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万,我出六万。”

  “七万。”

  下面的人开始疯狂地加价,毕竟生命只有一次,而且几万上品灵石就可以一次性买到三件,也是值得的。

  “我出八万。”

  一个面色苍白的年轻人直接又加了一万,喊完价格以后,还对着台上的媚儿微微的点头,优雅的笑了笑,眼睛却火热的盯着台上火辣的身材,尤其是高松挺拔的胸部。

  轩辕傲穹盯着这名满脑子被女人肉体充斥着的年轻人,鄙视的看了两眼,这脸色,一看就是释放的太多了。

  媚儿对此已经见怪不怪,她知道自己的美丽足以吊起地下这群精虫上脑之人的欲望,于是接着妩媚的说道:“八万还有人加价吗?”

  “八万一”

  会场后方一个穿着佣兵服饰的中年大汉开口喊道,能一次性拿出这么多灵石的佣兵,实力一坑也不错。

  “八万五,这幅铠甲,我铁狼佣兵团要定了。”一个面色阴鹫的年轻人环视了一圈拍卖场,露出雪白的牙齿残忍的说道。

  “白痴,不知道这是那里吗?竟然在这里开口威胁,一会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周围的人都像看傻逼一样看着他,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媚儿脸上也有些阴沉,只不过一瞬间便恢复了。

  *、最‘新章节!7上l¤酷_%匠网¤

  “八万五,八万五还有人吗?”

  因为刚才那个年轻佣兵的话,场下略微的有些沉寂,不过接着又吵闹了起来。一道道不断提价的喊声,让那位年轻佣兵脸色越发阴沉,他本是想借用铁狼佣兵团的名号将这群人吓住,不让人跟自己抢,很显然他没有他还没有分清情况。

  提价声还是此起披伏的响起,每一次加价,轩辕傲穹心里都乐开了花,这根本就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嘛,这些材料的成本最多也不过一块上品灵石而已,这样轩辕傲穹深深地感觉到了掌握技术的重要性。

  “九万六。”

  “九万六百一。”

  “九万七。”

  到最后,还在竞拍的人也越来越少,一些实力较弱的实例已经放弃了竞拍,只剩下一些中等的势和算得上规模的佣兵团力还在拼命的加价,但是朱家万家和城主府这三个凤阳三大家族,却还是迟迟没有进行竞拍,可能他们都没有看上这幅铠甲,也可能是想留到最后一举拿下。

  轩辕傲穹坐在楼上的包厢里,悠哉悠哉地看着外面的人争的脸红脖子粗,拿了一颗这个世界上特产的星果,吃起来。

  轩辕傲穹不禁有些感慨,若是自己还不能修炼,也许也就没有资格坐在这里,看着地下的人为自己随手创作的东西掏钱了吧。

  “十万!“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在拍卖台前方响起,赫然是朱家家主朱奉天,这件铠甲也正是突破六位数。

  凤阳城三大家族终于开始出手了,这件铠甲他们不可能给自己穿,只可能给家族中的子弟穿,虽然三家表面上是联手合作,可是暗地里也是不断地较量与打压,扼杀彼此的天才也是常有的事情,若是能得到这件铠甲,也就意味着多一份保障。

  “十万五千。”万家家主万屠,声音沉稳有力,显露出势在必得的信心。

  “十二万。”这次出口喊价的还是一个年轻人,不过这个年轻人看上去比前两个顺眼多了,穿着青色锦缎长袍,面色红润,胸前还挂着佣兵徽章,这徽章在凤阳城可是无人不晓,这是顶级佣兵团青峰佣兵团的徽章。

  “十二万一。”

  在一旁沉寂了许久一直没有开口的凌霄然终于开口,淡然的声音,夹杂着势在必得的口吻,在全场响起。

  在他开口后,整个会场安静下来,许久没有人加价,谁都不愿意得罪城主,不仅因为他是六阶大武师,更是因为他是城主,是皇朝的人。

  “这老匹夫,他不喊能死啊,看样子这已经成为最高价了。”

  轩辕傲穹在包厢里不断地骂道,说句实话,他是希望拍卖价格高一点,但是却不希望被三大家族的人得去。

  台上的媚儿面不改色,朝着台下轻笑道:“十二万一,还有没有人加价?”

