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真的以为是自己一个人物,但是老子才不管你有着什么身份,生死看淡,不服就干!既然是选择了,就毫不犹豫的走下去,只有这样子,才会成功,要是无比的忸怩,那样真的是和找死一般!

  “画龙点睛!”

  判官看来也是感觉到了我攻击的犀利和对他的威胁,现在直接是用出了自己的绝招了,这一招在老不正经的一本手札之中有。恰巧,我当时还一时兴起看了,这时候你竟然是使出了这一招,那么就是自找苦吃!

  “给本道镇压!”

  我的手由上往下狠狠的拍下,这时候的四神兽似乎是感觉到了我心中的愤怒,也全部都是嘶鸣着不断的聚拢!

  oa更新最X快xW上¤酷匠L=网

  画龙点睛又是如何?只要是将你镇压了,不断的缩小这空间,你就不能够获得天地之间的气息,你这龙都无法出现,你如何点睛?

  “啊!”

  判官见到自己的攻击失效,不断的怒吼着,但是却丝毫没有办法,他的官帽在这个时候已经是不见了,换来是头发散开的疯狂!

  “今日你若是杀我,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真的是够了,这一个个的家伙都是这么的自以为是,吴能如此,这一个判官也是如此!难道不知道,这辈子就是最讨厌被人威胁了吗?对,我现在是不能够杀你,那是因为我不够强大,那是因为我没有按照规则而来!但是,我不能够杀你,我还不能够揍你吗?

  “既然是你抱了必死之心,那我就成全你!”

  说这一句话的时候,我的理智依旧是还在,这揍一顿也是不能够解气,要是放回去了,明天晚上肯定是卷土重来,那才是真的冥婚之夜。要杀了,也是要在明天晚上,但是我现在可以将他揍到丧失战斗力,但又是要存在一些,要不然明天不出现,这就是麻烦了。

  “四神兽,绞杀!”

  伴随着我的声音,四神兽在这时候慢慢的旋转起来,每一次的旋转,都是伴随着判官气息的虚弱。

  但就是在这时候,判官的眼中依旧是还有着轻蔑,依旧是一副我不敢的表情。这真的是不爽啊,我真的是想要杀了他啊,但是这不再规则之中行事,自己得到报复也就算了,这身边的人,就不能够连累了,这样子的事情,我做不出来。

  “小倩,吸干他!”

  我真的是讨厌极了,四神兽的威胁不大,尽管是弄光了他的鬼气,让他虚弱到了极致,但是在地府之中也是可以很快的恢复,不过是有着一段的虚弱期罢了。但是小倩出马就是不一样了,这到了厉鬼的级别,都是有着自己的本源之力的!

  “小小厉鬼,你敢?”|判官的眼睛怒视,依旧是这一句话,我真的是耳朵都是长茧了,我想打人了!这真的是挑战我们的脾气啊!

  “有何不敢!”

  小倩的脾气也是火爆啊,这女人就是不能够得罪,而且还是一个实力恐怖的女鬼啊!我很是同情的看着,自求多福吧。

  吸!

  如同巨鲸吸水一般,一股股精纯的力量化作了黑色的晶柱,我的眼中出现了奇异之色,这本源之力到底是什么东西组成的,竟然是有着如此奇异的力量?

  判官这一次终于是怕了,这鬼气没有了,只要是回到地府之中,很快就是可以恢复了,这要是本源之力没有了,不仅是自己的等级会被打落,更可怕的是,自己也许就不是判官了!虽然这地府也是会出面给自己处理,但是自己后来依旧是会成为一枚弃子的,毕竟自己已经是没有价值了。

  对于这一切,我们虽然是不知道,不过如果是知道了,或许会更加的高兴。敌人的下场越是凄惨,我们就越是高兴,这绝对是幸灾乐祸。

  时间不长,仅仅是一分钟左右,判官已经是萎靡不堪了,这身子也是变得透明起来了。不过小倩依旧是没有停止,好像是上瘾了一般。这样子下去,这判官肯定是要魂飞魄散了!这样子不行,规则不能够破!虽然这是相对的,但我没有那一个实力啊。如果我是老不正经,一切都很简单了,直接是杀到地府去就好了。

  “小倩,停下!”

  我大声的说道,这其中还蕴含了一些道术之力,要不然这很难将小倩的理智恢复过来。毕竟,这一种实力增长的感觉,很是享受啊!

  看到小倩停止了,我的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我可不想引得地府的追杀,那分明是找死啊。就算是死了,到了地府之中,也是很惨啊。

  小倩无比幽怨的看了我一眼,我对此表示很无奈,好像是在说,这不是我说吸干吗?这还没有吸干,就是结束了。

  “你可以走了,冥婚是肯定是不会答应的。”

  我撤去了这四神兽,我背负着双手,很是高傲的说道。判官,也是不过如此,就算是你找来了帮手又是如何?难道,我就没有丝毫的准备吗?这冥婚的撤除,可以定生死!

  “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晚上我一定会来去你狗命!”

  判官的眼中很是怨毒,但是我喜欢这一种表情,因为这是懦夫才会拥有的表情,这时候的判官失去了冷静,已经死废了。

  “恬燥!”

  龙凤驱魔镜在刘剑锋的眼中射出了一道光柱,很是无情的击打在了判官那透明的身躯之上,我看清楚了,这是一道封印之力,可以抑制着判官的恢复。

  “我一定要你们死!”

  判官在说完之后,马上就是离去了,要是再不走,这恐怕又被我们弄出一些什么想不到的招数出来。

  “方方?”

  小郁似乎在询问,又像是在担心,这一句轻声的呼唤,包含了太多太多。

  “没事的,没事的。”

  我拍着她的的肩膀,安慰她说道。

  “大哥,这要怎么处理?”

  高峰在这时候,燃烧着熊熊的战意,这倒是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啊。

  “唯一字,战!”

  我抬头仰望星空,同样是一股不服输的战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