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瞪大眼睛看他,不仅仅是恐惧还有无止境的仇恨。妈的,他居然就是声哥。混混口中的声哥。我这不是送上门让刘山东吃我的肉,喝我的血吗?

  我赶紧四下张望,确定只有声哥一个人时,仍然害怕,因为那扇门随时可以进来一批拿棍子砍刀的人。

  )N酷G匠,网.首发Q

  声哥又扫了我一眼,递给我纸巾后动作利落的拿了三个空杯,一一倒了酒。我愣愣的不知道何故。声哥拿起第一杯,对我说:“马老弟,我自罚三杯,跟你道歉。前两次你被打的事,确实是我手底下的人干的,也是我命令的。但是直到今天下午我才从阿华口中知道对方的目标是你,阿华说你是他的兄弟,你的事就是他的事情。”

  我心里无数只草泥马翻腾,真恨不得上去就痛扁他一顿。要是第一次就把老子给揍死了,那老子得多冤。

  声哥应该能看出我的愤怒,因为我看到他目光中有些愧疚。他晃了晃手中的酒杯,一口干。再拿起另一杯,又说:“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事先没有搞清楚对方的目标,这个责任我担。马老弟可以提任何条件,只要我能做到的绝不说不字。这第二杯,交个朋友,以后有我一天好日子,谁不长眼敢动你,我亲自替你报仇。”

  明明很斯文的一个人,即使在说这些义气话的时候也看不出他是那种狠心又不怕死的人。有点不可靠。当然,这是面相。也可以看出声哥是个善于隐藏的人,这种人是最可怕的一类人。

  声哥第二杯喝完,从他身后的包里取出一个袋子,四四方方的一看就有料,但是我没有想到这一大包东西居然都是M爷爷。

  他拿起第三杯酒对我说:“马老弟,这些钱是对方给的,十万一分不少。听阿华说你住院花了不少,这些全当是医疗费和你的补助。你受过的苦我没办法再改变,要是把我当兄弟这些钱你就全部拿着,不够的话说一声。以后有任何事情需要我尽管开口,直接打我电话。”

  声哥给了我一张名片,白色的名片上只有一个号码。我接过后看了一眼他放在我面前的钱,十万,挺多挺多的,当然我心里很明白,这个钱我不能拿,也不会拿。至于这场‘误会’,我就是想追究也不可能得到我想要的答案。

  声哥亲自见我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主要是跟我说清楚这件事情,看在老肖的份上给我几分面子,能做朋友最好,不做朋友他也不会再对我怎么样。

  不过,声哥看起来也是挺愧疚,只是不知道是装的还是因为老肖这层关系真的对我感到抱歉。我似乎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把这件事情当成过去式。

  “声哥。”我倒了杯酒看向他,又说:“我能猜到想至我于死地的人是谁,我只想说是我命大才没有死掉。做你们这行的一般也是只管拿钱办事,从不问事主的事情,也不会去调查。但你知道吗?我才是受害者,反过来姓刘的还想让我死,你觉得这口气我能忍下吗?”

  我有点烦燥,一口喝掉半杯酒,酒杯狠狠砸到桌子上,相较于声哥的冷静,我倒像个恶人。但心中太他妈憋屈,不发泄出来不痛快。

  我厌烦的推开那一在袋子钱,坚定的看向声哥,“这些钱我不会拿。当然我不是不给你面子,而是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不是我的我不拿也不会强求,至于我死里逃生的这两次,权当是我的劫数,好在人又生龙活虎了。你今天跟我说的这些话也看出你的诚意,我呢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好好上班,好好过日子。你也别怪我不识趣。”

  “马老弟坦诚,值得信任。你放心吧,虽然我在这个城市不是真正的地头蛇,但走哪儿都能赚几分面子,我会吩咐手底下的人,谁要是以后再敢动你,我亲自剁了他。”

  我点点头,不想再待在这个地方,决定先走,声哥没有拦我,只说他稍后会跟说肖说这事。我离开包厢,门口不远的地方经理在抽烟,见我出来他热情的迎上来,什么话也是不说把我领出门,还问我要不要车。

  我摇头,走到上次醉酒的小广场,说服自己看开刘山东事件。

  老肖打电话给我,说声哥跟他说了我,说我是个讲义气又豪爽的人,这些听不进我的脑子,他说到刘山东的背景,跟地头蛇有较深的交情,让我以后注意些,并说声哥会往上说我和刘山东这件事情。

  挂完电话我把手机摔了,这他妈都什么屁事,老子是受害者,到头来还必须忍气吞声才能平安过日子。

  装好手机,一个人坐在广场上想了好久,夜里十二点多,猴子打电话给我问我干嘛这么晚不回家,我才从混乱的思想中清醒过来。抬头看到满天的星星,天高地阔一下子让我想通了一样。

  事后老肖找我吃饭,说起他和声哥的关系,我居然才知道声哥也姓肖。至于进一步的关系,老肖就不说了,只说他跟声哥是两个世界的人,并不想说声哥的事,也劝我别念着赵晓清和刘山东。我知道,他是担心我不小心扎进去。

  被打了两次,让我不要报仇,其实我心里真的不痛快,白白受了。但老肖都这么说了,我只要一深想也能知道这事要是再追究下去就会没完没了,甚至会有更多的流血事件。

  罢了,捡回一条我应该珍惜。更何况我爸妈还催着我结婚生子,延续马家血脉。

  我的思想回到正轨上,除了工作,最紧要的一件事情是怎么样才能追到卓言欣。

  猴子公干完多留了一天,我们兄弟俩去早上去爬山,下午游泳。快到晚饭时间时,猴子嘴里叨着烟似笑非笑对我说:“老马,把你家欣欣约出来呀,咱们仨吃个饭吧。”

  我用脚踢踢猴子挺起的肚子,鄙视他,“小心你家娜娜知道以后不得卸了你老二。”

  “开玩笑,娜娜那么疼我,没了老二他舔谁去。”

  这种话也说得出口,我脸都红了。毕竟老子还没经历过这事情,而他早已生在性福中。

  人比人气死人,我认了。

  开车回家的路上,我意外接到卓言欣的电话,望了一眼睡得打呼噜的猴子,我接起电话。她问我晚上有没有空,有的话一起吃个饭,还提到了猴了,说有事找他。

  好吧,我华丽丽的被打了一嘴巴,猴子这货指不定经常跟卓言欣联系,因为他婆老肖玲娜跟卓言欣是非常非常好的朋友。

  我马上打电话在酒店订桌,点了好酒好菜,天刚刚黑我和猴子穿戴整齐,开车去接卓言欣。她所在的公司位置离市中心较近,算是相当繁华的地段。看了下公司介绍,才知道他们公司为什么敢在这么繁华的地段租写字楼。

  猴子说:“老肖,你看看人家卓美女进的是什么公司,电影、游戏、网络文学,又是开发又是投资还有制作,这种有钱的公司真想进去转一圈,看看他们老板是不是比我们多长了一个脑袋。”

  我淡定的瞄向猴子,“人比人气死人,而且我混得也不差吧。你比我更好。还羡慕这个干毛。”

  我打电话给卓言欣,等了她十来分钟,她才从大楼里出来,穿着短袖连衣长裙,披着长头发,身材高挑,让人眼前一亮,赏心悦目。

  一直以来,她总是那么美好,我不由得想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有点自惭形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