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此时的山谷,我的心中竟然没有来由的刺痛了一下,如果知道会是这一个结果,我宁愿不要等着这买主的出现,直接是救出去得了。但是这世界上,根本是没有如果啊。后悔药,也是没有。

  “大哥……”

  山谷的声音,就像是一个垂暮的老者,我的心中杀意开始慢慢的发芽。要说先前只是心中有着杀意开始滋生的话,现在就是开始不断的蔓延,慢慢的蒙蔽了我的理智。仅仅有着一道声音在说,我的兄弟,不能够受委屈。

  “兄弟,大哥给你报仇。”

  我说完之后,小倩的攻击更加的疯狂,所过之处,毫无意外的没有一个活口。小倩现在已经是成为了厉鬼,已经不能够按照这先前来判断了,这厉鬼已经是拥有当鬼差的资格,丝毫不用担心自己这杀孽太重,而无法投胎。

  “你说,你要杀了我的兄弟?”

  山谷依旧是没有动静,我的心中很痛,这是一种和老不正经在一起完全不一样的情感,更像是手足之情。因为从来都没有,所以现在就更加的珍惜,我会用自己的生命去守护这一切。

  “大哥,大哥,求求……求……求求你……放……了……我……”

  吴能的声音,在我的注视之下,更加的颤抖,我的心中没有丝毫的优越感。相反的,一种耻辱感涌上的我心头。这一种软骨头,我要是杀他,都会觉得脏了自己的手。但是,我兄弟的心,如何是可以安?

  “你不配叫我大哥,你现在可以给你老子打一个电话,和他做最后的告别。”

  兄弟受伤了,要的代价不仅仅是你的性命,我要的是你们全家的性命,这样子才能够解我心头之恨。

  “老爸,你快来,有人要杀我!就在贩卖器官那里!”

  吴能的声音很是急促,生怕是说错了一个字,自己的性命就要丢了。或者是,还抱着一丝的希望,亦或者是自己知道要死了,也不想要我好过。

  “你快来收尸。”

  我抢过电话,根本没有多余的话,直接是说出了这一句话,接着我就是开枪了,这是什么意思,他知道。吴能的眼睛瞪着浑圆,其中有着惊恐,有着难以置信,但这一切都是过去了,因为他的表情和思想,已经是在这一个终止了。

  呼!

  我松了一口气,这时候的自己,心中依旧是那么的沉重。不够我庆幸的是,山谷已经是起来了,没有了先前的颓废,他一步步的走到刘雨薇的面前,我没有阻止。他的背影,很是落寂。有时候,面度比逃避要好很多。相信在这一次之后,山谷或许对于女人都不会再爱了。花花的心,再次的回来,又是不知道有多少个女人要被祸害了。

  “你可知道,我对于我们的见面,我幻想了多少个场景?”

  山谷给刘雨薇套上一件外套,这不知道是从哪一个死人的身上扒下来的,不过总比什么都没有穿要好。

  “你可知道,我对于你,是有着多么的喜欢吗?”

  山谷的声音开始变大了,情绪也是夹杂进去了,我没有回避,我想我要看着,我要分享自己兄弟的心情。尤其是这时候,心碎的时候。

  “你可知道,我今天晚上准备向你求婚!”

  山谷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右手从口袋之中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里面有着一个闪亮的钻戒。但是这一切都是迟了,人家由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的看过你,一切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我虽然是知道山谷这一次是认真地,但是绝度是没有想到,这已经是严肃到了这一个程度。

  “大哥,我说完了,到时候我要杀一个痛快。”

  山谷的眼中布满了血丝,面色也是苍白,但是其中爆发出来的戾气,我根本是难以忽视。想必,这吴能的老子,应该是要到了吧。看来,有着一些的准备,要做好了。不过这吴能,你想要投胎?简直就是做梦!

  “好,至于你,滚。”

  我对着山谷说道,后面的是对着刘雨薇说的,但是高峰和刘剑锋显然是不爽。但是碍于他们是男人,也不好不听我的。但是小郁和小倩没有这一个顾忌,直接是上去将这一个讨厌的女人,给狠狠的修理了。

  刘雨薇在这之中,连哼都没有哼一声,这算是什么?无言的抵抗吗?还是对着自己犯下的错误有着悔改?

