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让你住手!”在苏起第一次向左宗棠呼喊的时候,左宗棠并没有理会这个已经完败给自己等死的人,左宗棠直接一刀向严睿斩去,严睿一咬牙,虽然内心充满恐惧但是还是想要拼搏一下,并没有放弃抵抗。一刀挥下,严睿虽然早有准备,左宗棠的挥刀路线也很明了,可凡人的速度还是要比修士慢上太多,严睿直接一刀从胸部划开,差点从颈部划过,可哪怕这样也不是严睿所能承受的,瞬间鲜血直流,严睿倒在地上,因为疼痛动不了身。苏起看到这一幕拼命想要挣脱影子的束缚,向左宗棠大声喊道,苏起知道严睿绝不会躲过下一刀了。

    “啊!”苏起望着左宗棠的背影以及严睿的无助,拼命想要挣脱影子,却根本无法松动影子的束缚丝毫,苏起疯癫的嘶吼起来,胸口的黑线越来越明显,苏起更是如一个疯狂的野兽一般。

    ”这人真是疯了,为了修为连命也不要了吗?不过看他如此年轻就有这样不凡的修为以及面对困难的毅力,日后必成大器。能为我们所用才是最好的选择。”苏起的异样也激起了左宗棠的注意,左宗棠望着苏起的异动,也有些心惊,苏起这般不要命地突破自己恐怕会引得自己身亡,但这也是毒修的修行方法,在剧毒之地或剧毒之物上修行,以毒攻身,终成圆满,但左宗棠并不认为苏起会成功,,因为这大牢虽然阴森,却并没有什么剧毒之物,要知道能让毒修修为在练气后期或以上修为的毒物可都是无价之宝。

    “哼,其实我也可以放你们一马,如今天下大乱皆是因当今圣上昏庸,屠戮良臣百姓,让百姓民不聊生,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你我身为当今栋梁,应该舍弃旧朝,这也是救人民于水火啊。”左宗棠放下了快要挥下的刀,左宗棠看苏起这般激进,恐怕会丢了性命,生出爱才之心,向苏起说道。左宗棠并没有考虑苏起会成功的事,因为这大牢左宗棠十分熟悉,不可能有什么剧毒之物,要是有的话,恐怕练气初期都无法在这大牢待上多久。

    “你让我加入你们?”苏起听到左宗棠的话没有冷静下来,反倒是更加疯癫,以夸张的表情看着左宗棠,不可思议地问道。

    “是的,我想以兄台的实力必然在各方面待遇不会低于我,甚至有机会的话还会获得巅峰的功法,像我这多重影子的功法就是在这势力中得到,名叫三重身。”左宗棠虽然奇怪苏起的奇怪反应,但在心里只是将这归结于面子问题,毕竟对方这么年轻可能对于面子和所谓的道义看得很重,于是以重利诱惑到。

    “我可是刚刚才把这个废物给杀了。”苏起此刻也从影子的束缚中解放了出来,感受到了对方的诚意,苏起突然笑了起来,不过这笑脸仿佛跟哭脸一样,指着一旁红屠被毒气腐烂的尸体,看着左宗棠说道。

    “这人确实是个废物,只知道冲动又张狂,我早就料到他会有这一天,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这么突然,但遇上了道友你也是不幸中的万幸吧。你放心,只要你同意加入我们,我回去禀报,大人一定会很赏识你的,不会再提这个废物的事。”左宗棠听到苏起的疑问,认为对方有可能会同意,至少是思考过加入的事情,说道。

    “不过如果道友你不识抬举,想要顽固抗争的话,我想你也明白,你不是我的对手了,而且就算你从这里逃出,你也会被比我更强的人追杀,你的亲人和朋友也会受到牵连。”左宗棠也不忘威胁苏起,让他明白自己的选择不多。

    “哈哈哈..哈哈..亲朋好友吗?”苏起突然笑出了声,只是让旁人看去没有感受到开心而是一种苍凉。

    “师傅...你听到了吗...他们居然想让我加入他们...他们竟然不知道他们是我一生的敌人!”左宗棠看着苏起突然大叫了起来,虽然不知道在和谁对话,但左宗棠意识到苏起是不可能加入他们了,并且左宗棠感受到了巨大的杀意。

    “既然这样,那你只能死了!”左宗棠有些好奇苏起所指的师傅是谁,能教出如此弟子,定然不是一般人,这样的话应该是个有名的人物,在贾元所操纵的许多围杀中,左宗棠应该有所耳闻。只是现在却没那个时间闲聊,左宗棠感受到了苏起的威胁,立马命令影子上前束缚苏起,可影子刚刚行动,苏起也动了。

    “滚开!”苏起知道左宗棠的意图,不等刚刚束缚自己还在身旁的四五个影子行动,自己就先行一步,直接以最快的速度朝左宗棠跃去。可还没到左宗棠身前,突然又有三个影子挡在了苏起面前。苏起再次面对这些影子,感到心烦意乱,这些拥有练气后期实力的影子虽然比练气后期的修士要好对付的多,但是数量太多,根本无法解决。苏起知道这次重获自由的机会如果不把握住再被擒住就是真的不会再有机会了,苏起打算拼一把,全身运气,使心口的黑线快速向全身漫去,瞬间实力增长了不少,苏起大喝一声一拳挥向向自己冲来的影子。

    苏起此时全身散发着阵阵黑色毒气,这黑色毒气已然不受苏起控制,随意在苏起四周四散着,苏起此时却管不了那么多,不顾身体安危扩散着心口的黑线,瞬间获得巨大的力量,让苏起一拳直接打散了一个影子,影子消散前发出“呲呲。”凄厉的叫声。

  酷9匠N|网:B唯}d一A\正%E版:c,Xd其2他都*、是}盗“版

    苏起一股作气,直接攻向剩下挡在自己面前,此刻有些退意的两个影子,苏起一抓一拳,两个影子也发出奇怪的叫声,消散掉。

    苏起清除了挡在面前的影子,没有继续向前,而是停在原地,看向不远处的左宗棠。只见左宗棠此时捂着胸口,嘴角有血迹流出。

    “功法的副作用吗?”苏起看到了左宗棠莫名的伤势,在心中猜测到。苏起知道了三重身功法的弱点,并没有急于向前而是停住,捂着胸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