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没有多久,王小煜估计看到了视频,到我们班来找我,问我们班的人后,知道我出去了,此时也很着急,汪盼也告诉她说我请假刚出去。

  小煜很着急,她上午逃课了,出去找我。

  我一个上午,都躲在我们县城的西河那边,看着茫茫的河水,我哭了。

  “我要报复!我一定要报复!”我心想着。“我陈友谅不能再做龟孙子,我要像我哥一样,要狠,要比任何人都狠!”

  我从西河离开后,去了一家刀具店,那人看我像学生,问我干什么?我说这边可有刀?他说有,问我要什么刀?我说要砍刀,此时老板仔细看了我,说有,但是不卖给我,我说为什么,他说因为你年纪不大,这刀不能卖给你。

  我听完他的话,在店里仔细看了一遍,发现在柜台里面有一把小弹簧刀。我指着它朝店里老板,说道:“我要这把弹簧刀,可以吧?”

  刀具老板看了我一眼,道:“小伙子,你买刀不会是打架用吧?"我说我是用来削苹果的,这时,刀具店老板才愿意将刀卖给我。

  我拿了刀之后,走在路上,我看着开封的弹簧刀,那么锋利。将刀子揣入自己的袋子里面,然后就去了学校。

  回到学校,班上同学看我回来都愣住了,我还是以前一样的脸色,没有看他们,回到座位上做好,汪盼摇了摇我的胳膊,说早上的时候,隔壁班的女混子王小煜来找过我。我噢了一声,就趴在桌子上。

  中午午休的时候,王小煜回来了,看我在教室里面,就让我出去,我出去见了她,她问我那天情况是什么回事,怎么让太子强打了?我说没事,这事情我会处理好。

  王小煜听完我的话语后,本来想她找人搞太子强,但是被我拒绝了,我告诉王小煜,说我自己可以处理好。王小煜跟我说不行,这事情你不要插手不然他们会要了你的命。我笑了笑,告诉王小煜命?不就是一条命吗?以后都不会有人再动我一根寒毛!

  王小煜听完我的话后,道:“上午我已经找人将我们学校论坛上打你的视频删除了,这事情你也不要闹大,这个太子强在学校有关系,舅舅是学校的教导主任。”

  呵呵,我冷笑一声。不过我很感谢王小煜为我做的一切,我让王小煜先回学校上课,这个事情我自己处理,小煜就回去了。

  到了下午,我背着书包从学校门口路过,刚好看到太子强带着几个小弟在学校门口的小卖部抽烟,旁边还站着几个长得还不错的姑娘。我朝太子强喊道:“刘强,有本事就跟我到胡同里面来!”

  太子强看到我,并且听了我的话语,心里一触,站在旁边的女的也看着太子强。

  “MD,狗娘养的是想找死吧。昨天嫌我没打够,今天还想找打,不是?”

  太子强带着人就朝胡同里面走去,我是先进胡同的,太子强进来,后面还跟着几个女人。女的手里都夹着香烟,这几个女人也是学校里面的混子。

  一帮人进来后,我站在胡同中间,我朝太子强伸出手指,道:“有本事今天你站在我面前,和我单挑!”

  太子强知道平时我在学校经常被人欺负,黄毛、李翔等人也经常打我,以为我好欺负,并且我也不是很壮,而太子强长得很壮,身材占优势。

  “你小子真是想找死!”太子强估计是看到旁边有女人,所以想显得牛掰一点,于是让身后的人都让开,站在我面前,并且让旁边的人拿着手机摄像,说要让全校的人都知道自己是怎么干倒我的。

  我当时面无表情。

  太子强看我没有说话,挥舞着拳头就过来,我没有出手,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掏出那把弹簧刀,然后抽出来,闪亮锋利的弹簧刀朝太子强的肚子上刺去。

  太子强嗷的一声,伸手朝自己的肚子上捂着,血不停的从他的肚子里面流出来,地上,水沟里,流了很多血,我抽出弹簧刀,朝着他的大腿上也刺了几刀,我看到他的身上全部都是血,白色的衣服上血液已经布满,这时,在那边看的混子都傻了。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我敢用刀子,还刺了太子强。

