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谁?”那个叫殷花问春妮。

  “他是李奶奶的孙子。殷花姐,我就不和你们去乡里了。我和他一起玩ipad。”春妮笑着说。

  那个黄毛杀马特听后看了看我说:“你小子有ipad的?”

  “是啊?有啊!”我很自然的说。

  “我也要嘛!”那个殷花拿出撒娇的样子。

  “行,哥现在就去乡里给你买。。”黄毛说完还挑衅的看了我一眼。

  “你会越狱吗?”我弱弱的问了一句。

  “我不犯罪,越毛线狱。”黄毛说完,就骑着摩托带着殷花走了。

  “那黄毛谁啊?很了不起的样子?”我问春妮。

  “什么是很了不起。”'春妮有点听不明白。

  “就是很厉害的意思。”我解释到。

  “哦。他是我们村长的儿子当然厉害,他叫牛强。殷花是他女朋友。”春妮说。

  “牛强,殷花。很般配嘛。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我一边说一边笑。

  我想和春妮回屋继续看电影,这时候春妮她爸回来了。

  春妮她爸看见春妮在我奶奶家,就过来叫春妮回去。

  春妮临走的时候就迫不及待的问:“爸爸,咱家承包鱼塘的事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就等着和村长签合同了。”春妮爸爸一脸幸福的样子。

  我听他俩的对话,我就想笑。我心想承包鱼塘这事不是张翰说的算的嘛!

  第二天,我把ipad充好电等着春妮来。春妮今天来的特别早。我心想还挺开心的,谁知道春妮提着筐进来说,她今天要去地里掰玉米。不能和我玩了。我知道后挺失落的。

  不行。我也要和春妮一起掰玉米。我和奶奶说,奶奶来了一句:“你这小子,都没说帮奶奶干点农活。去可以,换套衣服。”

  奶奶给我找个坎袖的米白色背心和一个大裤衩子,说这都是我爸爸小时穿的,还给我找了一个大草帽给我带上。

  我换好衣服后,就拎着篮子和春妮一起去玉米地。

  真是人是衣服马是鞍,我穿上这套接地气的衣服后,立马从城里帅哥变成了农民伯伯。

  都说奶奶是潮男杀手,看来这话一点也不假。

  我和春妮一人拎着一个篮子,往玉米地走去。我们走过一个小溪边,春妮兴奋的跑了过去,把凉鞋一脱就下水了。还叫我过来一起玩。

  我也把鞋一甩,拦着一扔,和春妮下水嬉戏去了。

  春妮先往我的身上泼水,我给予还击。很快我们俩的衣服就湿透了,春妮穿的很清凉,她的衣服一沾水,紧紧的贴着她妙嫚的身体。

  这样的春妮很是动人,她接下来的举动更是让我神魂颠倒。春妮把两个辫子解开,甩了甩头发,她的长发在空中飞舞,水滴散落下来,真是美丽极了。

  春妮看我一直在看着她,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我看你们城里女孩,都把头发披下来,所以我想试试看。”

  她说完又准备把头发扎起来。

  “好看,你披着吧。”我说。

  春妮羞怯的点了点头。

  因为我和春妮的衣服都湿了,春妮说这样干活会生病的。所以我们躺在小溪边的空地上晒太阳,等衣服干了在去玉米地。

  太阳很温暖,很快春妮就幸福的睡着了。

  阳光下熟睡的春妮很是美丽动人,我看的入迷了。我看看四周无人,春妮又睡的的那么熟,我想偷吻她一下。

  我慢慢的向春妮身边靠了过去,抬起头撅起嘴,准备偷吻她。

  可能是我的脸挡住了阳光,春妮感觉到了。她突然睁开眼睛,吃惊的看着我说:“你不能亲我。会生小孩的。”

  我觉得我作为一个城里的知识分子,我不能让春妮在这么无知下去。我准备告诉她真相,可是不巧的是,有两个人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一个成年男人和一个成年女人,两人一人拎着一篮玉米。他们俩看上去真的是玉米地掰玉米,可是我发现女人的头发有点散,两人的衣服有不规则的褶皱。我心想他俩除了掰玉米,肯定还做了其他快乐的事情。

  本来他俩是没发现我和春妮的,谁知道春妮这个傻狍子,对着他们一边喊一边跑“村长,王姨。你们去掰玉米了啊!”

  两人一听都往春妮这边瞅,两人开始一惊,不过看到是春妮,我能感觉到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松了一口气。

  村长对那个王姨说了句什么,我看村长的口型,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对那个王姨说了一句没事。

  春妮跑得飞快,我站在原地没动。春妮竟然跑回来,拉着我的手拽着我跑说:“别让村长等急了。”

  我心想,春妮你这个大笨妞,村长这会可不爱搭理你。

  ◎酷o)匠、r网永久免1#费看Gt小》b说L

  无奈我被春妮拽着跑了过去,春妮先向他们介绍我。

  我为了不让他们怀疑,我假装摸了一把鼻涕,然后呵呵的傻笑。

  这下两人放心了,彼此点了头。

  春妮接着兴奋的说:“村长,我听我爸说了,你要把鱼塘承包给我们家了。承包了鱼塘,我就能念高中了。谢谢你村长。”

  村长貌似比他儿子强多了,鼓励春妮说:“春妮,等你上了高中要好好学习。我和你王姨有事就先走了。你们慢慢玩。”

  “恩。你们忙。”春妮说完,我接着呵呵傻笑了几声。两人以为我真傻呢,笑了笑就赶紧拎着玉米走了。

  “牛强他爸,她妈长的都挺好啊。怎么生个儿子那么挫呢。”我不解的问。

  “你乱说什么嘛?王姨不是牛强的妈。”春妮解释说。

  “那是后妈?”我又问了一句。

  “什么嘛!王姨是寡妇。牛强的妈在乡里上班。”春妮这么一解释我好像明白了什么,真是别把村长不当干部。

  人家村长的花花事,我是没什么兴趣。不过村长和王姨的出现,从另一个侧面验证了,我陪春妮掰玉米的选择的对的。

  我和春妮走到玉米地,玉米杆高又粗,叶子细又大。春妮教我怎么掰玉米,我觉得很简单,看了几下就开始掰。

  我把这活想得太简单了,我没掰几个玉米,就被玉米叶子把手划破了。

  “哎呀。手出血了。春妮你有邦迪吗?”我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邦迪是什么?”春妮吃惊的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辛勤的快递哥说:

喜欢的大家就撸一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