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苏起坐在寺庙一个大的房间的正中间,严睿坐在他的身后。四周还有许多人,大多是男人而且都蒙着面,让人看不清端详。

    “咔”的一声门被推开,中年和尚从门外走进,手里拿着弓与一个装满箭的箭囊,还有一把刀。“苏道友,这是你要的弓和箭,另外怕你需要,我多准备了一把刀,毕竟要是只靠弓和箭的话恐怕会很被动。”

    苏起接过中年和尚给自己的武器,仔细观摩了起来。按照玄冥决的记载,对弓与箭的品质有详细的划分,也分别是赤橙黄绿青蓝紫,分别对应能够发挥的实力,赤级的弓不可能射出橙玄威力的箭,如果用赤级的箭发挥出橙玄的威力也会减弱,不过主要还是弓的差别,箭对整体实力没有太大的影响。按照这样的分法的话,中年和尚给苏起的弓居然达到了橙级,这已经是苏起见过除了玄冥弓以外最好的弓了,不过这弓也只是勉强达到橙级,但这也足够让苏起的实力大幅度提升了。

    ‘之前在救褚楠的时候,隐约感觉触摸到了一丝橙玄门槛,不知道在这弓的帮助下,可不可以突破。’苏起看到如此好的弓十分高兴,接下来观察起箭囊中的箭。箭没有这弓般强大,只有赤级,不过在赤级中也算得上中上品,这也是苏起从没用过的好箭了。

    “这弓名叫古火,是一位大人收藏的,不过现在也流离失所,被我们给救下来,居住在寺庙中。他听说你要去救严家人便毫不客气的给这个藏品送了出来,据说这弓也曾被一位筑基以上修为的强大修士所拥有,如今有些损坏,导致威力大不如从前,但也不可小视。”中年和尚见苏起似乎十分喜爱这弓,把玩了半天,向苏起介绍道。

    “本来以苏道友对实力与勇气,大家都想与你见上一面,可是你这次前去太过危险,再加上大家对你还不了解以及平常人对毒修的戒心,所以大家拖我问候你,带上他们的心意。”中年和尚接着说道。

    “嗯,我能理解。”苏起看完弓和箭,一边回答中年和尚,一边看向那把刀。

    ‘这刀也不错,不过比起褚楠那把妖刀就差上许多了。’弓是暗红色,有一种热烈的力量,这刀则是冰冷的,感觉很阴冷。苏起稍微把玩了一下,在心中默默想到。

    “苏道友,如果你还满意的话,那我们就要出发了。”中年和尚见苏起收起了刀,将弓与箭囊背到身后说道。

    “嗯,我们走吧。”苏起看了眼坐在身后的严睿说道。

    “对了,苏道友,这件事完成以后,我们就会离开这里了。”中年和尚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

    “哦?去哪里?”苏起下意识的问道。

  J看'正9版L章}节(上酷匠网Hj

    “我们会到另一个城市吧,这里的话,我感觉官府已经开始怀疑了。”中年和尚随意的回答道。

    “那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吧,希望你能顺利。”中年和尚对苏起的回答太过敷衍,估计就没有认为苏起有成功的可能,苏起知道,便也不再理会中年和尚。一行人夜行了一段路程后,中年和尚对苏起和严睿说道。

    “你们也一样。”苏起冷酷的道别了一下,便与严睿离开了这行人的视野中。

    “苏兄,谢谢你。”苏起和严睿窜梭在夜晚安静的街巷中,向着大牢前行,严睿突然对苏起说道。

    苏起听到这个熟悉的称呼,有些失神,不过也没有理会严睿。

    “就是这里了。”苏起在严睿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处阴森的建筑,周围人迹稀少,很是森严。

    ‘早知道就做些毒药来了,可惜也没有那个时间。’苏起爬上墙,看到许多巡逻的官兵,有些头疼。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苏起想不到什么特别保险的办法,只好暗中杀了两个官兵,脱下他们的衣服与严睿换上,尝试直接走进大牢的最深处。

    两人都有些紧张,毕竟两人年纪都还小,对于这种需要演技以及良好心态的事情,并不是特别拿手。两人小心翼翼的前进,生怕有人察觉出什么端详或是和他们说话。可是二人提心吊胆了半天,也没见一个人过来询问,就这样苏起和严睿一直向大牢深处走,弯了好几个弯,还走到了地下,越往深处巡逻的官兵也就越少,而且一路上,苏起和严睿还看到不少打瞌睡或是直接大睡的官兵,丝毫不像是中年和尚所说的陷阱。

    严睿和苏起终于走到了最深处,这里只有一个坐在地上打瞌睡的官兵,为了以防万一苏起直接一掌拍死。“爹...娘...”严睿看到了大牢中关着的两个中年人,不禁流下了眼泪,冲了过去。

    苏起见这大牢守备如此松懈,也不再客气,连钥匙都不寻找,直接一掌拍断了锁住严睿父母的锁,然后走出了这件牢房,给严睿一个空间,让他们好好说说话,顺便自己也观察下这大牢。

    “娘,孩儿不孝,这么大了还和你们吵架...我以后再也不让你们操心了,我这就救你们出去。”严睿哭丧着扑进自己母亲的怀里,向自己的母亲道着歉,突然意识到时间不多,起来想要解开父母的手铐。

    “你怎么还记着这事呢?娘早忘了,要不是你,谁来救我们啊。”严睿的母亲看到严睿的样子,听到自己孩子在这时候还想着之前和他们吵架的事,不禁莞尔笑道。

    “我们出去再说,先逃出去!”严睿没有理会自己母亲的笑声,很严肃的说道,解开了自己父母的手铐和脚铐说道。

    “好好好,咱们的睿儿也长大了,知道轻重了。”严睿的母亲还沉浸在高兴中,丝毫没有在牢里该有的恐惧,对自己对丈夫说道。

    “行了,睿儿说的对,逃出去才是最要紧的,你就少说两句吧。”严睿的父亲见到自己的妻子如此神经大条也不知该说什么好,责备了两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