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酷\¤匠网g,唯Z一k正?|版w+,,☆其|Y他都t是盗6版r|

  董曳锋笑着说:“好啊,好啊,人多热闹。”

  张硕也说道:“是啊,正好看看你哥啥样子。”

  刘北说道:“好啊,晚上咱们一起认识认识“。

  董曳锋和张硕也一同说好,于是三人就接着吃饭。吃完饭,从两人勾肩搭背回宿舍,变成了三人勾肩搭背回宿舍。三人有说有笑,引来无数人的回头。

  回到宿舍,董曳锋踹门而入,宿舍的舍友齐刷刷的看他们,而看他们三个眼神都不一样,不仅是害怕,更是恐惧。没想到这个默不作声的在角落里冷淡的人的名气竟然可以吓跑内个混混。

  当他们走到床边的时候,刘北和董曳锋和张硕说:“刚吃完饭,有点食困了,我要睡会儿,就不陪了。迷瞪一会。”

  董曳锋和张硕便走向了自己的床铺,他们两个的床铺本来就是上下层,两个上下层通铺床挨到一起,所以他们旁边肯定会有个人。

  董曳锋看到旁边床的陈凡,扭过身,踢了他腿一下,说道:“你小子,我们打架的时候,你死哪里去了?“

  此时的陈凡正在享受着午睡,虽然没有睡着,但是也是在迷糊着休息。他揉了揉眼睛同样扭过身,和董曳锋面对面,对董曳锋说道:“我怕你们打不过,我给你们找家伙去了,我这带着刀呢。“

  董曳锋一愣,愣了几秒,对他说:“你军训带啥刀子?你脑袋有坑啊?”

  陈凡很正直的对董曳锋说:“我们是美术专业生啊,你没有带铅笔和小刀么?“

  董曳锋满头黑线,原来陈凡说的小刀是削铅笔的小刀,这让董曳锋无语不已。

  董曳锋又不屑的对陈凡说道:“没带。“

  董曳锋心里想,刚才还在吹自己在初中时候的牛x,现在就找刀。这让董曳锋对陈凡心生了厌恶。

  陈凡则在一边继续说我和张硕中午的时候有多帅,董曳锋在一旁则是嗯嗯的答应着,董曳锋心里也想了,我怎么刚才踢了这个傻逼一脚了,现在烦死我了。而董曳锋也能听见上铺的张硕似乎也是遇到这样相似的情况。董曳锋猜,现在的张硕依旧烦死他旁边的人了、

  董曳锋继续听了陈凡的夸赞,然后一看手机,已经九点了,董曳锋便和陈凡说:“先不聊了,我和张硕出去办点事。“

  陈凡正聊的尽兴,但听董曳锋这么一说,之好收回了自己的兴致。董曳锋坐起来,穿上鞋,站起身来,叫上铺的张硕一同去小卖铺买酒。张硕看到我叫他出去,他看我如同看救命恩人一样。说道:“走走走,晚了就关门了。”

  在董曳锋被张硕拽着出门的时候,他看到角落里的刘北的床铺上没有了刘北的身影。看来他去买吃的了

  张硕跳下了二层的上铺,跳到了地上,赶紧穿上鞋子,拉着我就赶紧跑出来门。出了门下了一层楼便冲董曳锋大骂:“天啊,我都快被内个人搞疯了,逼逼半天没完了。我都烦死了。”

  董曳锋笑了笑说道:“我旁边的陈凡何尝不是呢?”

  他们赶紧走到了小卖铺,这时候的小卖店已经没有什么人,本来就不小的卖店,加上没有了人,显得格外冷清。找了一圈也没有酒。便问老板:“有没有啤酒?”

  老板是个女的,抬起了头,问道:“要多少?”

