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娜说,卓言欣老板的儿子正在追求她,人家是正统的高富帅不说,还是要啥有啥的金主,你的道路充满了阻碍。”

  猴子拍拍我的肩膀,给我加油打气。我当然也不会放弃。

  跟猴子心交心的交流一阵,已经到了下午,他要去见客户,我当然不能让他打车,亲自送他过去,这家伙的客户是药企,事业单位,我心想猴子果然混得不错。

  趁着没事做,我打算去上次那家金店逛一下,看看还有没有同款的项链,上次打算送给卓言欣的项链已经搞丢了。我这人就是这样,对自己看上眼的东西能保持热度。

  售货员拿出最后一条项链说我真幸运,还剩最后一条。我也不管她这话是不是促销的手段,真当自己幸运二话不说让她包装好。

  将盒子放进裤兜里我才松了一口气,打算等两天走路完全正常了再约她。为自己小心翼翼的想法,我又有点好笑,我做事一向雷厉风行,所以才能狡猾的客户面前占有上风,可是对于卓言欣,我特么的就像个小媳妇一样,这完全不是我的作风啊天。

  不管了,也许我就是这命,我欠卓言欣的,注定要为了她受折磨。

  接下来几天,猴子总是早出晚归,开会应酬什么的,我也闲不住了,吃了午饭换上衣服直奔公司。坐在办公窒里,我才感觉自己是个有用的男人。

  秘书将这段时间公司的事情跟我说了一通,我仔细听完觉得一切运作都还正常,就让她组织一下部门的人,晚上我请大家吃饭唱*。

  干了几年,我的口啤还是不错的,大家背后都说我是好男人,我是无意中听到的。得此殊荣当然就少不了女性的喜欢,不过敢对我表白的人还没有出现。

  席间我喝了两杯,谨记医生的话这段时间少饮酒。唱*我也不去了,感觉我在的话他们玩不开,我抽了一踏钱给秘书让她负责一切费用,不够就直接给我打电话。

  晚风很凉爽,我一个人走在街上,时不时走过一两对情侣,牵手的牵手,搂腰的搂腰,我心酸涩的回忆,活了这么大居然还没有这么浪漫过。

  逛了半小时,我回酒店取车,在酒店门口,我看到一幅很和谐的画面。一个帅气的高个子男人,与比他矮一个头的女孩面对面而站,两人正在谈论什么问题,看上去这画面感实在太完美。我都有点舍不得移开目光。

  不过,总感觉哪里不对一样,那个女孩身高比例和着装总觉得有些眼熟。我刚一皱眉,那个女孩转过身,一下了看到了我。

  我心一提,突然变得激动,高兴的是这女孩正是卓言欣,当然也有点失望,因为她身边有另一个看起来就比我优秀的男人。

  卓言欣跟那男的说了什么,然后两人走向我,我顿时觉得自己是多大的荣幸啊,我的女神在对我笑。

  “小马哥,好巧。”

  卓言欣笑得很甜,然后马上给我介绍她身边的帅哥。帅哥叫魏明俊,她介绍时说是她的同事。我点头和长看干干净净又礼貌的魏明俊打招呼,目测他比我高出一个拳头。但是人家长得比我帅。

  我能猜到这人魏明俊就是猴子说过追求卓言欣的人,我在心里对比了一下自己和他的条件,汗颜的不敢多说。倒是交换了名片,看得出为魏明俊是个正直的人。

  不过奇怪的是,卓言欣表现得跟我很熟络一样,三人聊了几分钟,她突然小小的惊叫一声对我说:“我突然想起来,上次让你帮我从老家带来的东西我还没拿到手呢,可别便宜了你。”

  我怔了一下,看着卓言欣无公害的表情,脑子灵光的我一下子明白过来。宠溺的看她,含笑说:“看你忙的,东西我给你好好收着,你什么时候有空我给你送去。”

  f#酷匠◇+网D正版*,首D发@T

  “当然不能再麻烦你了,我自己去拿吧。”