  “十二万二。”旁边的角落里突然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声音里透出日薄西山的意味。

  “这是谁啊,竟然敢与城主大人叫价,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嘿嘿,听声音就知道他已经离死已经不远了,所以才这么胆大吧。”

  听到这有些熟悉的声音,轩辕傲穹微微一愣,抬眼顺着声音的源头望去,只见下面一位耄耋老人,瘦骨嶙峋,白发苍苍,脸上被岁月侵蚀出深深地沟壑,一张厚厚的白袍将其紧紧包裹,但是从那有些模糊的脸盘上可以看出原来的样子,这人就是轩辕傲穹的外公黄天佐。

  看着他这风烛残年的样子,轩辕傲穹突然感觉到什么东西堵到自己的嗓子眼里,将自己所在椅子上,不再言语。

  台下的凌霄然面不改色,似乎有人与他竞争是微不足道的事情,冲着台上的媚儿微微一笑:“十二万五。”

  话音刚刚落下,那气若游丝的声音再一次传来:“十三万。”

  毫不拖泥带水,干净利落。

  台下一阵哗然,没想到只是一张普通的兽皮,就被抬价这么高,在商店里的二阶兽皮制成的铠甲才几千金币而已,即使再好的材料也不会上万,更何况这铠甲的上衣还这么的丑陋。

  凌霄然的手抖了抖,眼神中闪过一丝杀机,随即不动声色的喊道:“十三万一。”

  “十五万。”

  又是紧接其后的叫价,这一次竟然一次性将价格提高了两万。场下一阵骚动,他们没有想到价格会突然提到这么高。

  还在竞价的只剩下凌霄然和那位耄耋老者,剩下的人都退出了竞拍,即使他们有充裕的资金,也不敢再举牌,毕竟现在不仅仅是金钱的竞争,更是家族实力的竞争,钱再多,若没有相应的实力守护,迟早也会变成他人囊中之物。

  凌霄然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不见,面色阴沉的向着老者看去,双手微微有些发抖,不是心疼就是气的,这已经涉及到城主的威严了。

  “十五万五。”强硬的叫喊声中,夹杂着一丝无与伦比的愤怒,在他看来这位老者就是单纯的向他挑衅,不然谁会花这么多钱买这幅铠甲。

  老者似乎并没有收到影响,并没有一丝停顿,紧接其后喊出:“二十万!”

  声音出来后,整个现场鸦雀无声,几个呼吸后骤然沸腾起来。

  “二十万,这老头是不是疯了!”

  “这老头是不是看自己快死了,所以才这么疯狂的挥霍!”

  “这老头玩完了,城主大人被他彻底惹怒了。”

  “嘿嘿,活该,谁让他故意在那时候喊价,每次有东西被他喊价以后几乎就没有人再敢喊价了。”

  “嘘,小点声,被听到你就死定了!”

  下面的议论声,一句一句传到凌霄然的耳朵里,脸色气的发青,他发誓一定要弄死这个老头,六阶大武师的威压毫不犹豫的向着整个会场压下来,那耄耋老者尤为关照。

  “哼!”

  一声冷哼在会场上方响起,凌霄然立刻像受到重创一样退后几步,摔倒在自己的凳子上,嘴角微微溢出些许鲜血。

  “灵虚阁内不得动武,不得以势压人,自由竞拍,若再有下次,直接抹杀!”

  宛若洪钟的警告声直击每一位的心灵,凌霄然坐在那里神色变幻,最终站起来,朝着虚空深深地鞠了一躬,便坐下,不发一言。

  媚儿丝毫没有受到刚才事情的影响,良好的职业素质现在体现出来,妩媚的朝着台下一笑:“二十万上品灵石,还有加价的吗?”

  等了些许时间,台下无人加价,纤纤手指握着锤子轻轻一敲:“成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