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酷匠t。网%!首~发

  救了一个中年男人王国富带小煜走了,小煜被她爸爸带走,那种幽怨,不舍的表情,让我心里很难过,王国富最后一句话我这鼻子都会记在心里,当他们都走了,我一个人站在茫茫大街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我握紧拳头,努力的对自己发誓:以后一定要出息!以后一定要陈光福对自己的话语感到后悔。

  我从口袋里掏出香烟,一边走着,一边抽烟。我是寄宿在学校,周末有的时候我也不回去,因为我怕我爸妈担心,他们每个月在外面很苦,到了一定的时间,我的银行卡里面就有了一定的数额。

  路上走着,当时我抽着香烟,突然前面传来一阵喊杀声,接着,街上的人开始乱跑,我当时看前面,那么多人围在一起用钢棍,来回的抽打着对方,有的人手里还拿着开锋的砍刀。

  打架的地方在一个小排档,排挡基本上被砸没了,我当时听跑开的人说前面两个黑帮在交恶,当时我一听,心里一愣。

  第一次看到社会上的黑帮打架,他们根本就是拿着自己的性命在搏斗,每一个人就好像打了鸡血一样,砍刀一个人,朝着他的肚子上狠狠的给上几刀,肚子里面的肠子都出来,他们还会继续砍杀。

  我当时遇到这样的情况,也有点束手无策,当时一方明显占据弱势,很快人就被干倒,接着从人群里面冲出一个男人。大约四十岁左右,年纪有点大,拿着一把砍刀就冲出来,但是身上已经被砍了好几刀,血一直在流。

  他跑出来后,后面一大帮人跟着过来,我知道他肯定是在逃命,不然一定会这么多的人砍死,当时他跑出来,过了一个胡同,那帮人一直穷追不舍,我于是插路过去,将受伤的中年男人拉到了一个胡同的小房间里。

  当时那帮人以为他往前面跑,所以继续往前追。中年男人因此抱住了一命、我看着他,总是觉得这人特别熟悉,似乎是在哪里见过一样,但是想不起来。

  中年男人见我救了他一命,心里还是很感激,看着我,拍了我的肩膀,说道:“小兄弟,今天的事情真是谢谢你了!”

  说完,中年男人想走,我拉着他,我说你现在身上中了那么多刀,现在出去肯定是有危险的,刚好昨天晚上我还有一些消毒药水。我于是给中年男人简单的包扎了一下,男人的伤口止血了。

  包扎好之后,当时我看着他,还是觉得面熟,当时我就问他是谁?怎么会惹到了他们。

  中年男人愣了愣,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起身,道:“小兄弟,以后你会知道我是谁的!今天的事情谢谢你!有机会到龙虎堂去找我,一定好好招待!”

  说完,中年男人拿着一把砍刀,看着外面没人,收起刀,就快速的离开了。

  我当时愣在原地,很长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尽管这个中年男人走了,但是他刚才说的龙虎堂,不就是我们县城最大的一个黑帮吗?

  “擦,难道他是龙虎堂的?”

  我当时迟疑着。

  从哪里走出去后,我到那边看情况,当时混战之后,好像死伤了不少人,警察来了很多,最后定义为黑帮之间的恶斗,我听旁边的人说这次死伤的人大部分都是龙虎堂的,好像是被一个银蛇会的人给袭击了。

  我当时听旁边人这么说,想着刚才那个男人,他应该就是龙虎堂的。我的心里想着。

  不过我还是一个学生,我当时看到社会上这样打打杀杀确实有点发憷,毕竟可是真死人啊!我在学校里面混,动刀子,但是一般都是往不是要害的地方刺,他们全部都是朝着心脏的位置刺啊!

  当天,我回到三环高中,刚子紧急的给我打电话,说大比哥知道我在学校和陈思思有关系,在星期五的晚上抓了陈思思,陈思思的父母当时看她没有回家,就通知了学校,学校现在也在调查,我从小道消息知道是大比哥,抓了陈思思。

  我一听李刚的话,心里一愣,麻的,这个大比哥居然敢动女孩子,我去,我问刚子在哪里,刚子说在宿舍那边,我说我立刻赶过去,刚子说好、我一路几乎是百米冲刺的速度来到宿舍,当时刚子一帮人都在我的宿舍,我进来问刚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刚子说我电话一直没有打通,星期五晚上我们在酒吧耍的时候,陈思思就被大比哥他们抓了。

  我从口袋里面拿出手机才知道电量不足已经关机了,当时我的心里开始有点紧张,这都一天一晚了,要是大比哥抓了陈思思,肯定要给我打电话,而我的电话是关机的,他究竟会不会对思思做些什么。想着这些混子什么都做的出来,当时我就有点担心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