挣扎吧!叫喊吧!这样子,才可以让我的心,更加的激动!这才是刺激,不过这也是要有着一定的度!

  柔软,入手之处,还有这温热。我用鼻子轻轻的嗅着,那一股来自处子的幽香,一直都是在刺激着我的心。

  这是多么的诱人,但是我的心中却是无比的冷静。这一个女人,我现在对她的感觉,慢慢的危险了。

  这是多年以来,在生死边缘徘徊锻炼出来的直觉,时刻警惕着,四神兽镇压我已经是在暗中运转了,只要是有着一丝的异样,马上就是施以雷霆手段。

  咝咝咝!

  如同毒蛇吐着芯子一般的声音响起,我的脚向着后方退出了一步,反手就是将怀中的安妮亚狠狠的推出去,并且跟着我的攻击。

  “镇压!”

  我低声的喝道,早就已经是蓄势待发的攻击,在这一瞬间就是成型了。更加凝视的四神兽镇压在安妮亚的四周,原本只是具有形态的四神兽,在这时候已经是有了神了,并且还有那么一丝若有若无的威压出现。我的心中很是激动,我要是到了这天罚之境,这四神兽镇压,它的强悍,会不会出现质的变化。要是一直到了以后,随着我的实力增强,它们会不会蜕变成为这真的是神兽,这一刻我的心中充满了期待!

  “给本道下来!”

  我的右手猛的向上一掌击出,一条火龙奔腾着而去,那血盆大口在这时候很是不甘的被击中了。不过我也是手下留情了,我对其中的一切还是比较感兴趣的。这事情,必须是要搞清楚,做人做事都是要留着一线,尤其是我这一行。留一线,并不是为了日后好相见,而是对的起上苍的好生之德。

  这一切的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快到安妮亚眼中的惊讶之色还没有完全的褪去,我就已经是将血盆大口和安妮亚分开镇压了。这时候我也是有着时间来看这一张血盆大口,这竟然是一只小鬼幻化而出的,我的心中也是震惊,因为我居然不知道,这小鬼的来历。更是从其中身上找不到一丝的鬼气,而且,在鸡鸣之后,还是可以出现!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就算是阴间的中等级别的判官,都是不能够在这时候出现!

  “你到底是谁?”

  我看着安妮亚,眼中有着寒芒流动,这不知道的小鬼,肯定是有着莫名之处,这一次是因为自己的实力增强,但是上一次我是真的在鬼门关经历了一遭。

  “老师,你在说什么,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老师你究竟是想要怎么样?你想要的,我给你就是了,呜呜!”

  这安妮亚真的是人才啊,话语在一张一弛之间,说的那一个激动。最后竟然是哭了起来,这一哭就是如同那梨花带雨一般,这演技真的是不错。

  “安妮亚,我一直选择相信你,在一开始就是发现了这小鬼,我依旧是选择进来。本想给你一个机会,但是你却是如此的冥顽不灵。”

  M酷◇匠网U%唯一~正&t版,其c他“=都H{是/f盗版bY

  我冷笑着说道,这一个女人,真的是太危险了。尤其是这样貌,要想玩一些的手段,真的是太容易了。

  “老师,你会不会对我负责,娶我?”

  安妮亚抿着自己的嘴巴,泪眼婆娑,双眼也是不满了血丝,面色苍白的问道。这一个女人,真的是太危险了,城府也是太深了!

  “安妮亚,本想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但是你却是这么的冥顽不灵。你在那时候出现,并不是一个巧合,是你早就是计算好了。而今天,是这一个月阴气最为重的时候。你更是恰当的计算好了时间,让这小鬼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出现之后,并且是算计了我。”

  这一番话,我也是说的很是隐晦,毕竟这其中的细节,我也是不知道。只有她自己说出来,我才是会知道。不过这一番话也是直接的拆穿了她的心思,我就不信,她还是可以那么的淡定。

  “老师,你让我真的是很失望。我一直想要给你看我的样貌,我一直问你负责不,我就是想要嫁给你。但是,你现在却是怀疑我。”

  安妮亚说道后面,好像是彻底的对我失望了一般,闭上了自己的双眼,露出了一副任我宰割的样子。

  “安妮亚,我承认你的心机很深,你的演技也是不错。或许你知道的我只是一个道士,但是你不知道的,我还是抗天之境的算命先生。这其中的一切,我弹指间就是可以明白。更何况,这小鬼还在我的手中,或许我还可以知道你从出生到现在的事情。”

