叩叩叩!

  走到梁茜的办公室前,秦漠站在门口敲了三下门。

  “谁啊?”梁茜问道。

  “我。”秦漠简单的回道。

  “哦,秦漠啊,那进来吧。”听到是秦漠的声音,梁茜直接让他进去了。

  秦漠推门而入,后脚还没进来就先愣住了。

  梁茜也不知道在干嘛,整个人钻在办公桌底下,屁股翘的老高,她今天又是穿的窄裙,从秦漠这个角度看过去,好巧不巧的就能一眼看到她的大腿根部。

  X:看v☆正,版J。章*!节A4上酷匠;"网*)

  “咳咳……”秦漠尴尬的轻咳两声提醒梁茜自己进来了。

  “咳什么,你感冒了?”梁茜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在秦漠眼前暴露了。

  感冒你妹啊,秦漠无语的关上门道:“你确定要继续保持这个姿势跟我说话?穿粉红色内裤的女士。”

  梁茜一听到‘粉红色内裤’这些字眼,顿时就先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屁股,然后赶紧直起腰来。

  咚!

  岂料她紧张的忘记自己缩在桌子下面了,一抬头就撞到了后脑,疼的怪叫一声。这一疼她就失去了平衡,整个人一屁股又跌坐在地板上。

  一连串的又撞又摔,气的梁茜涨红了脸:“看什么看,你个色胚,还不把我拉起来。”

  秦漠无辜的摸摸鼻子走过去:“又不是我要看的,你自己撅着屁股对着门,我还不想看呢,除了内裤,什么也看不到。”

  “那你还想看什么!”梁茜气呼呼的瞪着他。

  “你懂得。”秦漠朝她暧昧的眨眨眼,然后伸手拽住了她的手。

  梁茜借着他的手劲顺势站了起来,还没站稳就一脚踩上了秦漠的脚背:“我懂你个大头鬼,天天看亦菡这个大美女还不够是吧,连老娘的便宜都想占,再看挖了你的眼。”

  秦漠疼的抱着脚跳起来:“最毒妇人心,说的就是你这种毒妇。”

  梁茜哼哼两声,指指办公桌道:“你来的正好,帮我把桌子抬起来一下,我东西卡里面了。”

  “哦,我说你撅个屁股干嘛呢。”秦漠放下脚,一瘸一拐的走过去。

  梁茜俏脸一红催促道:“快点吧你。”

  “多快?一分钟几下算快?”秦漠坏坏一笑。

  梁茜的脸唰的一下更红了,咬唇道:“色胚。”

  “真想色你的话才不会提醒你曝光了,快拿你的东西吧。”秦漠一手抬起办公桌的一脚说道。

  梁茜咬牙剜他一眼,本想弯腰去拿,但转念一想一弯腰又要曝光,于是直接用脚把咔在里面的口红踢了出来。

  秦漠见是一支口红,失望的放下桌子:“哎,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呢。”

  “你以为是什么?”梁茜白他一眼,用最安全的姿势蹲下快速把口红捡起来。

  “嘿嘿,我以为的东西可多了。什么安全套啊,卫生棉条啊……”

  “闭嘴吧你。”梁茜气的抄起一本书砸了过去。

  秦漠坏笑着接住朝自己飞来的书,顺手放在桌子上道:“不逗你了,亦菡的车修好了,让我去拿,你把宝马中心的地址给我。”

  “哎呦,亦菡都叫上了。”梁茜耳尖的听到了重点,八卦的凑近问道:“你们俩昨晚是不是发生什么了?”

  “发生什么?”秦漠满眼听不懂。

  “别装了,你这个色胚要是不趁着亦菡脆弱的时候做点什么,怎么对得起色胚这两个字。说,你是不是趁虚而入,把亦菡给那啥了。”梁茜瞪着眼逼问道。

  秦漠这才听明白梁茜的意思,满头黑线的道:“我想对她那啥的话用得着等她脆弱的时候么。”

  “好像也是这样,那你昨天还叫她老板,今天怎么改了?”梁茜刨根问底的问道。

  说起这个,秦漠也觉得很突然。早上他做好饭的时候杜亦菡还没起来,他好心上去叫她起床。站在门口老板老板的喊了一会,就听杜亦菡不高兴的说道:“老板老板老板,我没有名字吗。”

  秦漠当时呃了声,思索了一下,在杜亦菡和亦菡之间选择了一个听起来亲切些的。好在他在叫完亦菡的时候,杜亦菡没有生气,淡淡的说了句这就起。

  “看你这一脸淫笑,又再YY什么。”梁茜用胳膊拐了他一下。

  秦漠回神翻了她一眼:“我想叫什么叫什么,连这也归你管?”

