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男人的良药

  我惊了一下,猜到这些人都是厉害的角色,说不定个个都有案底的,都是些不怕死的人。但是我怕死,我更担心卓言欣。

  谁知道,卓言欣却在这个时候说话了。“这里可是君逸酒店的停车场,你们不怕被抓吗?”

  听到她报出地点,我恍然大悟,她这是在报警呀。我想我能想到的问题,混混当然也会想得到,随后,我看到混混们的脸色都变了。

  “臭娘们敢报警,大哥,今天就让这男的站不起来,女的抓回去送给声哥。”

  领头混混示意红毛不要说话,冷冷的看着我们,我紧了紧手中的电棍,小声对卓言欣说让她跑,越快越好。但是她没跑。

  “想跑,没那么容易。上。”

  领头混混一声令下,另外两人操起棍子朝我们扑过来。我情急之下将卓言欣推开,大喊快跑,可她倒好,站在那一动不动。

  眼前混混冲上来,我抱着拼死一博的想法就要冲上去,突然眼前一大片的红色粉沫飞起来,冲上来的两个混混被红色的粉沫喷到脸上,马上嗷嗷惨叫。

  我只闻到有辣味,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看到混混没有目标的挥动棍子,冲过去抱住卓言欣,而我的背后被狠狠一击,痛得我一下子有了杀人的冲动。但我还是理智的,将卓言欣拉着就跑,领头的混混追上来,我脚下生风一样的跑。

  当然我知道我们跑不过他,所以我决定采取主动,这样胜算在一些。打定主意,我突然松开卓言欣,转身用电棍对准冲上来的混混,并且按下开关。

  混混防不胜防,刹不住脚直直冲过来,电棍顶在他的肚子上,而我的肩膀也遭了一棍子。当然,混混比我更惨,电流像窜到他全身一样,他惨叫一声后整个人呆滞了一样,还翻起白眼。

  我也管不了他会不会死,就怕一松手他又朝我挥棍子,不远的地方另外两个还在原地惨叫不断,随时都有冲上来的可能性。我大喊卓言欣快走,她跑过来拉我,让我撒手说警察来了,可我在高度紧张的状态下,就跟个玩命的人一样。真到混混倒下去。

  警报声离我们越来越近,那两个混混慌不择路,我也懒得管了,握住卓言欣的手,感觉到她全身都在发抖。

  刚才不是挺镇定又勇敢吗,怎么这会儿抖成这样?

  三辆警车开进来,三下五除二追的追人,清场的清场,其实也没什么清的,就是铐了躺地上混,然后把我们一起带走。

  哥是第一次坐警车,尼玛虽然不是罪犯,但屁股上还是像长了针一样坐立不安。我看到卓言欣的脸色很不好,还在发抖,我心疼得要死,也忘了自己的害怕,才发现,我居然还抓住她的手,于是乎我也不舍得放开了。

  我害了她,心里后悔死了。

  到警察局,警察要录口供听到我的名字时惊了一下,马上问我上次也是在停车场被打的是不是我。我老老实实招了,心也安了,知道老肖有这里面的关系,我和卓言欣不会被为难。

  果然如我所料,我们没有被分开录口供,还一边喝饮料一边叙述,完事后我拒绝他们送我,自己打电话跟老肖通了气,带卓言欣走出警察局。

  月亮真圆,我松了一口气,庆幸自己和卓言欣有惊无险,要不然这么美丽的夜色只能作鬼来欣赏。

  在警察局问口,卓言欣突然蹲到地上,我吓坏了怕她是不是受伤了还是怎么的,赶紧道歉安慰什么的。她趴在腿上,头发盖住脸我看不到她的表情,只感觉她的身体还在发抖。

  “欣欣,别害怕,我们已经没事了。”我揪紧心痛得难受,自责得不得了,又跟她道歉,说都是我连累了她。她沉默着,大概有十五分钟的样子,她抬起头,眼里闪着泪光。

  我心一软,眼泪差点流下来。

  “我没事了。你也不用道歉,你应该感谢我,要是没有我的防狼电棍和辣椒粉,你这条小命逄是搭上了。”

