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识

  每个人的时间与生命是渺小的,也是伟大的,有时小到仿佛是星辰种一粒小小的光埃,从指尖流过,匆匆无息,让人悲伤,感慨,思绪万千;有时却大到像太阳那般耀眼与璀璨,每一秒都在上演着轰轰烈烈的原子的恋爱。

  生活其实就是那样的普通,我们不像站在大厦顶端俯瞰人生Boss,没有豪车,限量版,钻戒,没有那种高处不胜寒的孤独与严谨;我们却也不像工地上的工人,用坚实的臂膀建造城市。

  比起他们我们有的就是----青春与梦想.一次次的沉淀与升华,一次次的凝固与融化,一次次的高兴与难过。伸出一只手,阳光像流沙般绕过指尖,他并不孤独,虽然他追逐梦想,但一路上却有千丝万缕陪伴着他,有的人是过客,有的人却始终能留给你刻骨铭心的记忆,怀念起那段时光,总像是在辰光中一起和那些人荡漾。

  我叫封辰,14岁,初一,***中学*班一名男生,我是分配到这里的,在考试那一天发挥超常就进了这个重点班,我坐在座位上无聊的转着手中的小本,上面印着我最喜欢的卡通人物十九番,支着头看看门外那些家长,脸上充满着期待,期待重点班的学生名单中有自己孩子的名字,看着那些眼神,我已经期待其我在初中的生活了,事实证明,我的生活确实很精彩,活在一群二货的世界里,当然那是后话。此时的我正在YY这班里会有几位可爱的小妹妹,我第一个认识的会是哪个漂亮妹子呢,我不由得嘿嘿了几下。

  “诶,十九番?”一个声音出现在我耳边,把我从YY的世界中拉了出来。

  使劲甩了甩不算太长的刘海,潇洒的伸出手,微微一笑,:“你好,我叫封。。。”哇靠,怎么是个男的,我还以为上学第一天认识的第一个人是个妹子啊“辰。”不过我马上从悲伤惊吓中脱离了出来,哥要时刻保持着上帝般的自信“好吧,我叫封辰,坐吧,我旁边没人。”

  “你好,我叫袁帅。”

  “别逗了,哥还叫姜军呢。”看他没反应,我说:“哥们儿,你不会真叫袁帅,而不是什么帅猿吧。”

  “那你就是只YY猿。”

  “外日,哥们,你是怎么发现的。”

  “想知道啊,拿瓶雪碧来。”

  “我说,哥们,咋俩也是第一天认识,干嘛这么狠。”看他一副老神在在悠然自得的样子哥就来气,我心里想,不说拉倒,哥不稀罕,哎呀,这货是怎么知到我刚才在YY呢,他是不是外星人,他是不是会读心术,哎呀呀,靠,说不定就是瞎猜的,还雪碧,碧雪哥也不给你。可是呢,本少爷打小啊,就是一个好学好问得好孩子,对万千事物都充满着新奇感,简单来说。。。。哥憋不住了,“诶,帅猿,你的雪碧,你是怎么知道的。”

  “其实吧,我也就是瞎猜的,你刚才自己承认刚才在YY啊,,床前明月光,二货独自伤啊。”“愿赌服输,雪碧你喝吧。”

  “看不出来啊,你这人挺够意思啊。”说着这个帅猿,哦,不,袁帅喝了一大口的雪碧,两口,三口,好吧,他喝完了,我优雅自在的说:“那个,袁帅同学,喝过鸡尾饮料么?”

  “没有,怎么了?”我转了一下自己的本子说“帅同学,恭喜你应经品尝过了一瓶被我和喝掉三分之二,外加女厕所的凉开水,味道一定不错吧。”看着袁帅脸上从红到紫,从蓝到绿,从紫到黑,那叫一个爽,不过,我们也就这样认识了,那个帅猿和YY猿却不知道,他们已经在朝二货转型了。

  对了,开学第一天唯一一个值得高兴的事就是我而后面坐了一位美眉,虽然不是同桌,但也让我的心里好受了不少,,她叫许婉婉,身高是挺高的,当时足足有165CM,我记得当时和她搭讪的理由现在想起来很像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小孩,记得当时我说:“美女,你的手机壳挺漂亮啊。”她抬头看了我一眼,笑了笑又重新低下头玩手机,我说了半天手机壳哪里买的,多少钱啊,手机什么型号的。。。,现在回想起还真是傻,当我问来问去乐此不疲的时候,那个帅猿过来在我耳边轻声道:“封辰,你难道没发现她的手机根本就没有手机壳么。。,想要她QQ就直接说呗,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凭哥这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之貌。。。”

  }$更8新5最快上zE酷n:匠X…网p

  “对不起,元帅大人,闭月羞花,沉鱼落雁那是来形容女生的。”

  “你废话可真多,再来一遍啊,看哥这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温文尔雅,风度翩翩,器宇轩昂,要QQ号还不是一句话的事,看后喽”说完他双手插进兜里,像个绅士般走了过去,虽然没有燕尾服,没有香槟,没有贴身助理。“你好,美丽的小姐,能问一下你的。。”

  “别用小姐这个词来称呼我,我不习惯,对不起,请你离开,谢谢。”

  “额,那个。。我就是。。”“请你离开,谢谢。”“哦。”“呦,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温文尔雅,风度翩翩,器宇轩昂的元帅回来了啊,战果如何啊”现在我终于知道痛打落水狗的滋味有多爽了。“好啦,你这种Wingman果然靠不住,关键时刻还得靠我自己,哎,人不帅,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其实我心里也没底,当时我已经看见许婉婉是怎么拒绝袁帅的了,但是咱都卖出来这一步了,总不能再缩回去吧,于是我怀揣着紧张的心走到她面前,语气出奇的平静说:“你好,许婉婉,我叫封辰。”“你好封辰。”我们双方都在打量着对方虽然从她身上一些不方便的地方扫过,但那也纯粹是对她身材的赞美。我说:“能告诉我你的联系方式么,手机号,QQ都可以。”“嗯,我的QQ号是97*****84,你是我初中第一个朋友。”“哦,是么,那我可真得感谢我自己。”“哈哈”许婉婉莞尔一笑,我说:“那没事我就先走了,再见。”“嗯,拜拜。”回来时,我还念叨着柳永的那首《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为伊消得人憔悴啊。走到元帅面前,我还故意甩了甩头发:“飘柔就是那么自信,,一帅解万事啊,哈哈。”

  第一天我只相识了两个人,这两个人是我初中生活中最前两个,就像太阳光并不是一条直线,总会有交集的地方,只是相间的早晚罢了,毕竟迟早还是要遇见,不是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