  不管是我会怎么想,但是这小倩却不是好商量的,直接是一击黑色的光柱打出,进入了这刘雨薇的体内。我虽然是不知道是什么,但想必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嘿嘿,这是一种会让她爽到死的玩意……”

  F更V%新f最D}快R,上Y¤酷@r匠网M

  小倩在回到玉佩之前,在我的耳边留下了这一句话,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是起来了,这就算是贞操烈女,都是要变成水性杨花啊!这女人真狠,那一句话果然是没有说错。唯小人和女子难养也,但是宁愿得罪小人,都不要得罪女人,这真的是真理!再一次的感受到,古人诚不欺我!

  “你们先走,到外面埋伏去,这里就交给我和山谷了。”

  我看着山谷,还是留在自己的身边吧,这时候我想除了我的话,谁的话都是听不进去了,到时候如果是提前暴露了,这就不好玩了。

  “四方游神,八方小鬼,听我号令!”

  我咬破自己的指尖,将自己的血液挤出来滴在这吴能的额头之上,和子弹射穿的窟窿上的血液融合在了一起,我要把吴能的魂魄给拉出来。在会道术的人面前,死不是一种解脱,而是噩梦的开始!

  山谷这一次竟然出奇的看着,一点注意力都没有分散,这到是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我没有过多的在意,只是当做了一次受伤之后的消遣。

  “吴能之魂,出来!出来!出来!”

  我大喝一声,双手向上猛的一拉,一道透明的灵体被我从这吴能的尸身之上强行的拉了出来。这人死后,本来是要一刻钟之后,灵魂才会出来,但是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仅仅是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就是出来了,这时候连意义上的鬼都没有形成。

  “大哥,我要学道术。”

  山谷看我昨晚这一切之后,对着我很是严肃的说出来了这一句话,我心中也是一阵的刺痛。这孩子,是要受到多大的刺激,我下意识的将布袋之中的吴能灵魂用力的捏紧了一些,我心中很气,很火,但是又很无奈。

  “为什么?”

  我下意识的问出来,不够我现在不问,到时候依旧是要问的,这迟早还是一样的。

  “我要是会道术,在一开始醒来,我就可以自己召唤小鬼出来救自己了。很多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山谷的话,再次的刺痛了我的心,虽然我知道这不是真实的话,其实不能够这么说。这其中至少是有着一半是真的,剩下的,还是要自己去面对,去解决。

  “好。”

  这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时候的刘剑锋在龙虎上人那里可是受喜爱的紧,多上一个山谷,想必也是没有问题的。就算是那里不行,我就不信,我还教不好一个山谷,起码的入门,总是可以的!

  但是现在不是时间,我们两人躲起来了,这并不需要多么的隐秘,而是在一开始他们看不见就好。我们要的,只是一个措手不及,将他们身边的道士给解决了。我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是打起了这同类的主意。

  这世间,到底什么是善,什么是恶,这到底是有谁知道?我们自己都是认为自己是对的,对方也是人为自己是对的。但是这一切只有公道在,我想现在的自己就像是一个侩子手,什么公道的,已经是被我给抛弃了。

  杀人,是违法的。但是,我也是顾不了那么的多,实在不行就带着他们躲进深山老林里去。再不行,就换一个身份出现,老不正经做到这一点,还是很容易的。

  现在,就是要静静的等待,等待猎物的出现。我要一网打尽,我要为了你们的行为,付出自己的代价。原本只是口角之争,发展到了现在不死不休,这一切早就已经是命中注定了,现在就是解决这因果吧。

  满地的死人,将这原本就简陋的底下手术室,变得是如此的阴森。周围满是废弃材料的堆积,看得出来,这已经是很久没有人来了,但是这手术台上的器具,到是蛮齐全的。不过也是,这器官一定是要保证是好的,这肯定要是好的。

  嗯?

  来了!一连串的刹车声,从远处传来,我浑身的血液再次的沸腾了,我舔舔自己的嘴唇,杀意在心中无限的升腾。

  我仿佛是看见了无数的亡灵的在跳舞,游魂野鬼们也是出来看这一场热闹,死亡的歌颂在他们之中响起。

  歌颂之声,很是凄美而又严肃。但这一切,根本难以净化无数亡灵的怨气,还有我心中的杀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