  我没有动手,我只是静静的说着,这一个女人和这一个小鬼之间有着一些的联系。刚刚我也是掐算了一些,也是明白了一些。

  安妮亚沉默了,但是我发现她的肩膀颤抖了一些,想必刚才说的话,也是有着一些的作用。只是,她究竟是有着什么样子的过去。

  “安妮亚,或许你不会相信,但是现在我带你回到你出生的时候,你就不得不说了。”

  见到她的沉默,我准备再加一剂的猛药,我倒是要看你怎么回答。要是坦白从宽了,我也是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但是如果依旧是谎话连篇的话,那也就是不能够怪我了啊。

  “老师,我不得不说你很厉害。甚至是和我们族中的祭祀相当,但是我想说一点,我要嫁给老师你,绝对不是说说而已。当我第一次见到老师的时候,我就有着这一个想法了。但是你竟然是和好多的女人纠缠不清,所以我决定用小四帮我,让老师你忘记其他人。”

  安妮亚似乎是认命了一般,摇着自己的脑袋将这事情说了出来,但是她说的这一些,我全部都是不信。

  “你说的,我不信。”

  我回应的,就只有这几个字,但是却表现出了我的态度。

  “还记得我说过,第一个看见我样貌的男子,我就是必须要嫁给他吗?这确实是真的,因为我的样貌是祸水,所以从我十岁那年开始,我就是戴着这面具。一直以来,都是这样,饱受了世人了眼光。但是我为了等到自己喜欢的那一个男人,我不后悔。”

  安妮亚并没有理会我说的话,而是自己继续说了下去,我的心中更是一阵的郁闷啊。这一个女人到底是要演戏到什么时候啊,这话说的实在是太假了吧?

  “安妮亚,我不知道你现在和我说这一些到底是要干嘛。但是,你要再不说实话,我就是要自己动手寻找答案了。”

  我摇着头说道,这一个女人,要是换做其他人,绝对是被她给迷惑了。要是我之前没有发现这一些的蛛丝马迹,也是被迷惑了。

  “老师,既然你不信我,那我就死给你看好了。”

  安妮亚的声音不大,但是却有着一些的果断,不过我不动于衷。你要死,就是死好了,关我神马事情。你要是不死,我还看不起你。

  嗯?

  这还真的是死了?

  这女人的心中到底是在想着什么,不过这一切显然是早有准备,要不然这如何是从身上拿出了匕首。更为关键的是,我在一开始根本是不知道,这家伙竟然是有着匕首!这一个死,也是大有文章啊!

  “镇压!”

  我将手中的小鬼扔出去,四神兽直接是镇压了,但和安妮亚的尸体,分开镇压了。这一个女人,给我的感觉依旧是那么的妖异,这死了之后,更是危险。

  不过,这要是这么死了,那么事情也就是太简单了。而且,我发现,这女人的身上根本是没有那灵魂要离体的气息,这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寻常。

  “火海超生!”

  既然你已经是死了,那么我也是不能够就这么让你一具尸体出现在这里,我只能够是送你上路了。

  一小片火焰,直接是将安妮亚的尸体给覆盖了,连小鬼都是不放过。这要做,就是要做一个彻底。

  三分钟之后,我的眉头斤皱,这一点动静都是没有。这虽然我只是随便使用,但是这女人的忍耐性真的是不错啊。还是她的身上,有着抵御之物?

  不管了,现在我直接是将所有的攻击都是凝聚在了这小鬼的身上,不管你有着三头六臂。既然是你需要这小鬼,那我现在就是将它给弄死了,看你要如何!

  “叽叽叽叽……”

  无比难听的声音传来,小鬼在火海之中挣扎,我的心中不知道是为何,一股浓烈的危机在我的心中笼罩了。

  退!

  我毫不犹豫的向着后方退去,这一开始向前走的那两步,现在想要出去,我感觉到我的身体已经是不听自己的使唤了。这一刻,我也是醉了……

  呼!

  深深的吐出一口气,生死危机有着很多,但是像这样的,还真的是第一次。不管是我的脑袋再好,我的手段在精明,依旧是着道了。可想而知,这一个女人的手段,是多么的恐怖啊。不过既然已经是这样了,我倒是要看看,你要如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