  梁茜切了一声:“不说就不说,喏,这是名片,地址在上面。”

  秦漠接过名片,朝她眨眨眼:“小茜茜,下次再穿这种短裙的时候别忘了穿安全裤哦。”

  “色胚,你给我滚。”梁茜抄起书又要砸他。

  秦漠哈哈一笑,脚底抹油的赶紧闪了出去。

  从梁茜的办公室跑出来后,秦漠就下楼打了辆出租车,按照名片上的地址前往宝马中心了。

  按照惯例,豪车中心基本都远离市区。这个宝马中心也不例外,远在龙城郊区,打车都花费了小一百。下车的时候秦漠特意找司机要了发票,寻思着回去好找杜亦菡报销。

  秦漠将发票装进兜里,抬头看了下三层高的玻璃建筑楼,在看到宝马中心四个字后才确定没找错,抬脚走了进去。

  今天是周六,来看车的人不少,而且碰上了什么活动,想趁着活动买车的人更多。以至于秦漠一进来,就有种进了菜市场的感觉,到处都是人。看车的和买车的来回走动,都没有人有空招呼秦漠。

  秦漠见此只好自己找人询问维修部怎么走,可他一连问了几个销售员,人家都没空搭理他,只随手一指个方向就打发了。

  一个这样对他两个这样对他三个也这样对他,秦漠不得不从自身找原因了。他低头看了看自己,上衣是二十块钱买的,裤子是三十块钱买的,鞋子是四十块买的,全身上下不超过一百的自己,的确不像来拿车的,倒像来应聘维修工的。

  难怪没人搭理自己,秦漠苦笑一声,倒也不生气。这个看脸的世界如果没有钱的话,你长的跟金城武一样也没什么卵用。

  “得了,直接打电话吧。”秦漠拿出手机和名片,打算按照上面的电话打过去,让维修部的人来接自己。

  “15055……”秦漠一边念叨着一边按着数字,刚要按下最后一个号码,背后咚的声就被人撞上了。

  “我的手机。”紧接着就听到背后一声惊呼。

  秦漠赶紧转身回头,就见脚下躺着一部手机,屏幕都已经碎的不能看了。

  “啊,我新买的爱疯7。”手机的女主人一把捡起手机,一看屏幕碎的稀巴烂,顿时气的跳了起来,指着秦漠叫到:“你赔我手机,这可是我七千多买的爱疯最新款。”

  秦漠一脸懵圈的指着自己:“你在跟我说话?”

  “不跟你说话我跟鬼说话啊,要不是你,我手机能摔到地上吗?”年轻女人气愤的说道。

  确定这女人是在跟自己说话后,秦漠更懵圈了:“是你先撞的我吧,我好端端的站在这里,你突然撞上来摔了手机也怪我?”

  “不怪你怪谁,你哪儿不能站非要站我前面挡路。就是你的错,你赔我手机。”年轻女人不讲理的说道。

  秦漠皱起了眉头,本来看在她长的还算漂亮的份上想跟她讲讲道理,现在她摆明了不讲理,秦漠就懒得跟她废话了,遂抬步就要离开。

  “不赔我的手机你别想走。”谁知年轻女人一把拽住了秦漠的衣服,竟然胡搅蛮缠了起来。

  “放开。”秦漠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声音也沉了下去。

  年轻女人被秦漠的眼神吓了一跳,可一想到自己的手机,她还是鼓着勇气不松手,还大声的喊叫了起来:“你们快来看啊,堂堂一个大男人竟然耍起了无赖,撞坏了我的手机不想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锦瑟说:

  这一章是恶魔果实加更的,我的更新已经超出了网站的规定,为了感谢大家特定跟编辑协商才准许加更的。恶魔果实咱们继续努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