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起被微胖男子的声音以及强烈的杀机惊醒,下意识地躲避掉了微胖男子的攻击,只是苏起神情低落依旧失神着皱着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微胖男子见状也是一皱眉,他认为苏起这副样子让自己受到了侮辱,对方在如此状态下似乎漫不经心地就躲开了自己的一击,让自己受到了羞辱。

    微胖男子大怒,一刀又一刀挥向苏起。可是每一刀都被苏起躲掉,苏起也不还击,还是那副样子,低着脑袋皱着眉不知在想些什么。

    “喝!”微胖男子面对一个不还击的对手简直就像面对一个活靶子,也不再管复杂的招式,只顾很准快。一刀比一刀快,一刀比一刀狠。最后微胖男子抓准一个机会,狠狠地砍上苏起的胸膛。

    苏起吃痛,神色痛苦,捂着有着巨大伤痕流着血的伤口,被这一刀的劲气击退,一个支撑不稳倒在地上。可哪怕如此,苏起依旧没有看向微胖男子,还是如一个木头人一般。

    ‘这人怎么回事?见几个人死就傻了?’微胖男子没有着急上去继续攻击苏起,对方这个样子让微胖男子生不起一丝战斗的兴趣,而且他是最不屑乘人之危以及对弱者出手的,只是有时候因为一些命令不得不这样做,但在这种比较封闭空间的战斗,微胖男子强者的内心是绝对不容许自己这样做的。

    苏起跟一个疯子一样,在地上爬着,此时似乎也感受不到胸口伤势的痛苦,任由它滴着血,甚至苏起手上都已沾满滴在地上自己的鲜血。

  酷√匠H网ej唯2一K正:l版,\k其J7他都{D是{z盗t(版。

    “为什么...为什么总是有让我珍惜的人死去...为什么他们要杀死我珍惜的人!”苏起心中有着剧烈的思想斗争,只是远不是这么简单,严生恩和漱静蓉安详的死以及漱静蓉的微笑让苏起十分不解以及气愤。“为什么有人要杀你们你们却没有怨恨!为什么!为什么还能笑得出来!你们不应该充满仇恨吗!也好让我多一些仇恨啊。”苏起激烈地低语起来,声音不大却有些撕心裂肺,说到最后苏起有了些哭腔,声音也渐渐末了,拍打着坚实又百疮的地面。

    “师傅也是这样...为什么就这样走了。我也和苏青阳一样啊...只是我比他幸运的多...所以面对他我不能将心底的疑惑都说出来。我也很迷惑,师傅!你为什么走的那么安详!就像到了大限一样!可是不是这样的啊!贾元!他毁了你的一切!你应该告诉我努力修行!迟早有一天去下他的人头!踏平大唐的疆土!”苏起突然激烈的大吼起来,神情有些恐怖,严睿也被苏起的动静吸引过去,神色复杂地看着苏起。

    “你告诉我你要去赴死!却又不让我前去,甚至告诉我你希望我不要为你报仇!我知道..我还太过弱小,你是希望我不要因为这件事情浪费了生命...那你又为什么这样随意的死去...就因为有个让你满意的死地?让你满意赴死的理由?还有让你满意的赐死者?”苏起已然疯癫,在场的微胖男子以及严睿各以不同的神色注视着苏起,微胖男子不屑,严睿心情复杂,但都没有人知道苏起是对着谁在说这些。

    “我的人生我要做主!我也只是想要保护我珍惜的人...我也只是想要为你们复仇,一命偿一命!哪怕死的随意,哪怕尸骨未还,我也再所不惜!我要杀掉所有欠着血债的人!我要恨!不是放下!”苏起在地上低吼着,没有人知道他在疯癫地说些什么,只是微胖男子感受到苏起的话应该结束的,微胖男子感受到苏起散发出的危险,在心里堤防着。

    “左宗棠,你这么久还没解决这两个废物?”就在左宗棠也就是微胖男子正在防备苏起的时候,身后传来了红屠的声音。

    “小心点,这个人很奇怪,修为也很奇怪,修为没那么高却有着强大的实力,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左宗棠看了一眼捂着在腹部受伤的一个大洞走过来的红屠,对红屠依旧这么说着大话轻视敌人皱了皱眉,向红屠提醒道。

    “哼,那这个小子总没事了吧?反正这两个人也死了,明天的刑台是上不了了,干脆一起杀了得了。”红屠看了一眼苏起,眼皮抖了抖,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两步。由于中箭再加上杀死漱静蓉所使用的灵气,红屠现在十分虚弱,但严睿还是入不了他的法眼的,毫不留情地威胁道。

    “咳。”严睿看到红屠一只手捂着肚子另一只手汇聚着灵气,要用和杀死自己母亲一样的招式杀死自己,表情有些难看,凡人面对修士,哪怕再过虚弱,也是基本上毫无胜算的。严睿突然转身,想要逃跑。

    “死吧!”红屠表情十分夸张,仿佛十分享受杀人的快感,看着严睿无力地逃跑兴奋地叫了起来,突然发动了攻击。

    一道光波顺着红屠的手飞向严睿,严睿也早有准备,向左侧一跃可是速度还是不够快,光波穿过严睿的大腿,瞬间让严睿失去了逃走的能力,痛得在地上打滚。

    “可恶啊!”严睿眼睛通红,看着红屠一步步走来,自己却毫无办法,只能凶狠地盯着对方。

    “居然还躲过这一致命一击,反应还不错,不过谁让你是个凡人呢,乖乖受死吧!”红屠转眼间走到了严睿身旁,瞪大眼睛瞧着严睿大笑着说道,伸着右手,打算用手刀直接将严睿了结。

    ‘就这样了吗?爹...娘...孩儿不孝,没能将你们就出去,不过孩儿也来陪你们了...’严睿看着红屠的手起刀快落,也放弃了抵抗,父母死去,严睿也没有太多的挂念以及不甘。‘清枫,对不起...还有苏起...不对!还有苏起!’严睿本在心中做着对这世界最后的道别,可突然想到刚刚疯癫现在却没有动静的苏起,猛然转头看过去。

    “你就这么想死吗?”严睿被眼前的一幕有些吓呆了,苏起抬起了脑袋,慢慢支起身子,苏起全身泛着黑气,苏起眼睛发红,脸上有着几只黑色的蜈蚣疤痕盘旋在脸上,苏起冷漠的双眼看向严睿这边对红屠说道,严睿只感受到了巨大的危险的气息,哪怕苏起仿佛是想要就自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