  太子强倒了,倒在血泊里,我拿着刀子从太子强的身上跨过去,我朝那些混子瞥了一眼,没有说话,就走了。

  太子强被送到了医院,可能是我的弹簧刀比较短,差一点就要了太子强的命,大腿上也插了几刀,刺破了血管,血流了很多,伤口缝了很多针,太子强命大,没有死。

  我拿刀刺了太子强的消息被学校知道,太子强送到医院,加上太子强和学校教导主任的关系,我被要求停课在家。我爸妈得知我在外面拿着刀伤了人之后,打了我一顿,我当时忍着眼泪,我知道我不能哭,在家里面的卧室我睡了很长时间。

  这段时间,小煜还来找过我,问我最近好吗?我说挺好的,小煜说现在学校里面的学生都在讨论你,说平常太子强太嚣张了,被你刺了是一大快事。我只是发了一些娃娃脸,没有说其他的,我知道我在成贤高中的路已经不多了。

  王小煜问我下一步该怎办?我说能怎办?看学校是怎么处理的吧。小煜当时说不想离开我,我笑了笑告诉她我爱他,即使我不在成贤高中我也会经常回来看她,她听了我的回话,说要一辈子跟我在一起,我说一辈子还很长,慢慢来吧,真的能过一辈子才能说是真的一辈子。

  这段时间,我和王小煜见了几次面,一次是在我家门口,一次是在我们县城的公园里面,当时我们在公园第一次双方接吻,她的舌头很滑腻,我亲完之后,有点小爽,那天她穿着一个迷你的齐P小短裙,让我有了很大的反应。

  在家等了一段时间,学校对我的通知下来了,开除了我。

  家里面后来托关系,花了不少钱找学校领导给我求情,可是都不行,因为太子强和教导主任的关系,所以我们家花再多的钱最后都无济于事。

  爸妈为了我和我哥真的是操碎了心,我有的时候躺在床上,想着我哥砍人后送进了管教所,现在我又用刀刺了别人,他们为了我们哥两花了多少的心思,我有的时候觉得我和我哥真的有点不孝。

  成贤高中算是进不去了,爸妈又开始花钱给我重新找学校借读,在他们的脑子里面,只有读书才是唯一的出路。于是他们找了很多人,花了很多钱,最后将我暂时安置在县城的一个三环高中,是一个民办高中,也是一个差生集中营,有不少混子。

  在县城里,除了成贤高中就是三环了,两个学校基本上垄断了全县的混子。

  而且两个学校经常发生冲突,有不少集体斗殴事件。

  被确定借读在三环高中后,我给王小煜发了一个短信,说我被学校开除,爸妈将我借读在三环高中的时候,小煜发了一个哭泣的娃娃脸,说不想我离开她,想在我身边。

  我说我会经常去成贤高中看她,她说不行,现在要见我,小煜那倔脾气我明白,于是大晚上十一点,我就下楼,打了出租车,去她家外面等她、我之前和王小煜去过她家,其实她家环境挺好的,她爸爸是开企业的,妈妈是法院的,家里面有钱有势,是一个典型的富家女,在县城里面住的都是别墅。

  m酷匠Q3网q,永#久免xv费◇看Pf小说$B

  在她家门口等着,手插着口袋,外面有点小冷,晚上降温的很厉害,我搓搓手,在外面等啊等啊,过了一会儿,我听到哒哒哒的声音,接着门被打开,一个扎着小马尾的女孩子从别墅里面出来,穿着一身连体的薄纱睡衣。

  长长的头发在黑夜里面摇摆着,我明天就要去三环高中报道,这么晚我现在还在和小煜约会。

  她看我站在那边,就朝我走过来。嘟着嘴问我可冷,我笑了笑,摇摇头,说不冷。

  她于是又跑回家,从自己家里面拿了一个他爸爸的外套给我披上,时间已经是凌晨。明天是周一,我让小煜回去休息,我一会儿就回家。她不肯,说晚上要陪我,我说这么晚还怎么陪我?难道你不怕你爸妈知道?

  她说没事,自己爸妈不在家。

  我愣了愣,问他爸妈去哪里了。

  她说他们常年都不在家,只是放假的时候才回来,不然都住在公司。

  我哦的一声,她想让我去她家里,我说不合适,她说家里没人没事情,我摇摇头不想进去,可是小煜实在是太倔了,生拉硬拽将我拉进了她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