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董曳锋的熟睡,以及陈凡拿着手机跑走以后,事态变得越来越复杂化,本来是教官与刘北、张硕和董曳锋之间的矛盾,后来弄成两个学校和教官的矛盾,现在又加了一个陈凡来代替董曳锋的位置。

  而这时候,陈凡和宿舍里的人在食堂一同吃着最后一顿午饭。吃完午饭以后,他们就要走一走阅兵式,然后他们就要回家了。

  大家来的时候,都是兴致冲冲的来,来了几天以后,大家都闹着回家,发现回家无望以后,然后就盼着下雨,可悲的是一天雨也不下。

  正当陈凡正在享用着最后一顿午餐的时候,董曳锋的手机响了,电话是刘北打来的。

  ”喂,快点来吧,我找好人了。“

  ”嗯。“

  ”不对,你不是董曳锋。“

  ”我是陈凡,董曳锋在睡觉。“

  ”你妈,什么时候还睡觉!亏他睡得着。行了,早点过来。”

  w¤最…新章f节上pt酷}匠F(网6

  陈凡把董曳锋的手机放到了自己的兜里,扭头走回宿舍楼找到董曳锋,这时候的董曳锋竟然不见了。

  陈凡满头黑线,这小子去哪里了?

  陈凡把手机放到他的床铺上,只身一人走到了操场上。

  操场上,刘北和张硕在这里恭候董曳锋多时了,结果等来的却来了陈凡。

  张硕一把抢在刘北前迎着陈凡惊讶的问道:“董曳锋呢?”

  “不知道,刚才睡觉了,我拿走他手机去吃饭了,我接到电话,回到宿舍就没人了。”

  “……现在怎么办。”

  “没事,有我,我代替他参加。”

  “……别逗我。”

  “你们怎么都这么瞧不起小个子,小个子底盘低,重心稳!”

  “不行不行,你参加算怎么回事,本身是我和刘北、董曳锋和教官的矛盾,你掺合进来算怎么回事。”

  “不行,董曳锋已经答应我让我参加了,再说他也没在,我要和你们一起战斗。”

  “……”

  陈凡走到了张硕和刘北的队伍里,硕大的操场上,只留下了他们三人,而在旁边的科技楼里,谁想到还藏着二十来名热血少年。

  突然,张硕身子一倒,让陈凡和刘北惊讶不已。

  放到张硕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小士兵。

  小士兵骑到张硕的身上来揍他的脸,因为脸上有危险三角区,揍起来又疼又让他失去战斗力。

  小士兵与迷彩军服的如此下三滥的到场,然陈凡很不爽,他灵巧的钻了过去,更为灵巧放到了迷彩军服。陈凡说的没有错,他矮重心稳,迷彩军服一米八的个子,长长的腿,被陈凡轻而易举的撂倒了。

  刘北大喊一声:”草,哥几个,弄他们。“

  刘北冲了过去,一把抓住小士兵的衣服,把他从张硕的身上拽了下来。刘北一拳打在了小士兵脸上,小士兵的鼻子顿时红了一圈。

  张硕起身摸了自己嘴边一下,骂道:”草,见血了,老子要让他血还!“

  小士兵身高不高,一米七刚刚出头的样子,不知道是家里有人还是掏钱来的部队,这个身高和刘北正好比较搭配,所以刘北在身高也没有吃多大亏。相反,本来迷彩军服是留给董曳锋的,董曳锋和迷彩军服的身高比较搭配,他和张硕打起来也会得心应手的,可坑爹的是董曳锋没来。

  小士兵更是生气,自己竟然会被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打一拳,小士兵一把抓住了刘北的衣服,小士兵冲着他的脸不停的挥动着拳头,刘北每一拳都是很灵活的躲开。

  小士兵不服气,一拳比一拳用力,速度也比刚才快了很多。刘北一看这种情况,再躲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顺势接过小士兵的拳头,刘北用出了全身的力气,顺时针一拧,只听见格绷格绷的几声和小士兵啊的一声惨叫。小士兵的右手手腕被刘北挫伤了。

  小士兵疼的捂住了手腕,张硕看住了好机会,一脚踢到他的胸口上,小士兵马上躺在了地上。小士兵能清楚的感觉到胸**裂,一股热乎乎的东西在向上翻涌。

  扑的一声,小士兵坐起身来,吐出了一口血。

  张硕没有给他恢复的时间,而又是赏给他一个更为无情的肘击。小士兵当时又跪了,立马又躺到地上。

  迷彩军服看到了他的战友竟然被打的吐了血,迷彩军服直接放弃和陈凡的纠缠了,直接冲到了张硕和刘北的面前,迷彩军服倒下身,一个扫荡腿放到了张硕和刘北,紧接着骑在了张硕的身上,不停的打着他的脸,张硕只好无力的挡着自己的脸。

  陈凡冲了过来,不得不说,个子矮就是灵活,而且不容易被发现,陈凡对着躺在地上的小士兵的脸踹了一脚。

  军人的侦察力和耐力真的是一般小混混不能比的,小士兵前一秒还躺着地上恢复体力,当陈凡伸出腿的时候,小士兵一把接过了陈凡的腿,把陈凡重重的摔倒了地上,自己站起了身。

  小士兵踹陈凡边骂道:”“草,你当你们是个角儿了?以为你们是个孩子,没想弄你们,给你们点脸别不要昂。“

  陈凡吃了亏,张硕吃了亏,刘北也吃了亏。

  张硕和刘北两人被迷彩军服玩弄于鼓掌间,刘北怒了大声喊道:”都出来!“

  说完了,只见没人从科技楼出来,难道他们临阵脱逃了?

  刘北傻了,张硕傻了。

  刘北加大声调对着科技楼大喊:”都给我出来!“

  迷彩军服停止了攻击,同样对着科技楼说了句:”搞定了吧,都带出来。“

  刘北和张硕更傻了,王磊一行人被人用绳子捆住,被一个光着膀子穿着短裤的男人给滚了出来。

  迷彩军服得意的指着他们说道:”就你们这点人,毛也没长全,你们内点小伎俩,好歹我们也在这当的兵,哪里能藏人还是知道的,来的时候,听到科技楼里有异常,我们顺手就把他们给捆了。“

  小士兵走到了迷彩军服面前,对他说道:”这个事情怎么解决,我也不能白被扎一下吧。“

  迷彩军服扭头对着小士兵指着张硕,刘北,陈凡说道:”谁弄的,叫出来,你随意解决一下。“

  小士兵走上前一把抓住张硕,激动的说道:”好嘞。“

  残局,残局,现在只是残局,最后的棋子被识破,现在只能认栽,刘北在后悔自己当时冲动的同时,心里还想到,我的机会万全之策,怎么会被识破。

  迷彩军服说道:”这个小个子还挺能打,打的我现在还疼,本来也没他的事情,留着也是祸害。“

  迷彩军服一把抓住了陈凡的衣领,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当时陈凡就倒地晕了。

  迷彩军服打昏陈凡以后,抓住刘北的衣领,冷笑的说道:”你小子不是挺傲的么?怎么不傲了?“

  ”嗷——“

  张硕一声惨叫,脸色煞白,腿上鲜血直流。小士兵在地上随便捡了个玻璃碴,一把划到张硕的大腿上。

  这个口子,不深,也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划的面积大了点,看起来比较瘆人。不得不说军人的手法就是精湛,血留的多,却没啥大碍,只是看着比较瘆人。

  ”谁他妈逼动我兄弟呢?问过我了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