,既然是误会,让我别想太多,又说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该放下就放下。

  看得出来她接受了误会的事实。最后她说,那么多年前的事情,终于消除误会,其实心里好像真的空出了一块空地,对自己的初恋也有了一个交待。

  我特么感动了,连发了无数个大哭和抱抱的表情过去,最后一句话是:我太需要你……的原谅。

  正是聊得火热的时候,有人在敲门,我没有马上作声,能猜到肯定是隔壁的叶伊,这妞真是个小女孩呀,每天不敲两次门她就睡不着觉一样。

  心里有个声音告诉我,女人惹多了会短命。于是我假装什么也听不到,继续和卓言欣聊天。原来当两个人不再有隔阂,可以任话题天马行空,可以不再有任何顾忌,这种感觉就像躺在云端上慢慢的飞。

  其间叶伊又来敲过一次,好像还在说知道我在家里,不开门有我好看。

  这个晚上睡得很安稳,做梦都是跟卓言欣在一起,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醒的时候天大亮了,睡到自然醒感觉真是舒服极了,全身通畅,精神倍爽。可是老子牙还没刷大门又被敲得咚咚响。

  我透过猫眼一看,连想死的心都有了,看来必须跟她说清楚明白了,省得她答案模糊为借口往里跳。

  开门的时候,叶伊假装凶狠的瞪了我一眼,两边的小腮邦子微微鼓起,怒气很大的样子,我还没问啥事就被她一把推开,直接就进去了,跟她自个儿家里似得,反倒是将憋了一肚子话的我晾在了一边晒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