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如此情况,就算是再有涵养的人,都忍不住。但是我忍住了,这不是说我有着很好的涵养,也不是说明我就是那一种懦夫类型的,而是以卵击石,最后受伤的总是自己啊。

  “老不正经,以前的事情就过去了,但现在你要答应我一个小小的条件。”

  心中转念一想,这一个家伙软硬不吃,我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现在只能够是退而求其次啊。

  “你先说说看。”

  老不正经果然是够小心啊,果然是一只奸诈狡猾的狐狸啊!

  “这个,你看我的三个兄弟都是单身的,这里好歹还有一个女人不是,这个就留给他们三人吧。”

  我一边说着一边想着山谷和刘剑锋使眼色,至于高峰就算了,这一个家伙不适合这一种角色。心中不由得想开了,这可是真正的姐妹花啊,都是女神级别的人物啊,要是一起收服了,这可是很爽啊。不过这也有着不好的地方,她们实在是太像了,万一到时候一时兴起交错了名字,这不是很糟糕?

  不管那么的多了,这看见了,就不能够错过。我看见老不正经的还是在思考,似乎他也是有着很浓厚的兴趣啊。

  “前辈啊,我自从记事以来,就没有碰过女孩啊!”

  山谷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说道,但是他心中的那一点花花肠子,我怎么会不知道?这没有碰过女孩,也不看看你的德行,这是你可以染指的吗?你这辈子就是碰女人的命运,根本见不到自己杰作的落红。

  “前辈,前辈,你就可怜可怜她们吧。她们是亲姐妹啊,造成今天的局面,也肯定是有着其中的原因。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前辈!”

  刘剑锋的话我听的舒服多了,这就是文化的区别了,一看这小刘就是一个斯文了,这山谷啊,就是一个邪恶的家伙。

  “老不正经,这其中说不定是有着什么因果在其中,也好让我化解,你就不要凑我们年轻人的热闹了。”

  我看着倚在窗边的小郁姐姐,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不禁联想到那傲人的身材,这实在是留给我太多的遐想空间啊。

  “你们说了这么多,不就是一个意思,想要将这一个女人留下呗?”

  老不正经的笑容再次的出现了,我的心中更加的发毛,这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一个家伙到底是想要干嘛。这一个笑容,有一点的多了,这其中绝对是有着不可明喻的意味。

  “你也是干脆一点,行还是不行!”

  我也是有着一些的不耐烦了,这一种感觉真的是很不好,原本很多事情都是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但是在他的面前,所有的事情全部都是在老不正经的手中。无比的憋屈,这还是快点决定比较好!

  “行,怎么不行,你不是想坐拥这姐妹花么。不过,你有这能力驾驭么?”

  老不正经说完之后,很是不负责任的走了,我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的心中有着一些的乱。这一句话简直是一针见血,但是我相信,只要是我搞清楚这其中的因果,我一定可以做到!

  “大哥,这要怎么处理?”

  刘剑锋对于这事情也是知道的不多,但是比着高峰和山谷知道的多一点,要是喜欢的话,我喜欢小郁。但是面对如此一个冷艳高傲的女人,是一个男人就想要去征服,去开荒,更重要的是,我曾经几乎看光了她。心中早就已经是列为了自己的女人了,谁也是不能够染指。

  虽然这样子很没有道理,但这是我心中最真实的想法,这或许就是男人的通病吧。

  “小郁,没事的,你们之间肯定是有着什么误会。”

  我看着小郁,我试图从她的口中问出一些什么,心事重重的我,直接是将刘剑锋三人给忽视了。

  “我不知道,我真的是不知道,我的印象很模糊,要不是从母亲和父亲的说话之中听到,我根本是不知道有这一个姐姐。”

  小郁咬着嘴唇说道,我心中暗叹一声,果然是不知道啊,这事情就更加的困难了啊,我一时之间也是想不到什么办法。

  “小郁,没事的,她好歹也是你的姐姐,你们身上流着一样的血液,没事的。”

  我摸着小郁的脑袋,柔声的说道,窗外已经是大亮了,车厢之中有着起床等待下车的人,有的刚刚醒来,但是我们这里却是一片的寂静。

  “嗯,有你在。”

  小郁说完之后,就向着她姐姐走去,我没有阻止,我不相信她真的是下得去手。

  “姐姐,我知道你就是我的亲姐姐荀攸。其实爸爸很想你,但是妈妈不让爸爸找你。”

  小郁的声音不大,但是我们几个都是听到了,但这事情我们四个大老爷们真的是没有办法,只能够坐在床铺之上干看着。不过这也是一种视觉上的享受,我很是喜欢这一种感觉。

  “那一个女人,不配做我的妈妈,我也没有这么软弱的爸爸!”

