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之间,心惊肉跳的感觉出现在我的心头,不祥的预感直线的上升。但是我却是算不透,温度好像下降了,我紧紧自己的衣服。

  火车上的人来人往,似乎这一切我的存在都是多余的,我看着周围的一切,精神都是恍惚了。我看着对面后来上车的中年妇女,我想要叫她,她就是我的救命稻草。想要开口说话,但是我动动自己的嘴唇,什么都是说不出口。

  “桀桀桀……”

  阴森的笑声传到了我的耳中,身上起了鸡皮疙瘩,我的视线渐渐的出现了模糊。我看见在中年妇女的肩膀之上,有着一个一尺大小的婴儿,浑身都是滴血。他的眼睛慢慢的向外挪动,里面有着尸虫在不断的钻进钻出。

  如此强烈的视觉冲击,我却是感觉不到自己的胃里在翻江倒海,所有的感官都是没有了。存在的,只有视觉和听觉。

  “妈妈,妈妈,我要爸爸!”

  我听见孩子的声音,是无比的清脆悦耳,我刚刚想要松一口气,但却是发现这是中年妇女肩膀之上的婴儿发出的声音。他的嘴巴一张一合,黑色的血块不断的落在中年妇女的身上,但是这一切她都是浑然不觉。

  “妈妈,妈妈,我要爸爸!”

  孩子的声音再次的出现,我的却淡然的看着这一切。不!我想要闭上自己的眼睛,想要捂住自己的耳朵。但是这么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想要逃离这一个是非之地,可是我的脚好像是被灌输了铅一般。

  画面在这个时候好像是定格了,我的面色不用猜也是知道,肯定是无比的惊恐。应该是因为恐惧变成了扭曲,我感觉到自己的双手在不断的颤抖。我的手,有了知觉了。多少次徘徊在死亡边缘的我,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握紧自己的拳头向着对面的中年妇女而去。

  “嘿嘿……嘿嘿……”

  我听见那婴儿的笑声,我感觉到自己的头皮瞬间就炸开了,和他对视了一眼,他的视线一直都是停留在我的双脚。

  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双脚,见到的却是空荡荡的裤腿,鞋子不知道去哪里了,一样不知道去哪里的,还有我的脚。

  心中的恐惧在不断的滋生,感觉自己已经不存在这一个世界上了,我想要逃离这一节车厢,我想要逃离这一列火车,这一列死亡火车。

  砰!

  剧烈的疼痛让我意识重新清醒了,我看着周围的一切,依旧是如同上车的时候一般。但是我的脸却是贴在了玻璃之上,我下意识的看着周围的乘客,他们的目光很是很诧异,就像是看待疯子一般。

  “不好意思,刚刚睡着做了一个梦……”

  我只能够如此这么苍白的说着,我的心在不断加速跳动,如果刚才不是这火车玻璃的质量过硬,我就是撞破这玻璃出去了,还有就是被这玻璃碎渣给刺死了。我心中来不及庆幸,因为他们还没有回来!

  想到这里,不再有着任何的犹豫,我直接是起来了,但是由于起来的太快,我的眼前发黑,周围的一切似乎再次的远离自己而去。

  不!

  这一种感觉真的是太不好了,我不能够容忍再次的发生,我直接是打了自己一巴掌。脸上的疼痛让我再次的清醒了,这一次我感觉周围的人都刻意的远离我了。

  “这年轻人到底是怎么了?”

  “不知道,八成是有病。”

  “依我看,这是撞邪了……”

  ……

  我的心中在不断的讥笑,他们的良知在哪里,只有这这一种无痛的叫喊么?他们的看法,我一点都不在乎,我只想自己三人都是平平安安的。因为这一些人,只要是一下车,就成为了陌生人。

  还好和厕所的距离不是很远,但是我再见到刘剑锋的时候,我的心就已经是沉下去了。

  只见刘剑锋身体瘫软的坐在地上,在外人的眼中看来,这是在睡觉。但是我却是明白,这因为过度的惊恐,被吓晕了。而且,他的右手,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手枪。究竟是发生了什么,让他这样如临大敌?

  如果是和自己一般,他根本是来不及拔枪,如果是人的话?想到这里,我更是想到了那一个冒牌的家伙,还有那一个老不死。至于那一个主编,我已经是主动忽略了,这一个家伙到底是活着还是死的,都是一个未知数了。

  “剑锋,剑锋,你醒醒!”

