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磊和八大战将回到了班级里,王磊这时候也坐不住了,自己打了电话和吕敌说明了情况,而吕敌也并不知道这个刘北是从哪杀出来的。

  吕敌表示不用担心,在新门市大部分校园里的大混混基本上都知道他的名号,所有人都要给他个面子。

  而刘北丝毫没有担心周日的磕架。依旧该吃吃,该喝喝。

  周日的上午,王磊早早的就到了,吕敌也带着人来了,足足有七八十人,那时候的磕架,无非就是两拨人拿着钢管来,拼人多,人多了,另一边也就认输了。

  等到快中午的时候,王磊和吕敌已经等的十分不耐烦,正在痛骂刘北是个傻x。这时候,一辆面包车出现在了体育场,而下车的人,不只是刘北,还有一个身穿绿色军大衣的男人,脚下穿的则是很随意的布鞋,头发收拾的很有型,长的也是十分清秀,但偏偏左脸有个刀疤,给人的感觉稍微逊色几分,他便是大闯。

  大闯,不得不说,在新门市体育场混的很牛x的一个人,整个体育场都是他的场子。新门市所有黑x会老大都要给他一个面子,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别人都欠他人情,他用A的人情,解决了B的事情,这样B又欠了A的人情,而A又让大闯出头,这样A又欠了大闯的人情。周而复始,他在道上的知名度也很高。道上基本上一提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所以他在道上有个绰号——多管闲事的大闯。而大则是刘北的大哥。

  刘北选择的这个位置,是大闯的地盘,具有得天独厚的客观优势。

  刘北和大闯走向了吕敌和王磊,王磊顿时就傻了,满头黑线想道:“怎么大闯在这里?”。

  而大闯看着吕敌,并不认识他。心里还想到:”这个B是谁?连个名气都没有竟然还帮人家出头?“

  王磊看着大闯,表示不认识,指着大闯对刘北说道:”就俩人还找我们磕架?还开辆车来?“

  旁边的吕敌看的出已经惊呆了,吕敌估计已经痛骂王磊怎么是个傻x,吕敌对着王磊说道:”你maB,这是大闯哥“。

  王磊又一次表示惊呆,大闯,这个名字,他听过的,是他和吕敌惹不起的狠角色。

  王磊倒吸了一口凉气,感觉自己说错话了,赶紧对大闯说:”闯哥,闯哥,我不知道是你,我错了。“

  大闯冷冷的笑了笑,看起来很阴森,对着王磊说道:”本来我没想怎么着你们,你还这么说话,你既然来了,咱就玩玩吧。“

  说完,大闯把手伸进军大衣里,从军大衣里掏出了一把明晃晃的砍刀,驾到了王磊的脖子上。

  王磊表示很惊讶,身为大哥的吕敌不能做事不管,跟大闯央求着说道:”闯哥啊,这事是王磊不对,他不识您这条真龙,您就别和小B一般见识了,再说了他也不知道刘北的靠山是你啊,要不借给他两个胆子他都不敢“。

  大闯猛的一收刀,让吕敌惊讶不已,难道他的话对老油条大闯都管用?、

  大闯收完刀以后,把刀放着了军大衣里,上前一个箭步,搂住了王磊的脖子,然后用拳头痛打王磊几拳,之后揪着他的脖领子,就要往外走。而吕敌知道,这是要解决一下。

  吕敌当然不会坐视不管,立马拦住了大闯的去路,问道:“咱能坐下来商量商量这事情么?”

  大闯当然不会理这些小角色,大闯踹了他一脚,把他踹到了一边,因为在他眼里,吕敌连当他小弟的资格都不够,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他虎。

  吕敌也没有在拦住大闯的去路,他知道,既然大闯敢一个人来赴约,肯定在四周安排了人,以备不时之需。他再拦住。大闯的人势必要来,到时候,不只是这些身后的四五十人,连他都有危险。

  王磊像一只小鸡一样,被大闯带到车上,吕敌一声不敢吭,不是因为别的,因为他的名号,只能吓吓学校里的混混,而大闯的名号,不只可以吓学校里的混混,甚至像他这种地痞都只有怕他的份。

  大闯一拉车门,把王磊扔到车上,对着开车的人说:“小宇,去龙山”。

  龙山新门市西边的山,新门市地势比较好,西面临山,三面和中心地势相对平坦,而龙山则是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山上也很少有人家,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那里墓很多,据说,在山上住的人晚上很少出门,他们在晚上都能感受到不同于天气的寒冷,这种寒冷是从心里发出的。让人害怕。

  大闯是一个老油条,知道解决人要去哪里,知道哪里人少,哪里省的被人发现。

  到了龙山的山腰,大闯,依旧揪着王磊的脖领子,拽着他,把狠狠的摔到了地上,然后自己从面包车上跳下来,两只脚重重的踩到他的身上。

  大闯踩着他对他他说道:“小子,知道我是谁么?”

  王磊抬起了头,一脸殷勤说:“闯哥,闯哥,体育场闯哥”。

  大闯对着他说:”小B,知道我啊,还这么放肆?“

  王磊没有作声,大闯一把把他从地上揪了起来,对刘北说:”把车上绳子拿出来“。

  刘北走到车上,轻车熟路的从面包车副驾驶下面拿出了绳子,递给了大闯。大闯很结实而且熟练的捆住王磊,只留下腿没绑,能让他自己走。大闯也知道,王磊不敢乱跑。王磊并没有挣扎,因为王磊知道,挣扎只会更惨。

  刘北这时候对大闯说道:”闯哥,我自己的事情还是我自己来吧“。

  大闯说道:”这小子冲我不敬,我得收拾他一下“。

  于是又对着车上的小于说道:”把车放这,去山顶“。

  大闯、小于、刘北三人带着王磊上了山。王磊像一桩会走木头一样,走到了山顶。

  大闯选了一个有树的地方,把他绑到了树上,对着他直接一个耳光子,什么都没说。

  王磊也没有说什么,因为他知道,面前这个男人,他惹不起。

  F酷}匠R8网d#首b|发

  大闯抓了王磊的小鸟一下,说了句:”还挺大。“

  大闯一个狠踹踹到了他的蛋上,一下,两下,三下,四下。

  王磊的惨叫一声比一声惨,响彻林间。

  大闯踹够了,把他的衣服都衣服一件一件的都tuo了下来。王磊面对这样的侮辱死是不从,一直咋停的挣扎,但挣扎是无用的,毕竟他的胳膊和腿都被绑到了树上,他动弹不得。

  大闯把他的衣服一件一件的tuo下来,等他全身chiluo的时候,大闯随手一折柳树条,对他又抽又打,啪啪直响。

  王磊已经崩溃了,对着大闯说道:”你想要什么我给你,别这样对我了好吗?“

  大闯装作没听见,这时候他脱下了鞋,脱下了一只袜子塞到他的嘴里,向他比划了个嘘的动作。

  大闯这时候得意问道刘北:”够了不,你还玩玩么?“

  刘北说道:”不用了“。

  大闯走到了他的衣服堆前,找出了王磊的手机,给吕敌打了个电话,告诉吕敌王磊被绑到山上了。

  说完,他们三人就走下了山,留下了一个绑在树上chiluo的王磊。

  而后来,王磊被吕敌找到,那时候太阳已经落山。刘北和大闯已经在旁边的饭馆喝的不省人事。

  从此,在21中,谁人不知刘北,谁人不知大闯是刘北的老大,刘北便扛上了21中大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