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苏拔箭到射出哪怕是经过了如此多的心理活动,也仅仅是短短一个呼吸的事。一个呼吸对于练气后期的强者来说,可以做到很多事情,就算是对普通人来说也可以在一瞬间爆发出比较强的力量。但练气后期的人也还是人,红屠无法从这时间内将自己定义为蝼蚁的弱小存在看为能够一箭直取自己性命的恐怖存在。

    红屠依旧轻蔑地看着苏起,想知道对方能耍什么花样,直到自己的同伴向自己喊道的时候,红屠自己也意识到了什么不对,可是在如此距离被一个弓手所瞄住,红屠不可能躲避,而红屠也失去了近身苏起的机会,结果只有一个,“啊!”红屠拼尽全力脸色通红,神色恐怖,展开防护,祈求在这夺命一箭下活下来。

    “爹!”苏起射出箭后,心情依旧无法平复,也没有时间给苏起平复心中莫名的悲痛,苏起只听到严睿大吼一声冲向了一处地方,可这时苏起并没有看过去,而是突然转身,抽刀。

    “去死!”苏起一转身就看到了已经冲到自己面前的微胖男子,苏起直接抽出清枫的和尚师傅给自己的弯刀,向微胖男子斩去,逼退了微胖男子急切的徒手攻击。

    微胖男子就算是练气后期,也还是凡人的身躯,不可能直接抗衡同样拥有强大修为修士用刀挥出的攻击,微胖男子只好向后退后一步躲过苏起的斩击。

    不过微胖男子也只是小退一步,很快微胖男子也一抽腰间的刀向苏起挥来,气势如虹。苏起也不是简单的角色,对刀的使用也是出神入化,甚至比很多人还要强上不少,自然不会弱于眼前的微胖男子,两人直接在这短暂的距离中就刀拼搏了起来,刀刀颤人。

    “爹...”在苏起与微胖男子以命相搏的时候,严睿颤抖着走到了被微胖男子击飞到一旁胸部已经严重变形自己的父亲。严睿泪水流淌在脸庞,眼神朦胧,可却不敢眨眼,生怕一眨眼与自己的父亲便是两世相隔。

    “严睿,不要哭。”严睿的父亲忍着巨大的疼痛,但依旧坚强地依靠着严睿将身子撑起来些。严睿的父亲因为疼痛,嘴角抽搐着,每抽搐一下都有鲜血泛出,可他眼神坚定,没有涣散,坚定地看着严睿说道,说完剧烈地咳嗽起来,鲜血如洪水般涌出,止不住。

    严睿见此更是心如刀绞,泪水止不住的流,跪在父亲身旁,想要帮助父亲支出身子,可这时严睿的父亲以一种凶狠的眼神看了眼严睿,摆了摆手。“严睿,活下去...”严睿的父亲想要说些什么,可却顿了顿,欲言又止,突然又剧烈地咳出鲜血。严睿的父亲握住严睿的手拼尽最后的力气说出几个字。

    “走!”严睿父亲的声音仿佛老了几十岁,沙哑但却依旧有力,喊出了最后的坚定的声音。严睿在自己垂死的父亲身边泪如雨下,抓着地面,想要违背自己父亲最后不多的命令,死也不肯就这样离去。

    严睿抽泣地不成样子连话也说不出,想要忍住却也忍不住,在自己父亲旁边真的如同一个还没从长大的小孩子一般,可惜却是在如此凄凉的场景。突然,一双温柔的手从严睿背后伸来环抱住哭泣的严睿。“睿儿,你要坚强。”

    “母亲...”严睿感受到这熟悉又温暖的手,心中的裂痕仿佛有所缓和,严睿停止了哭泣,以朦胧眼睛看向自己的母亲,可当严睿看到母亲温暖却又带着哀伤的眼睛的时候,又有些人不住想要哭泣,但这次却成功忍住了。

    严睿咬着牙,想要坚强一些,看向了自己的父亲。“嗯。”严睿的父亲见到儿子看向自己,没有再有丝毫严厉,只是慈祥的微笑点点头。

    严睿依旧下意识的抽泣,只是这次没有太过痛苦的神情,但严睿的内心却是承受着更大的痛苦,只是眼泪依旧在流淌,严睿起身拉着自己的母亲,向出口走去。

  /y看l正版章#t节》N上。:酷V匠网%

    “求求你,帮帮我的孩子...”严睿穿过了正在打斗的苏起,身后传来自己父亲的声音,严睿知道父亲是说给苏起的。严睿此刻仿佛坚强了不少,好像能扛起更多的责任,只是脸上似乎流淌着血的痕迹。

    “这是我们在牢里写的一封信,本想死路一条,最后给你说点话,现在先交给你吧。”严睿的母亲从怀里去处一张宣纸,上面有血色的字迹,严睿知道这是用血写的血书。“我们严家是有尊严的,如今天下大乱,奸臣当道,可既然我们是大汉的人,生在大汉,死在大汉,绝不能做对不起大汉的事,我们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对不起,没有早些告诉你,我们也没想到贾元行动的这么快...”严睿的母亲此刻也忍受不住悲伤,低头边走边哭泣,柔弱的仿佛能被风吹倒,但语气还是很坚定。

    “是以前的我太不懂事了,我会为父亲报仇的!”严睿咬牙切齿的说道。

    “报仇?哈哈哈,恐怕你们没那个机会了!”严睿和自己的母亲已经走了一段距离,快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但这时突然想起了一道恐怖的声音,笑声十分恐怖。

    “你还没死?”严睿顺着声音看去之间一个人影被一只箭钉在墙上,箭周围有一个大洞贯穿了这人的身体,这人便是红屠。

    “恐怕你们要先死了!”红屠神色恐怖厉声叫起来,虽然离不开被钉住的地方,但伸手汇聚灵气想要远距离轰击严睿和他母亲,随着灵气的汇聚,红屠神色也衰弱起来,更是吐出鲜血,此人赫然是依靠灵气的支撑活了下来,他此时使用灵气便会威胁到自己的生命,但红屠却什么都不顾了,只想杀死眼前的人。

    严睿也发现了这些细节,但却没有一丝用处,自己没有修为什么也做不了,在修士面前,只能逃跑,严睿第一时间便护着自己的母亲向后也就是苏起打斗的地方跑去,苏起此刻也注意到这边的异常,很是担心严睿和他母亲的安危,一时分神,被微胖男子找到个机会,在苏起胸口划了一大道口子,剧烈的疼痛让苏起倒吸一口冷气。

    “为什么总是这样...”严睿如一只待宰的羔羊,面对屠夫没有一丝办法,只能低头奔跑,唯一能做的只有尽量护住母亲,护住这自己最后不想失去的人,发出无助的叹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