  “醒醒!”

  我捏着他的鼻子,想要叫醒,但就是任凭我百般努力,都是没有任何效果。我感受到他的呼吸平稳,更是把脉之中,一切都是正常,我的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

  “啊!”

  厕所之中,尖利的叫声,刺破了凌晨的星空。但是坐过火车的人都是知道,厕所这一个地方虽然是有人,但在这时候都是昏昏沉沉而且人数也不会很多的,不像是我先前一般,动静之大将周围的人都是吵醒了。

  “小郁!”

  我试图将门撞开,但是在撞了一下之后,感受到自己的肩膀之上有着巨痛传来,我放弃了这一个想法。

  娘的,这质量真的是有一些好的过头了!

  没有多余的选择了,就在我准备拿刘剑锋的枪强行打开门的时候,这家伙竟然被那一声叫声给弄醒了。

  “尖叫,尖叫,哥!又是尖叫!”

  刘剑锋哆哆嗦嗦的站起来,抓着我的胳膊说道,我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无尽的血丝,伴随着的是隐藏在其中的黑气。

  “尖叫,难道不是第一次了?你说清楚,小郁怎么了!”

  现在的我已经是不管那么多了,既然是刘剑锋的眼中有着这一个黑气,我想我的眼中也应该有。这表示已经被鬼缠上了,而且这不是一般的鬼……

  “小郁在里面,我肯定没有出去,刚刚那声音肯定是她的。这是第三次的尖叫了,第一次尖叫我醒着,当时我还询问了小郁的情况,但是她说没事。第二次尖叫之后,我就晕倒了,现在是第三次。”

  刘剑锋平缓了一会之后说道,声音虽然是有着一些的颤抖,但是作为一名警察的良好素质却是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来了。

  “剑锋啊,你还记不记得先前我说过小郁有一个姐姐?”

  现在我倒是一点都不着急了,这厕所里现在肯定是没有人了,只不过是从里面反锁了,这在火车上至少人肯定是安全的。只不过时间也是不等人啊,看看窗外,距离天亮已经是不远了,那么按照这火车的速度到国海是要一定的时间。

  “我知道,你是说这里面?”

  刘剑锋不愧是专门培训过的,这事情一点就通。

  “哥,现在已经是快五点了,七点钟要进站的。我担心小郁,在那时候就要被她们带下车了。”

  刘剑锋说道后面像是突然之间想到了什么一般,我的心中也是咯噔一下,我竟然是将这一个问题也是忽略了。自己几人到国海,他们却不是啊!

  “现在我们不要着急,先让自己放松一下。”

  不过我依旧是不着急,着急是没有任何用处的,转身我走进了另一个厕所,还是先让自己的身体轻松了再说。

  “剑锋,你怎么了?”

  我进去之后想要把门关上,但是这一个家伙竟然是推住了,不让我关上。

  “哥,我觉得我们不能够分开,在一起比较好。”

  刘剑锋说道,显然经过先前的事情,对厕所他已经是恐惧了。

  “这样也好。”

  我心中对着她再次的高看了几分,这考虑事情真的是周到啊。不过随即我就是想到了什么,好像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虽然只有几个人,但是因为这一边的厕所进不去,想要去厕所的人也是不少。这个,我们两个男人一起进去,这是不是打破了世俗的城墙?

  看/A正…;版章节上酷O匠…g网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啊!”

  在关门的时候,我还听见了一个骚包这样的说道,我的心中很是不爽,堪称怒火冲天。但是现在是非常时期,他们这么肤浅的人怎么会明白如此高雅的艺术呢?

  十分钟之后,我们两个浑身轻松的出来了。好家伙,这真的是憋得太久了,这动静和时间也是不短啊。

  只不过出来之后,就算是我们的脸皮再厚,面对如此目光,也是隐隐的发烫啊。

  “看什么看,没有见过男人啊!”

  刘剑锋的脾气有点冲,面对这么多的目光,尤其是异样了,被冤枉的感觉终究是不爽的。

  “对啊,是没有见过两个男人……”

  又是那一个骚包的声音,我了个擦,竟然是扭动自己的腰。我现在严重怀疑这一个家伙的性别,我的眼睛一扫周围的人,发现对面厕所的门已经是开了。

  “剑锋,剑锋。”

  我拉拉剑锋的胳膊,示意他看过来,这不是和这一种不男不女的家伙计较的时候,我们还有正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