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感觉,这夜是如此的漫长,紧绷的神经,让我们成为了惊弓之鸟。每当在我独自一人的时候,总会想起那一个在黑暗中大笑的身影。那是如此的放荡不羁,那是如此的骄傲不逊,那是如此的老不正经……

  啪!

  怎么会想到这一个老不正经,很是气愤的一巴掌就是下去了,不过我很是疑惑,这竟然是不痛?这算什么啊,巴掌都是不痛?

  “大哥,你想干嘛,突然间打人!”

  这时候刘剑锋的声音传来,很是郁闷和委屈,我心中很是不好意思。但是我看见小郁也是奇怪的看着我,所以我不能够落了自己的面子啊。

  “剑锋,我看你面色不对劲,眼神恍惚。再看看你的额头,有着一股黑气上涌,脖子上也是有着一丝青色游动,你知道这是因为什么吗?”

  我看着刘剑锋,一字一句,有板有眼的说道,面色也很是凝重。这一件事情,似乎真的是存在的一般,看着刘剑锋那疑惑而又害怕的目光,我的心中很是嘚瑟。不由得看向了小郁,看见她在扑闪自己那一双美丽的眼睛,顿时间我挺胸凸肚。

  “可是哥,我刚才是看见你在发呆,我才看着你。可是突然间就是这么一下,眼神恍惚的好像是哥你。”

  刘剑锋愣了一会,但依旧是说道。我真的是想再给他一个巴掌,这一个家伙真的是太不识趣了。

  “当年姜太公直钩钓鱼,愿者上钩;张三丰,号称三疯;今天有我绪方,神游太虚,试图看破天机。在冥冥之中的危险来临之前,需要找到一条康庄大道啊。”

  这时候我终于发现当初那一个老不正经为何是要我学做相士,而不是拿着罗盘的风水先生了。看来我的基因之中,确实是适合这么做啊。一番话下来,不光是刘剑锋,还有小郁这一个出生在书香门第的人,都是愣着了。

  “哥,你是我亲哥,那你说说刚才是为什么打我?”

  刘剑锋瞬间就是瘫了,那样子恨不得当我是他的再生父母,恨不得跪下来行大礼,不过我也是于心不忍啊。毕竟为了自己的面子,这么做真的是不对啊。不过在看见小郁充满疑惑而又渴望知道的眼神之后,我决定再次的昧着自己的良心。大不了以后对他好一点,现在还是讨得女神的欢心要紧啊。

  “前面不是和你说了,你的额头有着黑气,脖子上有着青色游动吗?那是因为你撞邪了,我那一巴掌,就好像是一把火点燃了烈柴;一块石头,丢进了平静的湖面,给了敌人措手不及的一击!”

  我的面色大义凛然,好像有着各种光环在笼罩,神圣的光芒笼罩在我的四周,我的表情是正义虔诚的信徒。什么影帝实在是弱爆了,我发现自己真的是有这一个才能!哼哼,老不正经,今后老子才是不怕你,到时候一定是要忽悠你到死。

  就当我得意非凡,两人还要询问的时候,这时候开始检票了。

  “各位乘客,开往国海的k38438列车已经进站,请各位乘客带好自己的行李物品,检票上车。”

  “各位乘客,开往国海的k38438列车已经进站,请各位乘客带好自己的行李物品,检票上车。”

  “各位乘客,开往国海的k38438列车已经进站,请各位乘客带好自己的行李物品,检票上车。”

  ……

  一遍遍的声音传来,我们三人就好像是听到这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只要现在一走,小鬼就算是你有着天大的能耐,面对如此多的人也是无可奈何。就算你是传说之中最为强悍的子母夺命叉,也是没有奈何不得!

  心中很想放肆的大笑,但是刘剑锋的的手再次的伸出来,我真的是想要剁掉这一只手。尼玛,每当老子感觉要获救的时候,要放松的时候,这只手就出现了。我们顺着目光看过去,这售票员什么变成了那一个女人了?

  最}X新I)章rh节4上{Q酷R匠p/网

  啪!

  再次的打了刘剑锋一个耳光,这家伙的心智太不坚定,或者是心中已经对这子母夺命叉产生了深深的恐惧,所以才会这么容易就进入了幻境了。

  “剑锋,醒醒,这是幻境。我们快走,不要回头!”

  我压低声音说道,但是一字一句都是铿锵有力,仿佛是充满了魔力。

  “哥,谢谢你。”

  “绪方。”

  刘剑锋和小郁两人都是一阵后怕,虽然心中很是得意,但这不是得意的时候。三人都是加速的前进,面对如此的售票员只有当做了空气。

  我不知道的是,在距离我身后检票队伍的最后方,有着一个身高仅一米九,生的虎背熊腰,满脸的胡渣,凌乱的长发遮掩了脸庞。破旧的衣服挡不住他霸道而又凌厉的气势,双眼之中精光四射。袒露的胸膛,让人感觉他充满了野性。眼角有着几道不明显的皱纹,那是岁月留下的痕迹。

  “死不了就好,到时候再出手。”

  独自说完了之后,就离去了,依稀的人群之中似乎从来没有存在过他的痕迹。我若有所感的回头,什么都没有。

  呼!

  费尽力气,终于是上车了,心中不免的松了一口气。但是小郁却是皱着眉头,我们这是硬卧车厢,没有办法,只有这里人才是多啊。

  “小郁,你坐里面。”

  我对着小郁说道,让她坐到靠窗的地方,我坐在边上。刘剑锋坐在小郁的对面,我们在买票的时候也是有着讲究的,我们买的是两人坐的靠窗。

  “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小郁看着我,我发现她有着一些的变化,不再是那一个风风火火找到我的小郁了。我的心中,不禁有着一些的失落,或许是我的一无所有吧。到底是怎么了,竟然会有着这样子的感觉。

  “雄黄剩下的不多了,现在也是凌晨两点了,我们在四点半之前,尽量的避免去厕所。”

  我摸着怀中仅剩不足二两的雄黄,眉头紧皱,这是种不好的信号。

  “嗯,忍一忍应该是可以的。”

  小郁笑了一下,但很勉强。我突然间想到了一件事情,她自从和我分开之后,好像都没有去过厕所啊。

  “小郁,这给你。我们两个不用,要是遇见了什么特殊情况就打开吹一口。”

  我将雄黄交给她,我们两个男人忍一下就好了,但是这似乎是不妥啊。毕竟这么一个美貌的女子,这火车上可是不安全啊。

  “剑锋,你和小郁一起去。这火车上不安全,你现在有一身的虎皮。”

  我看着刘剑锋说道,这小子的虎皮真的是不错啊,这里人气这么旺,应该不会出什么意外的。

  “好。”

  刘剑锋点头示意,他也知道这一件事情的严重性,没有丝毫的犹豫。现在也算是患难与共了,虽然这是被我拖下水的。

  “麻烦你了。”

  小郁也是明白,我看见她也是松了一口气,看着他们离去,我的心头隐隐的跳动。或许这不是对着他们而去的,也许是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