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调整下心情后给余大宝打了一个电话,问大宝哥干嘛呢?

  余大宝说没干嘛,在家里的快递店呆着无聊着呢。

  我说我想找他玩,余大宝热情欢迎我去。他还说晚上请我撸串喝酒。

  我心想正好我可以借酒浇愁。

  我决定去玩以后,我给奶奶留了字条说去朋友家玩,晚上不回来了。

  我坐上车就去乡里,我按照余大宝提供的地址,我就到了余大宝家的快递店里。

  我到了余大宝的快递店里,余大宝在打快递单子,其他几个宝都在整理快递,准备出去送快递。

  他们看见我来了,都挺开心的和我打招呼。

  余大宝和他妈妈介绍我说,我是他的好哥们,还说外号我是傻宝。大宝妈妈挺客气的,让大宝别忙了,带我出去玩。

  我和余大宝出店后,他就问我女朋友怎么没来。

  我知道余大宝问得是殷花,他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我不想和余大宝解释太多,我随口瞎编说:“我们分手了。”

  余大宝问我谁提出的分手,因为啥分手。

  我为了自己的面子说,是我提出的来的,至于原因我就说处够了,觉得没意思就分被,没特别的原因。

  余大宝对我竖起来大拇指说:“小子够洒脱,有我当年的风范。”

  我问他为什么是当年的风范,现在大宝哥不洒脱吗?

  余大宝叹了口气说:“别提了,自从上次见到那个王玥后,我就茶不思饭不想的。脑子里全是她。我为了找她,去了好几次我们比赛的网吧,一次都没看见她。”

  没想到这个余大宝挺痴情的。我安慰余大宝说:“王玥是我们市里卫校的,等我上学的时候,我帮你打听打听她。”

  余大宝听我这么说,拍了拍我肩膀说:“这才是我的好兄弟。”

  此时我觉得我和余大宝有点相依为命的感觉。余大宝说去网吧玩几把游戏过过瘾,我正需要转移自己的思绪,释放自己的压抑之情。所以我很愉快的就答应了。

  我们在去网吧的路上,路过一个性用品商店。余大宝有点徘徊着往里瞅,不知道他再瞅什么。

  我问大宝哥在瞅啥?大宝哥用手指了指店里面一个充气娃娃说:“你看那个充气娃娃像不像王玥。”

  我顺着余大宝指的方向看了看,店里面有个充气娃娃身材很高挑,脸型也不错,瓜子脸。这个充气娃娃也就这身材和脸型有点接近王玥,其它到没觉得有多像。可能因为余大宝太想念王玥了,所以才会觉得像吧。

  虽然我没觉得有多像,可是为了照顾大宝哥的感受,我还是说了像王玥。我还不忘打趣的说,喜欢你就买回家玩被。反正你又不差钱。

  “你以为我不想买啊?可是店里的老板我认识,以前我经常去她家店买套。你现在让我去买娃娃,我能好意思嘛?那什么。。要不你帮我。。”我没有让大宝哥把话说完,我就打住了他。

  “不行!我不可能帮你去买充气娃娃的。你不好意思,我更不好意思。”我赶紧拒绝到。

  余大宝看我不想帮他买,略显无奈的说:“你就忍心看见你大宝哥饥渴难耐吗?”

  “要是饥渴,可以回家撸管啊。我脸薄真心不好意思。”我继续婉言拒绝。

  “这样吧。好兄弟讲义气,我自己快活,也不会亏待兄弟的。我给你钱,你也可以买一个自己玩。”余大宝这么说,我竟然有点动摇了。

  我情不自禁的往店里瞅了瞅。别说我还真看上一个充气娃娃,淑女,文静类型的。那个娃娃给我的感觉,和春妮的感觉很像。

  说实话我真的有把那个充气娃娃买回去的冲动,我到不是说要怎么样。我就想把那个充气娃娃放在床上,我就把她当春妮,然后对着她道歉。

  我真的是好萌好单纯啊!

  “大宝哥,拿钱吧!都是兄弟,我去帮你买。”我大义凛然的说。

  余大宝听乐了说:“你是个重色轻友的兄弟。”余大宝说完,从兜里掏出一打钱给我。

  虽然说我有了动力。可是我第一次去这种用品店不是去买套,直接就买充气娃娃,真有点考验我,不过我够聪明,很快就想到一个牛办法,不至于让自己那么尴尬。

  我挺起了腰板就进到用品店里,店里卖东西的是一个中年妇女。她看见我问很友好的问:“小伙子,想买点什么快乐的东西?”

  我很镇定的说:“我想给我妹买俩芭比娃娃。”

  中年妇女被我逗笑了说:“小伙子这里不卖芭比娃娃,你去斜对面的玩具店问问看。”

  “那玩具店我去看了,那里的芭比娃娃太小了。我要给我妹买一比一的芭比娃娃。那边两个就行。”我一边说一边指了那边的充气娃娃。

  中年妇女再次确认说:“那是充气娃娃,你真的决定要买吗?”

  “你是不是觉得我买不起啊?我有钱!”我直接把一打钱在中年妇女面前晃了晃。

  中年妇女看到钱后二话没说,就去库房给我找了两个新的充气娃娃打包装箱。

  我拎着两个箱子准备出店的时候,中年妇女还不忘提醒我一句说:“这娃娃不仅你妹妹能玩,你也能玩。”

  我直接霸气的回了一句说:“我拿回去和我妹妹一起玩。”

  我说完这句话后,在看中年妇女的脸都绿了。我猜她脑子里肯定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了。

  最√k新M章}'节9t上_Y酷o}匠网bc

  唉!我心想大人的思想就是这么复杂!一点都不单纯!

  我拎着两个充气娃娃的箱子出来后,余大宝竖起大拇指说:“傻宝,你真牛!脸皮够厚!”

  我谦虚并且饶有兴致的说:“还好啦。为了兄弟两肋刀嘛!对了,咱还去网吧吗?”

  “能不去吗?我现在有点困了,想回家睡觉。”余大宝邪恶的笑着说。

  “我也挺困的。那就去你家休息下吧。”我说的也很含蓄。

  可能余大宝真的很困了,虽然他说他家离这走过去也就10分钟路。可是他坚决要打车回家。

  在车上我问余大宝不怕被父母发现吗?余大宝说他很早就自己住了,所以没事,可以尽情的挥霍。

  我问余大宝挥霍什么?他说挥霍青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