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鬼市

  北海市铃铃铃…….“妈的,这那个二货!把闹钟调得这么早,赶着去投胎呀!”一阵怒吼从一个破旧的小院子传出,打破了寂静的黎明。

  铃铃铃……

  闹钟坚定而执着的响着,好像山崩地裂海枯石烂都不能让它动摇….张小胖在闹钟的摧残下,不情不愿的爬了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眼睛,伸出右手摸索着桌上的台灯。

  啪!

  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到地上了,然后整个世界好像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张小胖愣下半晌.

  “我靠!原来那个二货是我自己。”

  看见地上摔成两半的闹钟,用力的拍了拍额头,对自己的奇葩行为表示无语。

  缓了一会,张小胖都觉得头脑发昏四肢无力,摸了湿哒哒的内裤,只觉得一阵的腻歪。

  脱了内裤,随意的扔到不知名的犄角旮旯里。张小胖全裸的靠着床沿半躺着,从桌上拿起一包两元三角的烟,抽出一根,深深的吸了一口,感觉浑身一阵舒坦,连脑子都好像清醒了不少。

  “对了!我把闹钟调得这么早干嘛?”张小胖自言自语。

  要知道他最嗜睡,今天难得是双休日。按照往常的情况,没到十点都不带醒的。

  JQ最@新OQ章@√节u上)H酷41匠:网x

  突然,张小胖好像是想起来什么发出,一声鬼哭狼嚎的嘶叫。

  “ohmygod!原来今天是孟家集一月一次的鬼市!晚了!晚了!”只见他双臂用力一撑从床上站了起来。大木床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好似对张小胖的粗鲁表示不满,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他也不看看自己什么体格,就这样的老爷床,怎么可能经得他这样的大胖子折腾!

  张小胖吓了一跳,这可不是自己的东西。要是把它老人家给拆了,包租婆还不把自己给扒皮抽筋了。如果陪的话,就自己这点可怜的工资在现在物价飞涨的都市,可没能力在买一张了。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赶明儿就得睡地板了。想着那硬邦邦,凉冰冰的地板,张小胖打了个冷战。

  张小胖轻手轻脚的从床上下来。然后,还用手轻轻抚摸刚才被自己踩得明显下陷的被子。嘴里念念有词地道:“大木床啊,大木床,小的真不是有意的。您老人家大床有大量,可不许和我计较!知道不!”

  此时在一个破旧而脏乱的二十几平米的房间里,一个全裸的男子,翘着他肥胖的大屁股,扭啊!扭啊!这么看这么好笑。可是他却一脸正经,对着大木床又是抚摸有时作揖,又显得有些怪异!

  这就是我们的主人公张小胖,一个长得肥头大耳,小眼睛,有些自恋的小青年。

  张小胖向大木床道歉后,迅速的向洗手间冲去…..

  五分钟后,张小胖穿着一件橘黄色的T-shirt配着一条绿油油的沙滩裤,脚上跟着一双白色的人字拖鞋,再配干净利索的小平头。如果再配上一个帽子,活脱脱的就是现代都市版猪八戒了。

  张小胖对着镜子看了看,很是满意自己的造型,咧嘴一笑,露出了因吸烟而略带微黄的牙齿。

  “你真帅!”

  “宝贝,你家张爷爷来也,嘎嘎….”

  张小胖甩门而去……

  …………

  路上,张小胖看了看戴在手上的山寨版伯爵手表。

  “嗯,5:20,嗯时间不早了,我得赶快点,要不然鬼市就结束了。”

  天已经蒙蒙光了,一些早餐店的灯光早早亮了。由于时间比较紧,张小利也就没有时间去欣赏神马晨曦之美了,就算有时间就他那操蛋的个性也不可能去干那么有情调的事。

  用张小胖的话来说,“那是那些吃饱了撑的家伙用来显摆的,‘情调’这啥玩意?值钱吗?能当饭吃吗?真是他妈的操蛋!有这功夫还不如美美睡上一觉。”

  大概十分钟的样子,张小利来到鬼市。

  鬼市由来已久。早在明国的时候,在京城琉璃厂附近,每逢一个“赶集”的日子,来自四乡的古玩商贩半夜时分开始就赶来抢位置设摊,而前来淘古玩者因天还没亮,先是打着灯笼,后电池发明普及便亮着手电筒,前来地摊市场觅宝。

  而现在的古玩“鬼市”仿古造假者大都贩卖新货。唯有真正的身经百战的古玩行家,才不会被五花八门的赝品吓跑。他们长年累月,乐此不疲,在古玩“鬼市”里觅宝,捡漏觅到官窑、名画,一夜之间暴发者有之;捡漏觅到系统的民窑古玩精品,创办民间收藏馆,终成一代民间著名收藏家者有之。去古玩“鬼市”的乐趣就是在明明暗暗的光线下,人声嘈杂的气氛中,真假混杂的古玩堆里,能觅到你心仪的藏品,能练就你独特的眼力,能锻炼你超凡的胆力。

  张小胖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才接触到鬼市,经常听着某某捡了一个大漏,一夜暴富,从此心头痒痒的,期盼着什么时候也轮到自己好运一把。磋磋砣砣三年过去了,漏是没有捡到,冤枉钱倒是花了不少。但张小胖没有气馁,毕竟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没有付出哪有收获,就当交学费了。

