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废话似乎是太多了一些啊,昨日让你离去,今天绝对是要你的命。”

  我看了一下这周围,只有我们几个,就连着判官带来的也就只是这十殿太子而已。所以,这时候的我们完全是不着急,只要是龙虎上人拦着这十殿太子,我甚至是可以用雷霆之势将这一个判官给碾压了!

  “你!”

  判官大概是想到了我们昨天的手段,现在也是脊背发凉,想到那可怕的下场,现在连嘴上都是无法硬气了。

  “小黑,不要在说了。”

  十殿太子的眉头一皱,赶紧是制止了,不知道这是出于什么原因,我心中有着直觉,这一次的十殿太子来找我们,肯定是不一定全部都是为了这冥婚的事情,应该是另有所求。想必,这或许还要我们的帮助。虽然是觉得不可能,但是我们是人,他的实力再强大,就算是仙好了,那也是鬼仙!只要是没有成为阎王,在白天的时候,就不能够肆意的出现在人间。他们的实力强大,也必须是靠着自己的功力去抵挡这阳光。

  “是,太子。”

  原来这一名判官叫做小黑,我得意的笑……

  “在下洗耳恭听。”

  这时候必要的礼貌还是要有的,就算是龙虎上人,都是一脸的严肃,虽然一直都很严肃。但是此时的他,我感觉他已经是紧张到了一个极致,只要是有着一点的不对劲,就会出手。想必对面的太子也是如此,看似随意,但也是时刻防范,这龙虎上人的名号可是不弱啊。就像是那一天在郭大哥的家中,仅仅是手一握,就是将厉鬼都弄死了。

  “事情发生在两百多年前,那时候也是十殿阎罗确定下来的七百年时间。其实在十殿阎罗确定下来没有一百年,十殿阎罗包括我的父亲,都娶了一名鬼仙为妻。但是在几年之后,除了我父亲之外的阎罗,都是了孩子,并且有着一个名号,叫做太子。”

  说道这里,十殿太子停顿了一下,他的面容很是妖异,但是这仅仅是一闪而逝。这难道会是我的错觉吗?不过,这转轮王倒是蛮凄惨的。

  “我父亲和母亲,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饱受了五百年的嘲讽,我的母亲想过要给我父亲娶小妾。但是我的父亲不允许,这其中的原因,我不要多说,你们也是明白的。到了后来,我父亲做了一个梦,梦见我的母亲怀孕了,在十八个月之后,就有了我。”

  十殿太子的声音依旧是平淡,但是在说道饱受这五百年的嘲讽之后,这杀气也是一闪,但很快就是收敛了。不过,我不明白的,这不是应该叫自己的父母为父王和母后么?这如何是叫父亲和母亲呢?想不明白,这十殿太子本身就是一个谜团,更不要说这现在了。

  “那时候的我,依旧是成为了嘲讽对象,因为在阎王之中,所有的都是十五个月出生,唯独我十八。”

  十殿太子的口中多出了无限的讥讽,这是一种看白痴一般的眼神,还有就是那语气就是不屑,但是更多的还是一种讥讽。

  “古时十个月出生为正常,是一个月为人杰,十二个月为地仙,十三个月为天仙下凡,十四个月为九五之尊!而他们作为阎王的儿子,这十五个月也是无可厚非,毕竟这不是凡尘的考虑范畴。而你十八个月出生,我想以后不需要叫阎罗王了。”

  我的声音之中也是没有太大的情绪产生,更是一分的淡定,但是这一次的事情,也绝对不会这么的简单。我感觉,这一次的漩涡很大,很大。大到我都是不敢考虑了,我都不敢去想后果了。

  不过,这先前一步,也许是悬崖,但这也可能是一条大道之巅!而我也许会因此而载入史册,这好处和坏处都是那么的明显,但是识时务者为俊杰,毕竟现在我要是敢有着其他的心思,这十殿太子,绝对是不会放过我的。

  “哦?这话又是要从何说起?”

  十殿太子的威压在这一瞬间发出了一些,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都不受自己的控制了,我就算是再愚蠢都明白了,先前我陷入了这黑暗之中,肯定是这一个家伙所为的。不过这一次和十殿太子谈话,勾魂都没有出现,也没有给出什么的提示。按照我的原始猜测就是,这和十殿太子合作他们不好出现,更多的是一种默许。要说这老不正经的会怕这十殿太子,我真的是不信,这阎罗王都是奈何不得这龙虎上人,这十殿太子再厉害,这龙虎上人肯定是可以自保,但是老不正经的手段,才是堪称恐怖!