  对她的心理素养质我表示佩服,虽然害怕但能保持镇定,又能这么快的调节情绪,真是个精明又坚强的女人。

  她说腿软,我们干脆就坐在台阶上,她没有说话,安安静静的看天上的月亮。我时不时看她一眼,那明亮的双眸漂亮极了。男人对漂亮女人无时无刻的冲动,让我的心乱了。

  刚刚死里逃生,我虽然心动但是很理智。卓言欣没有问我为什么会被混混盯上,我反而觉得自己有愧,她什么都不问,我更加心里难受。就好像我的一切都不关她的事,她也根本不会关注我,我们之间除了同学再无任何关系。

  心凉凉的特别不是滋味,我拦了车把她送回住处,安慰她几句,她依然不愿多说话一味的点头。我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站在她租房的大楼下,直到她的房间灯熄灭。

  已经凌晨一点了,我背上和手臂上挺疼的,刚才因为心里挂着卓言欣没觉得疼一样,这会儿忍不住了。

  回到家冲凉后擦了药水,我疲惫的扑到床上,心里眼里脑里全是卓言欣,就这么想着她入睡。

  第二天没上班,我睡到中午才起来,刚刷了牙接到卓言欣的电话,心情一下子好起来。她说昨晚因为太害怕都忘记我挨了两棍,问我严不严重要不要紧之类的,我的心暖了个透,身上这点伤根本不算什么了。

  果然男人的良药是女人。

  抛开卓言欣,我得好好想想和刘山东的事情,毕竟我不想被一群混混盯上,整日不得安宁。昨晚的混混提到一个叫声哥的人,想来这个声哥应该是地头蛇,要么也是比较厉害的角色,比如老大之类的。我马上打电话给老肖跟他说清楚我现有的消息,让他帮我找人查一查。这事进展也挺快的,不到两个小时,我接到一个电话。

  对方称是老肖的朋友,约我晚上去星海酒吧见面详谈,被打两次长了记性的我打电话跟老肖核实,老实说这个朋友平时来往比较少,但关系摆在那而且绝对过硬,让我放心。

  原本我是想约卓言欣一起吃饭的,顺便把礼物送给她。但有了这事,只能改天。

  我换了衣服,白色休闲衫衣,兰色牛裤裤。看镜子里我自己都有点不适应,我是有多久没搞过这样的穿着了。也是想着去酒吧那种地方,整天的西装西裤得多不应景。

  我也没有开车去,因为我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上酒吧嘛,不喝几杯怎么可能走得了。

  n+酷$#匠Z‘网D唯一正I☆版),其&他w*都4@是,N盗版"h

  星海酒吧是老肖的窝,他有这里的小股分,这里看场的经理认识我,似乎也得到消息过了,把我领到一个包间。我进门的时候里面比我想像的安静,只有一个穿格子衬衣的男人,短发,白净的脸,看起来很正派,给人的第一眼印象像个懂礼大方的人。

  他笑着让我坐过去,我礼貌的坐到他旁边,问他怎么称呼。他轻声笑,目光盯在我身上,我愣了一下,看他无公害的笑容心里发毛,也没底。甚至怀疑我是不是进错房间了。

  他慢悠悠的倒了两杯酒,亲自把其中一杯放到我手上,依旧笑如春风。

  这样以来我更加发懵,难道我今晚是来看你笑的,俩大男人坐一起相互笑有意思?

  “先干了这杯,我告诉你我是谁.。”

  我本能的接过酒,说实话真有点不敢喝,万一我真的是走错门而落入刘山东的手里,岂不是又要面临一次欧打,人不都说事不过三,第三次我怕我是真的就咽气了。

  可我还在犹豫的时候,他已经喝干放杯。我放手一博,相信老肖不会被刘山东钻空子。

  就在我放杯的时候,对方只说了一句话,我满口的酒一下了全喷了出来。整个人不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