  由于没有正式的传承,只能从小商贩或淘宝者那里听到一些杂七杂八的信息和自己在网上东平西凑的资料。三年下来,成就可想而知。但张小胖没有气馁,最少自己的瞌睡没有以前厉害了。张小胖如是安慰自己。

  由于时间比较晚了,已经有一些小摊子准备打包走人了。张小胖有些着急,三步并两步走,来到离自己最近的小摊子面前。只见上摆放着一些小挂件如什么玉观音、弥勒佛、十二生肖等,当然也有一些大物件陶瓷啊、石像什么的,但是张小胖直接将它们剔除在外,不去考虑。

  因为那些个大物件少说的几千上万就是十几万的也不少见,但以他的经济条件那里买的起,所以也就不浪费表情了。

  随手拿起一个玉观音吊坠,张小胖漫不经心的问道:“李老头,这些个小挂件怎么卖?”

  李老头本来已经打算走人了,毕竟时间已经不早了。像他们这些人可是见不得光的,天亮了必须的走,被警察请去喝茶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

  “四十块钱一件,想要就拿走。”李老头没好气的道。

  张小胖,他是认识的。来这个鬼市淘宝也已经有三个年头了。却风雨无阻的,没见那次鬼市没有他胖胖的身影的。虽然从没看他捡过什么大漏,打眼的时候还不少见。

  可他乐此不疲,还好他的抵抗力不错,只是对那些小物件感兴趣,几年下来也没有亏什么。

  李老头之所以不待见这个张小胖,主要是人比较操蛋。如果这时候你收摊走人,李老头就知道这小胖子能缠你一天,你去哪,他跟到哪。

  张小利也不在意,在摊子上挑挑拣拣。一块小猪模样的玉吊坠,引起了他的注意。这块只有半个巴掌大略带暗黄,雕得憨态可掬,拿在手里明显的感觉有一股暖流涌向身体。就这么一小会,张小利自己完全没有了发困的意思,脑子十分清晰。好像这辈子都没有的轻松,浑身充满了力气。

  张小利知道自己捡漏,而且好像不是什么小漏。

  “难道自己如小说中的猪脚一般捡了个玉佩。从此以后,虎腰一震,王霸之气散发。小弟磕头来拜,美女主动献身!”

  想着想,张小胖露出淫荡的笑容嘿嘿!

  ‘你小子怎么了?大白天发出这么淫荡的笑容!”李老头一脸鄙视。

  李老头的话如一盆凉水从张小胖的头顶浇了下来,让他瞬间冷静了下来。毕竟现在吊坠还没有拿到手,要是被李老头看出破绽,不把它卖给自己,那可是找哭的地方都没有。

  张小胖装模作样的擦了下嘴角,若无其事的眯着小眼睛,露出招牌式的憨笑大声道:“什么叫淫荡!像你这般葛尔蒙都不分泌的老家伙怎么能理解我的境界!”

  这死胖子虽然长了一副老实面孔,说出的话可是难听至极。

  李老头被他给气了个半死,大手一挥想赶苍蝇一般,可见对张小胖那是无语至极了。

  “看好没有?看好了就付钱。滚蛋!”

  张小胖不动声色的将手中的吊坠放下。吊坠刚离手张小胖就感觉极度不适,就好像你刚想上个大美女可她却对你说我大姨妈了来。

  巨大的失落感,让张小胖差点失声喊了出来,但他这三年也不是白活的,这点城府还是有的。张小胖硬生生的忍了下来,对着摊子上调调捡捡,但对吊坠的渴望达到了最大。

  张小利装着像个没事人一样嘀嘀咕咕小声道:“哎,怎么都是些普通的货色呐!”斜眼向李老头看去,李老头忙着收拾东西没有在意。在他看来这些都是他用两块钱一块从一个乡下老太太手里收上了的,而且没意见他都过手了。都是些民国时期的东西,但质地还做工太差没什么收藏价值,能够卖个四十块钱也不错,蚊子再小也是肉嘛!张小利见李老头没有注意长出来一口气。

  张小利怕夜长梦多,赶紧将猪行吊坠拿在手上,想了想又拿了块观音吊坠对李老头道:“李老头,我记要这两件好了。”

  李老头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你确定!”

  赵小胖点点头。

  李老头虽然不知道张小胖要买这两件吊坠,也没甚特殊呀。

  哎,算了!谁知道呢,腌菜萝卜各有所爱。难得遇到这样的凯子,就宰了吧!

  张小胖见李老头同意,从口袋里掏出皱皱巴巴的纸币,大致看了下只用五十几块钱。张小利把钱揉成一团扔在案板上,大手一挥豪气的道:“不用找了!”

  张小利转身向李老头挥挥手,迈着大爷步而去,远远的传来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挥手不带走一遍云彩。

  ………

  李老头看得直皱眉头,望着张小利远去的身影,凭着他多年的职业生涯总觉有些不安,有心向上前要回玉坠。但看着人流渐多的街道,再想想张小利操蛋的性子,无奈的忍了下来。心里安慰自己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两块钱的东西能有多好。李老头摇了摇头收拾摊子上的东西,迅速的消失早街道的尽头…..

  李老头不知道就他这一犹豫,却错过人生中最大奇迹。同时也就是他这一犹豫让张小利开始了他的精彩的人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