睁开眼睛,我居然躺在床上,一张洁白如雪的床上!

  床头还有按铃和床头卡。我他妈怎么上医院来了?!

  看;?正W版j章$节上酷匠网T

  我赶紧掀开被子把自己从头到尾,从里到外的瞅了一遍,还好还好,都在都在!

  我取下床头卡看了看,病人姓名是马金飞,没错就是本尊,年龄二十六岁也没错,最后一栏写着酒精引发胃出血。

  我眼一闭,庆幸不是醉酒车祸之类的血光之灾。

  不对!

  我迅速睁开眼睛,扫视病房,一个人也没有,谁送我来的?我记得我走的时候老肖正忙着啊!

  病房门打开,穿着粉红色衣服的护士妹妹走进来,看到我醒着她笑了笑,递给我一根体温计。我接过后问她是谁把我送来医院的。小姑娘说不知道,只说送我来的是一个女的,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可漂亮了,还守了一个晚上,天亮才走的。

  我不干了,说这么好心的妹子你怎么能放她走,怎么的也得等我醒来当面道谢等等,我想我当时痴呆遐想的表情一定很像王大锤,所以护士妹妹才会用一脸她懂我的表情看着我笑。

  我简单问了下护士妹妹我的情况,她温柔的告诉我,一切都好,不用担心,但是需要休息,还劝我以后少喝点酒,要好好的爱惜自己的身体。

  谁说人间温情少?看我的经历就知道,又是好心人送医院,又是好心护士关怀备至,难怪人人都想有个小护士。

  护士妹妹临走前说等下会有医生过来再检查一下,然后我就可以蹦哒出院了。

  我躺回床上,叹息一声,幸好醒来后没怎么难受,除了头有点昏,一样像平时能一拳打死三只虎。正在我哼着忧伤的歌儿想着赵晓清的事情时,病房的门又打开了。我以为是护士妹妹把什么说漏了,才又折回来,懒洋洋的看过去,顿时感觉被雷劈中!

  兰色休闲吊带连衣长裙,随意搭了条白色衬衣,向上,那张脸,皮肤白嫩光洁,眉清目秀,额前散落一束秀发,扎着简单大气的马尾。

  我感叹这个女孩的清纯靓丽,但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于是,我坐起身目光再次回到她的脸上,瞬间觉得今天的太阳是从西边升起的。

  “小马哥,你还活着!?”

  我不知道男人最怕什么,我自己最怕的一件事情就是再见初恋。当然,我怕的不是初恋这个人,而是我不知道如何面对她。

  我的初恋,卓言欣。比我小一岁。跟我同一个年级同一个班。她学习好,人长得美,还特别大方豪气,结合现在的话那叫又娇又媚,还能两肋插刀的女汉子。

  那时候追她的人数不胜数,我也是芸芸之中一个。我成绩也很好,但貌不惊人,随着越来越多关于她的信息量被我储存于脑海心间,我再也淡定不住,给她写了我人生中的第一封情书。

  情书的内容是摘自周华健的孤枕难眠,我不是偷懒才没有原创,而是这首歌它就是我的心声和状态,我每天晚上都会想起她的笑脸,浅浅的,柔柔的,还有她带领女生蓝球队挑战我们男生队,那霸气侧漏时的光芒万丈,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她是个智慧型的女人,集聪明才气于一身。纵然是我这个大男人,在球场上也斗不过她的灵巧。

  她从来不会生气,像是永远没烦恼的人。即使对我的情书没有任何回应,我也无法生她的气。当然,我是不会轻易放弃的,不过第二封情书同样石沉大海。

  “喂,想什么呢?在回忆我吗?”卓言欣把饭盒放到床头,对我的反应表示意料之中一样。

  我傻呼呼的点头,承认自己刚才的思想,目光追随着她。

  “很荣幸,伟大的小马哥还记得我这个小人物。”

  我这才反应过来,赶紧移开目光不敢再盯着人家。只闻着她身上淡淡的女人味顾自欣喜。此时此刻,我的心是暖的,那一声小马哥我至今都无法忘记。初恋太多的回忆,本以为今生不会再见,现在我特么的感谢赵晓清,感谢老肖,感谢灌我酒的四大妹子,要不是你们,我不会再见到生命中让我爱过痛过的这个女人。

  卓言欣,她的确是我的痛,但同样,也是我这辈子都会记着的女人。

  为了表示我看淡过去,假装镇定下来和她各种感叹人生惊喜,能再次相遇是缘等等。吃着她自己熬的瘦肉粥,我充满感激,仿佛初恋那份美好的感觉再次回到现在我们两人的身上。

  她温柔的坐在床边,看我吃粥,陪我说话,告诉我她是在广场发现我,当时见我有抱着肚子神声不清,担心我出事直接送到医院。

  她没有问我这些年过得怎么样,在哪里工作,更不提及我的私事。我见她例如公事式的交流,也没敢太冒昧的问她私人的事,反正不管我问不问,她肯定是有男朋友的。我害怕打击。

  一碗粥我吃得很慢,我的确是故意拖延时间,因为我真的好想和她多相处些时间。

  她还是像以前一样爱笑,半个小时下来,我狂热的内心实在压抑不住,问她要电话号码。我甚至有偏执的念头,如果她已经结婚了,我哪怕缠也要跟她来一段感情,如果她有了男朋友,那更加好办,我横插一脚,抢也要把她抢过来。

  我不怕别人骂我贱骂我坏,如果你是我,跟她经历了当年那些事,你可能也会你我一样有这样的想法。

  之所以没脸面对他,正是因为当年我的无知和冲动,我把最好的最善良最在乎我的女孩深深的伤害了。我曾经发过誓,如果这辈子老天爷能给我一次弥补的机会,我会为这个女人付出一切。

  结束早餐,卓言欣热心的去给我办理出院手续,我心满意足的坐在床上,看中手中纸条上的电话号码,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再次想起我和她的过去,一瞬间的心痛,让我不经意的热泪盈眶。

  这场相遇,是老天爷的恩赐,我一定要好好的把握。

  离开病房,走出医院,到她说要去上班得先走,我情急之下握住她的手,那一瞬间我真的觉得会再也见不到她。

  我很快放开她的手,窘得要打个地洞钻进去。她有些不自在,望了望天,转头看我。

  “看你挺好的,我就不送你回家了。”

  “好。”我笑着回应她,在她抬起脚步时又说:“回头我给你打电话吧?”

  她礼貌的勾起一个笑,“再说吧,我下午出差,得两周或许更长。”

  我懂这个笑的意义,等同于拒绝。

  她走了,看着她的背影,我的心揪痛了一下,总觉得她对我刻意保持了一份距离。想来想去,觉得肯定是以前的那件事情的原因,说不定她真的还在恨我。

  我顿时觉得自己在医院里时的想法有多荒唐,爱情不是我后悔了想挽回就能挽回的。我扇了自己一个嘴巴,对着卓言欣的背影说了句对不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寐色说:

写到结尾这句突然好想唱爱情买卖是个怎么回事……求撸求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