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酷/匠M网正%版uV首#发

  很久以后老肖才告诉我,我差点就死在手术台上。

  梦醒时,我全身都在痛。睁开眼睛朦胧中看到老肖在我身边,意识渐渐苏醒,停车场残忍的欧打让我心有余悸,他们这是要我的命啊!

  “老马,撑着点呀,什么事都别想,交给我来处理。”

  我鼻孔还插着氧气管,缓了一阵才清醒很多,我问老肖我睡了多久,老肖伸出两根手指。

  “老马,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我不会放过打伤我的人。我搜索所有有可能袭击我的人,但又被我一一否定。我做事一向光明磊落,轻易不得罪人,也没给过谁难看过,那么把我往死里打的人到底是谁?

  老肖说他看过监控录像,警方也一再保证会尽快找出凶手,但是老肖这人吧,做事一向靠自己。让他兄弟帮忙查,不出三天,查到一辆劳斯莱斯。看到车子照片的时候,我惊呆了。

  “老马,你仔细回忆一下,你跟这个车主有什么过节。”

  我痛恨这操蛋的生活,为毛我明明是受害者,反过来却被人这般往里的打?我欲行善,善却不与我为伍。

  “老肖,你还记得赵晓清吗?”

  老肖点点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这个车主就是她的金主。我跟她在我们上次喝酒那个晚上就结束了,我亲眼看到她跟这车主上车,还上演了一出肉博车震大戏。……”

  老肖听我说完,冷峻的脸上带着烟火的信息,不用说我也知道他想怎么做。

  被打这件事情赵晓清知不知道我不作猜想,总之把我打成这样,我是一定不会放过他的。那个车主不管是谁,我一定会让他尝一尝酒瓶从头顶砸下去的滋味。

  目前,我唯一能做的是养好伤。

  开始一周下床走路都困难,全是老肖让他家里的佣人过来照顾,深深体会到出门靠朋友这句话的深意。

  老肖继续查劳斯莱斯车主的身份,很快就查到此人名叫刘山东,本地人,在车市上属于龙头人物,养有一帮地头蛇,听起来不好惹。

  老肖家做的是正经生意,我没让老肖出手,只说等我自己伤好以后再处理。据老肖说,他很欣赏我的冷静和忍耐力,就算发生天大的事,也能镇定自若的想到方法解决。他还调笑我说我是真实的奥特曼。

  听他说这番话,我也知道了我自己为什么得到他的信赖,这么多年一直拿我当好兄弟。

  我计算着卓言欣回来的日子,今天已经周三,她就快要回来了。我突然想起一件事,赶紧让老肖帮我拿手机,好多天了,我没有摸到手机。

  “你手上还伤着呢,能拿得了手机吗?”

  我左右看看,无奈的向老肖求助。

  “帮我看看有没有欣欣打来的电话可者短信息。”

  老肖看我的眼神带着疑问,我也不想解释那么多,他翻看手机,一这报告。“刘秘书两条慰问短信,黄总一个未接电话,欣欣……”

  “回短信了,是不是?”我一下子激动的坐起来,腰上腿上胸口的伤立刻扯着疼,我吃痛的惨叫一声躺回去,仍旧是满心期待。

  “这个欣欣到底是谁,让你这么不顾生死?”

  这尼玛就是在吊我胃口。臭老肖,太坏了。

  “我的女神,行了吧。快把短信读给我听听,我就指望着她的慰问活下去呢。”

  老肖神秘的笑笑,就是不读给我听,我艰难的抬起手,不给我读我自己看还不行吗?

  “瞧你那德性,一看就是见色忘友的本质,你对得起我吗你?”老肖嘴上这么说,心里可没这么想。他轻叹一口气,嘴角仍旧是浅浅笑意,把手机拿到我的面前。

  很讨厌春季潮湿的日子,心情也是闷闷的。我数着时间,盼着阳光来临的日子。

  上司下属都来看我,挤得病房装不下人,个个都在说我肯定是招惹哪家有夫之妇,被人家背后暗算了。我感叹世风日下,根本不用我说,大家就能想到原因。不过我不想解释什么了,呵呵应付他们,再追问我就说警方会处理。

  和他们话一多,我心情自然好了,送走他们时天已黑了。黄总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好好养病,不要着急公司的事。

  差不多两个星期,我总算可以自行走动,不过左脚伤得较为严重,还不能顺畅行走。好心的护士妹妹给我送来一副拐杖,我想起赵范的小品卖杖,试了试感觉拄着拐杖丑死了,严重损了我大男人的高大形象。把拐杖往床底一扔,我坚持扶墙前行。

  养病的日子真的是闲得蛋疼,为了打发时间,我打开QQ,高中群一大堆的信息,没一条是关于我的。这几年很少玩QQ,以至于很多人都不认识了,自己也觉得挺陌生的。也正是因为陌生,才有了新鲜感。

  我默默的窥屏,然后点开卓言欣的头像,看她的个人资料,最近的一条说说内容是这样的:恍然如梦,沉睡初醒,若人生只如初见!

  犯二了的我笑了笑,自动套入了。

  点进空间,欲睹芳容,却空空如也。好懒的卓言欣,连张照片都不上传。为了安慰自己,我打开短信息,一遍遍地看她回复我的短信息:小马哥,真没想到这辈子还会再遇见你,也不知道我还欠你什么没还。

  老肖当时说,一看这短信就知道这是我辣手摧花的对象,我反驳,但心里头自己清楚,卓言欣确实就是被我伤害的人。

  其实从这句话里很难确定她是高兴还是仍旧对我恨得牙痒痒,我顾自安慰,往好的方向去想,觉得她就算是生气也是非常可爱的。人家是受害方,还不允许人家骂我两句。对吧。

  兴奋因子作怪,我鬼使神差的把电话拨了过去,等待对方接电话。我听见心脏砰砰砰的跳动,血液也活了一样全身乱窜,导至我还是紧张了。

  “喂,您好!”

  期待中的声音响起,我的心都软化成棉花糖了。但是我竟然不知道要说什么!

  “喂,你是马金飞吧,有事吗?”

  “哦,是是是,我是马金飞。也没什么事,就是想问问你什么时候回来?”我自己流了一头的汗水,跟女神对话居然有些跟不上节奏,太丢人了。

  卓言欣:“我现在在去机场的路上,九点钟的飞机,两个小时后就到了。”

  这么快!但是我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可能跟她见面。该死的!我现在真连杀了那几个王八蛋的心都有了!

  我努力的平静,“好呀,这么晚了你自己注意安全,你……”

  嘟嘟嘟——艹!你他妈什么时候没电不好,赶这时候没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