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

  小胖和徐军两个难兄难弟来到外科。

  “你们这是怎么了,被打劫了?”外科医生张宏诧异的问道。

  小胖和徐军对视一眼,默契十足的哈哈哈大笑。

  张宏小声的嘀咕:难道两个二逼脑袋也被打了!

  小胖闻言一脑门子的黑线不悦的道:“医生,你是医生好不好?不是警察,问这么清楚干嘛!没见过你这样的。”

  张宏不高兴了,鄙视道:“不知道就不要乱说,我是医生当然要对你们的情况有个详细的了解了。俗话说望闻问切此乃行医的四大准则好不好?没文化这可怕!”

  “什么望闻问切?”小胖不爽了,大声道:“这是中医的行医规则好不好。你一个西医也讲究这个,你不要不把大学生不当知识分子!”

  更GS新r最◇;快w/上酷K匠=+网,u

  “就你还大学生,哎!现在的大学生要是都是和你一般,我看我们国家前途堪忧啊!”张宏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

  “你不要和我扯这些没用的!”小胖不爽的道:“说错了就承认,狡辩是没用的!我小胖也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人。”

  张宏见小胖得意洋洋的样子,大怒:"我狡辩?我去你大爷的!中西结合、中和合并,你听说没有,就你那点墨水还好意思在我这里得瑟。我真是为你的厚脸皮感到惊奇!“

  “干什么,干什么?”小胖不乐意了:“怎么说话的你呢?说不过我就出口成脏,还知识分子呢,我呸!”

  张宏这下傻眼了,刚才一时激动忘了!

  小胖见张宏老脸涨得通红却是有苦难言,不由大感痛快!

  徐军虽然听不清楚小胖和张宏在讲什么但是也能看出两人相处十分不愉快,不由得很是纳闷,尼玛这到底什么情况,不就是看个病吗?怎么就弄成这个样子了?

  都是吃饱了撑的!徐军暗道。

  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没人出声。医生张宏那这个病例在那翻呀翻好像都能翻出花来似的。而张小胖不知道从哪摸出一个指甲刀,在哪里磨牙磨,好像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

  徐军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两人的定力都不错,完全没有半点怯场的样子。而且徐军还注意到小胖的伤口居然在以肉眼看见的速度在愈合,不由心中大骂:他妈的,没一个靠谱的!我说这货怎么半点不着急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但你也不要把我拖下水好吧!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没你那么变态的恢复能力。

  不过他却没有奇怪小胖为什么有这么变态的能力,用他的话来说现在社会七十亿的人口有那么一两个变态还是能够理解的没必要大惊小怪的。

  既然你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了。徐军暗道。

  “小胖,你干什么呀?”徐军不悦的道:“你怎么能对我们可亲可爱的救命菩萨这么不客气呢?”

  “你说什么?就他?”小胖指着张宏不可置信的道。

  张宏一脸红光,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心中暗乐:没想到行医几十年,今天终于遇到知己了。于是看徐军的眼光更加的温柔。

  “当然了,医生救我们的性命为我们解除病魔的侵蚀这是多么的伟大啊!救人性命犹如再生父母这不就是在世观音菩萨吗!”徐军这时候全身痛得要死,哪里管得了那么多,他现在只是希望张宏赶紧给他用药,至于是不是真的,就不是他所关心的。

  “徐大哥,我们是一边的好不好!”小胖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道:“你怎么能站在他那边呢?你不能这样,你得有团队精神呀!”

  “我只是实话实说,跟团队精神没有关系!”徐军面无表情的道。

  怎么会这样呢?小胖百思不得其解。

  “看看,看看,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张宏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用下巴对着小胖道:“哎,都是同一个物种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想不通啊,想不通啊!”摇头晃脑的,好是碰到了一个十分难解的科研问题。

  徐军闻言嘴角不自然的扯了扯。

  “老头,你不要得意!”小胖悻悻的道:“这只是一个意外!”

  “意外?”张宏道:“不,不,不,这是事实!孩子你得面对现实啊!不能因为自己的错就逃避这是不好的,乖,听话!”

  啊啊

  小胖双手抱头,实在是受不了张宏的摧残了。

  “发泄,发泄也好!”张宏一脸十分专业的道:“要不然郁闷久了就会得抑郁症!”

  小胖瞬间倒地,隔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