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三个又坐上了捷豹车,我和杨艺杰赶紧系上安全带。

  何雨玲叫陈师傅开车去事发地点的路段。

  陈师傅二话没说,就启动捷豹车就往事发地点驶去。

  很快我们到了事发地点,陈师傅在一边停好车,我们三个赶紧下车。

  只见前方不远的路段,人行横道上还有零星的血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应该是黄老师的血。附近还有一些灰色的小塑料碎片和一些玻璃碎渣。我猜可能是撞车时候掉的。可见当时的撞击力有多大。

  我们三个在附近转悠了半天,除了血迹和一些碎片外,我们就没多大收获了。弄的我们一点眉目都没有,杨艺杰很郁闷的说:“咱们怎么查啊?就靠这些车的碎渣吗?”

  正当我们无所适从的时候,我想到了说:“何雨玲,你的司机陈师傅以前不是武警吗?让他帮我们查查被。”

  何雨玲觉得我想的没错,点了点头说:“好主意。我去叫他过来看看。”

  等何雨玲过去叫陈师傅的时候,杨艺杰走过来说:“你叫陈师傅管用吗?你知不知道给领导开车的司机,就会溜须拍马,其他都白费!”

  “你也别那么武断,死马当活马医呗。等陈师傅过来看完了在说呗。”我感觉那个陈师傅还是应该有点能力的。

  等何雨玲叫陈师傅过来的时候,何雨玲已经提前和他说了情况。

  陈师傅表情严肃的看着地面,拾起玻璃渣和灰色碎片看了看说:“我看碎片的形状,这些车的碎片是倒视镜上的。而且从碎片的材质上来看,我猜肇事车应该是灰色的大众帕萨特。当时肇事车应该是超速行使,而伤者正常过马路。肇事车的左侧方撞到了伤者,把车左侧的倒视镜给撞掉了。”

  陈师傅描述的很具体,还知道了车型。我们脑子大概已经有了当时车祸的画面。

  “可是你说的这些还不够!我们最想知道的是去哪里抓肇事司机。”何雨玲迫不及待的问。

  陈师傅不紧不慢的解释说:“现在问我去哪抓,有点难为我。但是我知道警方肯定会调取沿街的监控录像,应该很快就会有肇事者的下落。”

  “我们不想依靠警方,我们要自己抓。”杨艺杰自信的说。

  “你们太小了,自己抓太危险。但是你们可以给警方提供线索。我觉得肇事车的车主,肯定先会把肇事车藏好。等风声过了,才会尽量晚上把车开出来,提前联系小的修车厂把肇事车修好。我知道几个小的修车点,如果没意外的话。他应该会去那里修车。”

  “你真是太帅了!不愧是干武警的!”杨艺杰赞叹道。

  ^$酷!《匠$w网正$^版z)首7发%~

  我心想杨艺杰变得太快了,刚才还觉得人家就会拍马屁呢!现在就说人家帅!

  何雨玲迫不及待的说:“陈师傅,别等风声过了。你今晚就去那几个修车场转转。要是发现肇事车就告诉我。”

  陈师傅点了点头说:“好的,小姐。”

  我们离开的现场,我们坐捷豹车回到舞蹈室。我们三个把衣服换了回来。

  可能是因为刚才我安慰何雨玲的原因,她竟然要主动送我回家。这让我有点受宠若惊。可是我已经答应要和杨艺杰买死飞自行车了,我委婉的拒绝了何雨玲的好意。

  可是谁知道何雨玲一听,我要买死飞自行车她也要买。

  好吧!我们又不能不让何雨玲买。没办法我们三个又坐上了捷豹去买死飞自行车去了。

  不过这次陈师傅车开的很慢很慢。因为杨艺杰的死飞自行车放在后备箱里,后备箱门还是开着的状态。陈师傅肯定怕把车开的太快,会把捷豹车挂花了。

  我从这个细节看出,这个陈师傅真的很细心。是一个好司机,他肯定会好好保护何雨玲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