  “你是阎罗皇,但是这事情根本是掩藏不了多久,你就会被发现了。到时候,就是九殿太子的太子追杀你。虽然你的天资过人,但是你存在的时间太多了,他们修炼了五百年,更何况本身就是惊才艳艳之辈,你现在面对他们只有一个字,死。”

  虽然是在他的威压之下,我的感觉很是不好,但是这不是说明了我就是会怕他。这一天的场景,我想以老不正经的手段如何是会不知道?之所以不出现,是因为我死不了!这一个家伙每次都是这样,就不能够让我少吃一些的苦头么?

  “你觉得本殿下会怕他们?”

  ,十殿太子的眼光注视着我,像是要将我看穿一般,这压力很是巨大,我感觉到了强烈的危机。但就是在这时候,龙虎上人一甩衣袖,这一股威压立刻就是消失。

  现在看来,这龙虎上人还是可以制住这十殿太子的,不过这实力也是太恐怖了一些,现在的我竟然是没有丝毫的能能力反抗分毫啊。

  “太子,你现在需要的是帮手,而不是四面树敌。我想,只要是我有着意外,家师很快就是会出现的,到时候莫要说你,就算是十殿阎罗又是如何?”

  我作为老不正经的徒弟,这话还是有着底气的,但是这勾魂是什么意思,我都面临了危机,这老不正经不出现也就罢了,你也是不出现。这分明是要我的命啊!

  “你师父是谁!”

  十殿太子的眼中闪过一抹的精光,似乎是很感兴趣,又好像是一丝的解脱!没错,这是一种解脱!

  “这不需要你管,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继续说后来发生的事情,我还是很感兴趣的,我相信你说的一切,我师父全部都是知道。”

  我再次的画上了一张的虎皮,这时候的我心中已经是在狂跳了,希望老不正经,你不要在吹牛啊。这到地府之中和自己家里一般,这个我还是相信的,但是十殿阎罗都是当做大爷一般的人物,我还是感觉这不真切,我想的只要是比着龙虎上人厉害两三倍就是可以了。

  ';酷匠D网V正5_版首发k¤

  “也是,不能够说跑题了。那时候受到嘲讽的我,每一天我都是会杀掉一个小鬼或者是阴差,来记录这一段时间.久而久之,我的手段不是他们可以想象的,我对于鬼这一个生物的了解达到了一种可怕的程度。也就是那时候,我的实力虽然远远的不如他们,但是在一次的争执之中,我闪电般的出手,之后逃跑!”

  这十殿太子说的是如此的简单,但是这其中的各种复杂还有危险程度,绝对不是我们可以想象的。

  “那时候我的心中很是兴奋,毕竟证明了自己的对的,而我虽然没有重伤那一名二太子,但是我真真实实的将他打伤了。这事情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这样的销声匿迹了,我想来是我的父亲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吧。”

  十殿太子的眼中难的的出现了一丝的波动,想来这对于转轮王和他的母亲,还是比较看重的。不过也是,一个不愿意纳妾,一个始终坚持下来,这一种看似简单,但这也是一种莫大的煎熬了。

  “你父亲做了一个什么梦。”

  现在的我,要说不怕这十殿太子是不可能的,但是我有着自己的底气,要是畏畏缩缩的,想必我也是没有留下来的必要。

  “那是一条黑色的龙,腹生无爪。”

  十殿太子说完之后,就是看着我,我的瞳孔也是不由的一缩。

  这是真命天子没有错,但是这错就错在了,这龙为什么是黑色!就算是地府之中的皇,但也不是黑色的!那是一种血红色之中夹杂着金芒。古籍有云,龙着,腹生五爪,天子之命也;然金光万丈,人间帝王;然血光通天,亦有金芒者,号令阎罗也;然七彩霞光,仙帝也。

  这短短的几句话,我的心中也是感叹很多的,这黑色的龙,竟然是生出了五爪,这前所未有。这倒底是因为什么,不仅是我,就连龙虎上人都是面色凝重。想来,这又是超出了我们所知的范畴了。

  和普通人不一样,一般的事情超出了记载之中还可以用异像来解释,或者是意外,但是在我们的眼中,这绝对是不行!要要是搞不好,就是滔天灾难!而此时的十殿太子,在我的眼中更加的可怕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