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他应该是中了毒,具体是什么毒必须是仔细看过了以后才知道,如果你想去看他,尽快,看他这个样子,绝对撑不过三个月了。”

  “中毒么?难道是什么人给下了什么毒?”

  轩辕傲穹将眼睛眯成一条缝,眼中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听到是中毒,脸上也变得阴冷下来。

  酷d~匠网v永9“久●r免费‘看l小说A

  吱~外面传来房间门被打开的声音,轩辕傲穹立刻从鼎内的世界出现在的床上躺下闭上眼睛装作还是在睡觉的样子。

  “哼,大坏蛋,昨天竟然放我的鸽子,让我在酒楼那里瞪了整整一个下午,自己却在家里睡觉,岂有此理,看你醒了我怎么收拾你。”

  听到声音就知道来人是谁了,轩辕傲穹不由一阵汗颜,昨天中午分开的时候自己好像有叫她去那里等着自己,因为自己想尽快的将阵纹画完,这么说昨天自己娘亲在家族内找的助手,也肯定在那里等了一整天。

  声音的主人可能觉得只是说说还是不解气,于是伸出手插进被窝,在轩辕傲穹的腰间拧了一下。

  嗷~轩辕傲穹在她将手伸进被窝的时候还不知道她要做什么,突然见自己的腰间传来一阵剧痛,忍不住一下子从床上蹦了起来。

  韩艺璇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吓了一大跳,她没想到轩辕傲穹反应这么强烈,她感觉自己好像没有用多大的力气,怎么他表现的就这么严重呢?看到轩辕傲穹的样子不似作假。

  “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轻轻拧一下出出气而已,没想到那么疼。”韩艺璇心虚的说道。

  轩辕傲穹翻了翻白眼,呲着牙说道:“你这叫轻轻的?我刚刚在睡梦中硬生生的被疼醒了!"”那怎么办?“韩艺璇一边替轩辕傲穹揉着一边说道。

  ”额……这样吧,你过来,我告诉你。”轩辕傲穹看着她有些委屈的模样,忍不住想戏耍她一下。

  韩艺璇听到头将耳朵凑过去,这是轩辕傲穹快速的朝着她的脸上啄了一下,便跳下床哈哈大笑着跑了出去。

  韩艺璇好一会才从那一啄中清醒过来,脸颊上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粉色,曾几何时,他们从来没这样做过,第一次,心中有如小鹿般砰砰乱撞,看着轩辕傲穹跑远的身影,脸上挂着微笑追了上去……

  两日后,轩辕傲穹的工作终于到了结尾的时刻,他不仅在酒楼里刻画了阵法,还在酒楼的周边配套设施也画下阵法,然后还布下一个巨大的聚灵阵,现在只需在酒楼屋顶画下最后一个辅阵,那他的工作就结束了。

  现在轩辕傲穹画低阶阵法的手法越来越纯熟,快速的拿起画灵笔,蘸上配置的特殊灵墨,在楼顶顶端位置笔走龙蛇,画下一条条细纹,没多一条阵纹,整个酒楼里的阵纹就微微闪烁着光芒。

  轰~就在轩辕傲穹最后一笔落下,最后一条阵纹首尾相接,整个酒楼,不是整个大阵猛地一颤,周围的灵气不断的向着酒楼用来,转眼间,就已经比其他地方浓郁出一成还要多,并且还在增加的趋势。

  酒楼周围的人感觉到地面一阵晃动,不明就里,就感觉到身边的灵气向着酒楼方向涌去,甚至连凤阳城内都感觉到了,所有人感到惊奇,有的甚至顺着灵气流动的方向找来……

  ……

  今天上午,凤阳城来了一位富态老者,后面跟着几个青衣壮汉,步伐一致,步履轻盈,迈步大小自始至终始终没有改变,一看就知道是高手。

  老者以前也来过凤阳城几次,但是这一次他却发现了有些不同,似乎这些人口中都在讨论着同一件事情,他很好奇,经过多方打探后才知道他们讨论的是一个叫做聚友楼的地方,是一座位于凤阳城边上的酒楼,所有的人都对着这家酒楼赞不绝口,不论是环境、服务、还是口味。

  以前他每次来都是住在凤阳城最豪华的酒楼江南苑的,那是凤阳城城主凌霄然开的,但是这次听到这么多的人都在讨论着这新开的酒楼,所以这次他打算换这家酒楼试一试,看看是不是像他们口中说的那么好,不过他却不相信整个凤阳城还有比江南苑还要好的酒楼,恐怕这些人言过其实了吧。

  在护卫的陪同下,搭上了来时的马车,便朝着这些人说的地点走去。

  凤阳河位于凤阳城周边,并不在闹事,不过由于这边人口密度比较小,所以风景还不错,就是路不好走,这是那位老者对凤阳河的印象。

  虽是上午午,太阳已经高高的挂在了天上,散发着高温,烘烤着大地,路上的行人急匆匆的赶路,丝毫不在乎汗流浃背的样子。

  当马车来到凤阳河边的路上,富态老者愣住了,这还是以前的那条泥泞小路吗?青石铺成的道路,十分平整,就算两辆马车并排行驶也还留有余地,路两旁全部都是遮天大树,在这炎热的天气中预留出一片阴凉,路上好多马车来来回回,也有步行者,穿梭其中。

  望着眼前这一幕,老者心中对城内那些人的话不由地信了几分,于是吩咐前面的马夫,加快速度,他要仔细看看这个地方。

  一丝微风从河岸上吹来,向前走了一阵,景色又不一样,路两旁的树底下,一根木杆子,上面还挂着好似灯的东西,每隔几个还有木头做成的长椅,现在长椅上坐满了人,这边的空气也特别的清新,呼吸到身体里,通泰无比,猛然间,老者无比的惊骇,这是灵气,这里的灵气居然比别的地方还要浓郁好几倍,这怎么可能,以前他来过这里,就算这里的灵气可能比城内浓郁一点,也不会有这种天差之别!

  这酒楼是什么人开的,将灵力聚在这里用的是什么手法,老者心里产生了深深的疑问,越是感到惊奇,老者心里就越期待,这么多年,他第一次如此的焦躁不安,迫不及待的想弄清一件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