  荀攸的语气很是冰冷,她的言语之中虽然没有对小郁说什么狠话,但是我已经是明白了这话中的意思,我相信小郁也是明白了。

  ☆√酷匠(J网5唯qj一4F正2+版;d,其ee他都N%是*盗,版G

  “姐姐,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是双胞胎,应该是一起出生的,但为什么爸妈选择我而不是你?”

  小郁的肩膀一颤,但依旧是叫着姐姐,就算是对方不认可,但依旧是这么的叫着。从她的话中,我再也是不敢怀有任何一点的轻视了。明明是想知道,但却根本是不问,而是选择这么的旁敲侧击。

  “你无非是想知道这其中的原因,我现在告诉你也无妨,但你不要天真的认为,我认可了你。”

  荀攸的语气之中依旧是冰冷,但是我知道再冰冷的语气,也挡不住滚烫的心。只要她愿意开口说话,一切看起来都不是那么的糟糕。

  “我知道姐姐对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就算是我未必有姐姐这么好的心态。不管姐姐你认可不认可我,在我的心中你一直都是我的姐姐。”

  我暗自的点头,这毕竟是出生于书香门第啊,这话说的是这么的有水平,一边的三贱客都是红着眼睛。当然这红着眼睛不知道是感动的,还是秀色可餐啊。不过换一句话说,这既然是书香门第,这不应该是做出这样子的事情啊。

  “自从我记事开始,就生活在一个狭小的房子之中,每一个礼拜爸妈都会来看我。我努力的做好自己,想要爸爸妈妈开心,但是不管我做什么,妈妈从来都是没有好脸色。那时候的我,透过窗户看着别人去上学,而我却只能够这么的窝着。很多时候,我趴在教室的窗户上看,正因为如此,我才学会了不少字。”

  荀攸的语气冰若寒霜,面色也是苍白无比,说到这里,停下来看了一眼小郁。

  “那时候,爸妈每一个礼拜都要出去一次,一去就是两天,我那时候都是和奶奶在一起。”

  小郁这时候算是明白了,那时候爸妈出去干嘛了。

  “但是,我原本以为这会获得他们的赞赏,但是我真的是太天真了,真的是太天真了!在我十五岁的那一年,我在妈妈的面前说我学会了一千多个汉字的时候,妈妈的面色瞬间就是变的无比的苍白,接着就是狠狠的打我。”

  荀攸的眼中噙满了泪水,外表坚强的女人,内心一定是脆弱了。这是一种伪装,我想不明白,这里面的条条道道真的是太多了啊。

  “不会的,妈妈不会打人的,我从小到大,除了那一次和爸爸吵架以外,从来都没有见她生气过。”

  小郁的表情充满了难以置信,这实在是颠覆了在她的心中,那一个好妈妈的形象。但是姐姐的遭遇摆在这里,容不得她不动摇。

  “她一边打我,一边骂着,说我是什么白虎星,必须是要一辈子圈在一个地方,不能够识字,要不然就会给家里带来灾祸。你说,这算什么文化人,这算什么父母。仅仅是因为算命先生的一句话,就这样子对我!”

  荀攸的声音之中蕴含着无尽的怒火,无尽的不甘。我倒是摸摸鼻子,这真的是把我给骂进去了,我的心中不禁是要破口大骂。这是哪一个杀千刀说的,真的是丢人!丢尽我们这一行的脸面!

  “不会的,不会的,爸妈不是这样的人!”

  小郁也是感觉到了难以置信,不过我心中担心的终于是来了,她看向了我,因为那一个算命先生说的话,而我也是算命先生,她想要推翻这一个事实。

  “小郁,不要看了,那一个算命先生说的没有错。但只是说对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就是好的很好,坏的很坏。不管是做什么,都是极致。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只要敢于和命运相争,我们的未来就在自己生命的轨迹之外,奇迹也是自己创造的。”

  唉,小郁啊,原谅我欺骗了你这一次,这事情也是有着破解的方法的啊,那就是你死啊。

  “哼!”

  荀攸冷哼一声,她挣扎着起来坐着,扭过头看向了窗外,小郁也是做到了一边。这事情实在是太复杂了,也太具有冲击力了,不得不好好的静静。

  而我也是无奈,不过她到底怎么样和这老不死认识的?这事情或许没有这么简单,这其中莫非有着什么的隐情不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