  董曳锋毫不犹豫的说道:“一件”。

  老板娘低头从她站的柜台脚边拿出了一箱崂山啤酒。扔到了柜台上说道:“30块钱”。

  董曳锋顿时黑线心里想到:尼玛,这个破地方鸟不拉屎,鸡不下蛋,真黑,一件啤酒就就九瓶竟然要30块钱。

  董曳锋掏出了30块放到柜台上,和张硕抬着一捆酒就回了宿舍。张硕从一捆酒掏出了一瓶,打开喝起来,边喝边抬着,和董曳锋说,我给你减负了。

  董曳锋满头黑线,提着酒,踢了张硕一脚,本来喝着酒的张硕,经过这一脚,一口酒都喷了出来。

  张硕冲着董曳锋大骂道:“混蛋“。

  在路上,由于已经快临近熄灯,军区已经没有什么人了,所以他们也不用担心被人看见。走到了楼门口,竟然在门外的地方出现了士兵把手,董曳锋满头黑线,前两天还没有的。今天怎么会突然出现个门卫。

  董曳锋和张硕也没有犹豫,当着门卫的面子把酒抬了过去。

  门卫看着他俩满头黑线的说道:“你俩,停下来,军训呢知道么?怎么能喝酒?”

  董曳锋看着门卫从一捆啤酒中拿出了一瓶放到门卫的桌子上说道:“行个方便?”

  门卫一脸严肃对董曳锋和张硕说道:“不行,规矩就是规矩,我们都不能喝酒,你们个军训的怎么能喝呢?“

  董曳锋实在没办法了,从兜里拿出了50块钱,悄悄的塞到他的手里,说道:“行个方便,就说我们是在你上岗前进来的“。

  门卫瞪着董曳锋很正义的对他说道:“你在侮辱我?“

  门卫把钱便一把拍到桌子上,声音震天响。

  一直在一旁喝酒默不作声的张硕实在看不下去了对着门卫更严肃说道:“就是不让过?“

  门卫瞟了一眼张硕,便对张硕说道:“不让过!“

  张硕对董曳锋一指桌子说道。“好吧,不让过就不让过吧,曳锋把酒给他放这。”

  董曳锋一愣,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这时候张硕猛的给自己灌起了酒,咚咚咚的把剩下的半瓶全部喝了下去。喝完把空酒瓶冲着桌子一砸,顿时玻璃碴子四溅。

  张硕拿着剩下半截酒瓶指着看门的士兵:“别他妈给脸不兜着昂!”

  小士兵也愣住了,看着张硕,小士兵满头黑线的,一会又对他说:“兄弟,别动家伙,小心伤了自己”。

  张硕又一次加高嗓门问道:“让不让道?好狗不挡道。”

  小士兵更为严肃的说:“今天,你别打着过去,你拿个碎啤酒瓶敢捅人么?“

  张硕满头黑线,冲着小士兵大腿要扎过去,小士兵一把握住张硕的胳膊,一别住他,啤酒瓶应声倒地。

  小士兵弯身牵起了地上的啤酒瓶,拿着啤酒瓶在张硕面前晃了晃说道:“你还太嫩了,说不让你过就是不让你过,怎么这么费劲。“

  董曳锋在一旁,趁着他分神,绕到他后面,一把拦住了小士兵的腰,让小士兵动弹不得,小士兵虽然练过,但身高远不如董曳锋。

  张硕一看好机会,捡起来地上的碎玻璃碴子,同样在小士兵面前晃了晃说道:“不好意思,是你轻敌了“。

  张硕拿着剩下的6瓶酒,上了楼,董曳锋见张硕安全上楼也便松开了小士兵。看了小士兵没有真正想和他们闹下去,双方都找个好台阶下,就这么过去了。

  董曳锋对着小士兵说道:“叔叔,今天真的是不好意思,您看我们也是被逼无奈也出此下策的“。

  小士兵整了整衣服说道:“滚“。

  董曳锋低头对着他,对他说:“给你脸了,你别不要昂“。

  说完,董曳锋就赶紧扭头大摇大摆的走上楼。

  到了宿舍,董曳锋一推门看到了张硕和刘北坐到了一起,地上放着酒,床铺上则是驴肉鸡爪子和香肠,但旁边还一个人,和刘北的气质更不相同,不用问,这就是他哥哥,有着书生的气质,但和刘北长的不像。

  董曳锋走向了他们,刘北站起来身,他的哥哥也站起了身,刘北对着董曳锋说道:“这是我哥哥,刘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