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拉我进来是想干啥?”我的心里开始嘀咕着。

  我被他拉进了小树林,此时她拉着我的手,在一个石凳子上,坐下,然后一只手,直接摸了我。

  “你想干啥啊?”我朝王小煜瞥了一眼,问道。

  “你不是不相信我的话吗?现在我就证明给你看。”王小煜说道。

  我一听他的话语,吓得傻眼,道:“证明啥啊?”

  “证明我喜欢你。”

  当我听完这句话的时候,我吓得半死,该不会是想跟我干那事吧?我看着地上的杜蕾斯发愣。

  我想玩,王小煜对着我,深情的眼神,直勾着我的魂。

  “你知道吗?其实报道那天我就注意到你了,你长得也挺帅的,为啥老是被人欺负不还手呢?”王小煜朝我问道。

  “我。我。我”我一时回答不上来。

  其实我长得还真的蛮帅气的,初中的时候就有人说我长得像冠希哥,只是因为太懦弱了,很多女孩子都认为我很娘,所以不喜欢我。

  “别紧张,只要你跟我好了之后,学校里面要是谁敢欺负你,你就找我。”王小煜走到我身边,伸出手,抱着我。

  这是我第一次被女人抱着,除了我的妈妈。

  我瞥了一眼四周,都是茂密的树木,在树枝上还挂着不少内衣,看着让人有点发痒。我坐的石凳子旁边很多杜蕾斯的小袋子。

  当时我很幼稚,这些东西我都不是很了解,只是听同学们经常提起,所以我看过后,有点脸红。

  我来成贤高中有一段时间,树林里发生的事情经常被同学们提起,所以我也略知一二,现在我面前,坐着学校的女混子,一时间让我有点难以喘息。

  “你带我来这里,想干什么啊?”我朝王小煜瞥了一眼,问道。

  “干啥?来小树林里面,能干啥?没有看到地上都是一些什么东西啊?”王小煜倒是非常直接。

  啊?

  我挠挠头,然后呆呆的坐在石凳子上。

  这个时候,王小煜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掏出一样东西。放在我的手上,我突然感觉我的手上有点油腻腻的。

  “什么啊?”我吓得半死,以为王小煜想害我呢。

  当我摊开手,突然发现我的手上,放着一个简易的安全tao。

  我吓傻了,斜着眼神不敢看王小煜,她想干什么啊?难道想和我在树林里面玩啊?

  王小煜将身子朝我挪了过来,低胸的衣,让人想入非非极为诱惑。

  “怎么,陈二狗,你不敢吗?”

  湿润,带点油腻性,我急忙将手里面的杜蕾斯扔到地上,朝王小煜瞥了一眼,道:“你干啥啊?我还是处的呢。”

  王小煜斜了我一眼,突然,空灵的眼神看着我,回应道:“我擦,你是处的,我难道不是啊?”

  听了她的话语,我愣住。

  王小煜是隔壁班的女混子,以前在学校里面经常和几个高年级的混子在一起传绯闻,很多人都传言,她被人破处,经常和别的男人开房间。

  “难道是假的?”我的心里想着。

  王小煜一手拉住我,道:“你不相信我?”

  “额~~我听人说你经常和高年级混子去开房间,还打炮。”

  我吞吞吐吐的说道。

  这时候,王小煜愣住道:“你觉得那些人我能看上吗?我喜欢你,知道不?”

  我吓得面色惨白,“你不要这样,你到底想干什么啊?”我突然想走。

  当我起身准备走的时候,她一手拉住我,道:“我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我今天拉着你来到小树林里面是为了什么吗?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就说行还是不行?”

  “那好,你说吧。”我说道。

  “跟我处对象,你到底干不干?”她问道。

  “这个,这个,”我有点犹豫。

  “行,还是不行?”她态度倒是很强硬,可能是喜欢打架,在学校里面比较霸道所养成的吧。

  可能我以前比较老实,不敢惹事,我哥不在我又经常被人欺负,所以我不喜欢混子,当然包括王小煜,现在面对她的主动追求,我有点不知所措。

  “让我好好想想吧。”我说道。

  说完,王小煜伸出手,指着我,道:“那好,我给你三天时间,要是不愿意跟我处对象,你给我等着!!”

  王小煜话刚说完,就转身走了。

  我一个人坐在树林的石凳子上,心里想着,回去不会有人要打我吧?

  回到教室,黄毛就过来找我茬,拿着一个黑板擦,走过来。

  我知道黄毛喜欢王小煜,正是因为喜欢,所以才跟着她后面当老二。

  什么事情都听他的。

  今天被王小煜一脚踢中命根子,心里还不爽。

  不爽怎么办?当然出气筒在我的身上。

  “她找你干什么?”黄毛走到我身边,伸出手指,指着我,吼道。

  B更“V新Y最)快上酷匠@R网Wg

  “没干啥啊?”我小声的说道。

  “没干啥?你tmd没有看到王小煜踢我的吗?不是因为你,他会踢我?”黄毛朝我吼道。

  “她踢你管我啥事啊?有不是我踢你的。”我说了一句,刚说完,他手里面的黑板擦子,直接砸在我的头上,我头上弄得一头的白灰,而且黑板擦的边沿戳在我的头上,起了一个大包。

  我捂着头,好疼。

  “我去,还跟老子回嘴,老子想打你就打你,知道不?”砸完黑板擦之后,朝我吼道。

  我被砸完后,黄毛上来还踢我了我几脚,我的书桌,还有里面的书都被打翻在地,这个时候,我的同桌,是一个短头发的女孩子,有点胖,叫汪盼。她有点看不过去,就站起来,为我说话,道:“张建,你怎么老是欺负陈友谅?是不是有点欺人太甚?”

  张建一听,伸出手,指着汪盼,说道:“你个丑比没你什么事,给我滚远点,不然下课给我等着。”

  黄毛这个人就是恶心,以前就喜欢打女人。

  “变态。”

  汪盼低声说了一句。还是坐了下来,因为黄毛这人真的什么都干的出来,要是汪盼硬来的话,下课可真有可能被打。

  我见汪盼坐下来,我头上的大包很疼,而且头发上还有很多白灰,我伸出手,扫了扫头上的灰尘、突然他伸出拳头,给我了一拳。砸在我的脸上。

  我被直接打倒在地,鼻血都流了出来,我的书桌连同我自己全部倒在地上。

  轰!!

  全班的注意力都在我这边,班上学生没有一个愿意帮忙的,很多同学都在旁边笑。

  而黄毛看我摔倒,还喊了几个同伙过来打我。

  打完之后,爽了才走。

  我捂着自己的头,然后艰难的从地上起身,将书本塞进桌子里面,然后看着身上的伤口,坐在椅子上,班上同学就好像看戏一般,我起身后,也就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

  班主任来之前,黄毛伸手指着我,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下午放学的时候,我背着书包,回家。

  刚好在学校门口的时候,遇到我哥以前的死对头李翔。

  他和我哥哥是一届的,初中的时候跟我也在一个中学,从初中,他就和我哥对着干,当时我哥混比他吊,打架也比他牛,后来,我哥来到成贤高中,还是混的很吊,当了老大,而李翔混的比我哥差点,势力经常被我哥压制。

  现在我哥砍人被抓进了少管所,好几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