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电充上再给欣欣去电话的时候,提示已经关机,估计她已经上飞机了,就这样抱着手机浑浑噩噩的睡着了。

  醒来后,习惯性的在被窝里摸手机,找来找去发现掉在床头地上,电池和后盖分离机身,我组装好后开机扔到床上,上个洗手间出来发现有一条短信,居然是欣欣发来的。

  我嗷叫一声,兴奋得难以形容,迫不及待的点开,一个字一个字的阅读。

  “我到了。有空的话出来吃个宵夜吧。”

  我再次一掌拍到头上,痛恨我呀。我是有多蠢多蠢多蠢才会错过这样的信息。不过刚才一掌用力过猛我胸口一痛,才想起自己还是个病号,就这样我也不敢去跟她见面。

  老天爷这个渣仔是多恨我存在人间才会这样对我?

  我回了卓言欣的电话,用平静的口气找了个理由,并说下次我约她。脑洞巨大的我挂了电话想到一个问题,假如她已经不再单身的话,为什么会叫上我去吃宵夜,而不是她的爱人?

  容不得我继续想这个问题,送饭的阿姨敲开了门,看见我乱糟糟的头发和要醒不醒的样子时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马先生,肖少让我做了很多早餐,你赶紧洗洗趁热吃。”

  有种被妈妈关爱的感觉,此时此刻我觉得自己真对不起我妈,一个五十岁的女人,想抱孙子可是儿子连女人都没有。

  饭后,我很意外收到赵晓清的电话,郁闷的挂掉电话后,又响起来。我想着接吧,听听她会说些什么。

  赵晓清语气很平静,问我上班没在干嘛,最后还说她真的好想我。我呵呵两声,早知道就不接这个电话。不过马哥我一向怜香惜玉,不主动攻击或者伤害女人。这个电话就当最后一次接吧。挂掉后我把赵晓清拉黑了。

  待在医院的日子,我是分分秒秒都想着出院。好在我年轻恢复得快,在我强烈的要求下,漂亮的医生姐姐终于心软答应我出院,交待完注意事项,我迫不及待的去办理出院手续。

  自由了,走出医院大门,意外的是老肖刚把车子开过来。

  “你丫的就是不安份。”

  我慢半拍的想这货怎么这么快就知道消息,才想起他庞大的家族,人脉恐怕遍及整个市区。

  我干笑两声,拍拍胸膛表示我强壮得很。老肖本来想安排一个去晦气的晚餐,对于我这个恋家的男人来说当然最期待的是回家,老肖无奈的送我回家,陪我会了一会儿,聊起刘山东。

  “老肖,这事不急,我这腿还有点跛,过几天吧。”

  “那行,听你的。”

  之所以这样说,小部分原因是因为赵晓清,这个女人虽然不值得我再为她做什么,但是哥就是对女人心太软。不过话说回来,刘山东这个人,我保证我会亲自给他一只酒瓶子。

  想起四大美女的事,我再次跟老肖申明我的立场,他表示以后再也不会未经同意安排这种乌龙。走之前莫名其妙的看我的腹部下方,皱起眉头。

  “老马,你开过荤吗?”

  “没有。”

  “要不,我给你安排一个检查吧,有病的话要趁早治,别害了自己和未来的马嫂。”

  我草,老肖你怎么不去世死,伤了小马的自尊。我当场一脚踢过去,老肖哈哈大笑开门离开。骂骂咧咧几句,我竟然也低下头还特意拉开拉链。

  “没事呀,这不挺正常的吗?”

  我是有多傻呼呼的才会干这么无聊的事,于是我想到了卓言欣。

  每次想到卓言欣,我都能很快平静下来,躺到床上摸出手机上Q群,又是一片火热。女同学居多,聊着家里长短,不过卓言欣没在,我当然也就了无兴致,手贱的点开她的头像,还是上次那条说说。

  正无聊时,一个陌生号码打了过来,我还想着又是什么骗子电话,但是手机管家没有拦截号码,响到第五声时我接了起来。

  电话那边响起久违的声音:“老马,中午有空吗?聚下呗。”

  打死我也不会忘记这个声音,“猴子。……”

  在兴奋中说完电话,我也顾不上脚上还带着伤,换好衣服开车去机场。当看到长了不少肉的猴子站在面前,我一拳头砸到他胸膛上。

  “货真价实的猴子呀,你终于出现了。”

  好兄弟见面当然不能怠慢他,我带他去了市里最高档的酒店,点好酒好菜款待,还不顾身上的伤跟他碰了几杯。

  好几年不见,猴子的酒量增了不少,将军肚也显了不少,看上去财大气粗的样子。估计混得不错。

  ‘s酷匠}网Ap唯yF一%R正5v版%v,其他E都m是》盗版

  聊了些各自的情况,猴子忽然一脸惭愧说对不住我,我当时就有点懵了。

  他说:“老马呀,实在对不住,上次你问卓言欣的事,回你话的根本不是我。都是娜娜搞的鬼,我早上出门前才知道的事情。还有你打了个电话,她也没告诉我。”

  我一下子没忍子,冲口而出:“你丫的妻管严呀,你Q号手机全让她管着?”

  猴子笑得脸不红心不跳,“我还真看得开,反正我又没什么秘密,这辈子有个全心全意管我的女人,还图个球。”

  我算是明白了,这才是幸福的婚姻。

  “兄弟,对不住,一时口快。”

  我俩又干了一杯,猴子才发现我脖了上有条伤痕,问我怎么回事,我草草几句带过,这时,看到从楼梯走来两个人,下子全身的血液沸腾起来。

  赵晓清!刘山东!

  肥胖的刘山东挺着十个月大的肚皮,比猴子还财大气粗的样子,戴着眼镜,看上去居然斯斯文文的。赵晓清走在他身边,挽着他的手。

  我强迫自己冷静,这个时候不要闹事的好,加上猴子在这。

  精明的猴子看出我的表情不对劲,刚好赵晓清也看到了我,赵晓清那呆待的表情被猴子看在眼里,立刻分析出我和她的关系来。

  “前女友?小三?你这伤就是这么来的吧?”

  我当场苦笑说:“你能不能别这么聪明。这地儿不好说话。”我实在不想看到刘山东这号人,这么肥胖的男人带着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实在违和,碍眼得很。我叫上猴子先走了。

  瞒不过猴子,我将事情说了一遍。猴子拍拍我的肩膀,让我务必保重。

  卓言欣的事情我还是很想知道,也告诉猴子我和卓言欣相遇的事情,猴子意味深长的感叹一声,对我说:“兄弟,你果然放不她呀。当年兄弟我就跟你说过,干那傻事做鸟呀,把最好的推出去,落到现在还单身,你就是自己作死,报应。”

  报应就报应,我认了。鬼都知道我这几年有多后悔。

  猴子把卓言欣的情况都跟我说了,只要他知道的一字不漏的说。听完后我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原来卓言欣真的没有结婚,甚至这么几年一直没有谈恋爱,年后才来这座城市的总公司上班。

  我觉得人生是那么美好,在我失去一次以后还能有再一次的机会追求。

  正当我充满希望的时候,猴子又说了一件事情,让我吃了一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