  然后,她抱歉的看向一直笑看我们说话的魏明俊,魏明俊不等她开口,君子大度的让她去忙,并说改天请我们再一起吃个饭。

  看到卓言欣的表情有些无奈,我当然明白她找这个借口是为了拒绝魏明俊。

  “喂,这个魏明俊看上去很不错,你干嘛要拒绝他?”其实,我这时心里醋着呢,虽然她拒绝了,但心里就是不太舒服。

  她说:“年纪大了,必须该知道什么适合我,什么不适合我。对了你呢,怎么一个人在这?”

  终于可以和她单独相处,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带她找了个地方一边喝饮料一边说,其实我是想多跟她待在一起。

  我说,“刚跟同事吃饭完,他们都去***了,我年纪大了跟不上年轻人玩的节奏,只好一个人逛逛。”

  我看着卓言欣,所以她的笑容自然而然完整的落入我的眼中,还是那么让我神魂癫倒。当然褪去年少的纯真,如今的她多了几分庄重和成熟,也淡定了很多。

  我们渐渐的熟悉,到放开,或许是因为多年以再相见的原因,她对我很礼貌,这也体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她对我仍然心存芥蒂。

  其实我想跟她解释高三那年的事情,但是我想了想怕吓到她就没有说出口,两人聊起对方都还跟哪些同学联系,她告诉我他们高中同学已经聚过两次。可是我怎么一次也不知道。果然我是坏人是公敌呀,大家都不待见我。

  我一时做错事,就要背一辈子的坏名声,这种代价真是够大够惨的。

  聊了两个小时,气氛相当好,我都有点舍不得跟她分开,但是明显有点晚了。我们并肩走回酒店停车场,不小心碰到她的身体都能让我紧张到心跳加快。我多么想抱一抱她,告诉她我希望一切重来。

  男人一向以冲动引出行动,但我又一次胆怯了,只是侧过头愣愣的看安静淡然的卓言欣,根本不敢亵渎她这位仙子一样的人。

  说到底不就是我无能吗?我特么真想扇自己一耳光。

  紧张的把手往裤兜放,摸到盒子我才想起来我要送她礼物来的,可是我不能趁现在给,还是等下次吧,这样我就有借口约她。哈哈,瞧我多聪明。

  松了一口气,走进停车场时,我又有了上次被打时的那种感觉,总觉得这停车场有问题。我警惕的看四周,真是应了那句话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为了卓言欣的安全,我慌称要去买点东西,谁知我们刚转身,面前就出现三个人,他们的手里都拿着棍棒。

  我动作迅速的将卓言欣拉到身后,面对三个嚣张得意目中无人的混混,上次没看清人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现在也顾不上那么多,卓言欣的安全要紧。

  “臭小子,你还没死呀?”

  领头的混混冷笑一声,目露凶光。

  我主要是担心卓言欣,绝对不能让她受到伤害,所以软和口气说:“哥们,我口袋里有钱,你们说个数,不够的话我再去取。”

  我感觉到手被磁了碰,一个硬东西被塞到手里,就听到桌言欣用极小的声音说:“电棍,中间有开关。”

  这冷静的态度和声音,让我都汗了一把。

  我握紧电棍,估摸长度不过手臂的三分之一,虽然对三个人我是没什么胜算,但好歹手里有了武器,自信心都增了不少。

  领头混混哼哼两声,把玩手里的棍子说:“钱嘛我们不缺,声哥说了,你不能再站起来,否则我们就得趴下。”

  “谁是声哥?”我护着卓言欣一步一步的后退,听到她又说了一句话让我拖延时间,我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刚好我也想知道这些人的来路。

  左边的高个子甩甩额头的红色头发,鄙视我后说:“告诉你没关系,不过说了你也不懂。”

  “就是,声哥是谁你不够格知道。”

  “闭嘴。”领头的混混左右瞪了一眼手下的人。

  这个声哥似乎有些神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