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老式的楼道,木质的扶手上面的油漆都已经脱落了一些,留下了斑驳的痕迹。幽深的楼道,好像楼道的深处就是地狱。

  我的心中暗叹,这一种结构的单元房,采光的效果很不好。这明明是如火的下午,却也感受一丝的清凉,越是这样,我的心中更加的不安。

  咯吱!

  我一脚踩在楼梯上,一声奇怪的响声传来,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若不是有着女神在边上,或许我肯定是要大骂几句,来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感觉。不过我发现小郁面对这一个情况是如此的自然,我转念一想,这也是。毕竟她是上来过的,这一种情况也是遇到过。

  一开始,我只注意到了这扶手是木质的,竟然想不到这三楼通往四楼的楼梯都和下面的不一样,竟然也是木质的。我的心中很是不安,这地方处处都是透露出古怪,不过我既然选择了,就不会后悔。

  伴随着咯吱声不断的往上,我对于这楼房也是更加的豪气。我也算是见识过大世面的人,但是面对这一种情况还是第一次。我这人的神经有时候比较大条,适应能力不错,这也是我师父看中我的原因。

  靠!

  竟然是会在不知不觉之间想到那一个老家伙,这绝对是不科学的。我赶紧将心中的想法给扼杀了,转眼间我和小郁已经是到了四楼了。

  这里只有一家单元房,漆黑的铁门在微弱的光线中显得更加的可怕。我看向铁门的两边,我当下就傻眼了!

  我的乖乖,这果然是这样子!铁门的两边,有着半圆形的柱体,上面的红漆是格外的醒目。我屏住了自己的呼吸,不敢出一口大气,带着小郁就下去了。说真的,这不是我害怕,而是我惹不起这样的存在。

  要和这样的存在作对,我起码要有钱,这样虽然是不一定斗得过,但是无论如何都是可以保住自己的小命。

  “你看好了?”

  回到小郁的家中,小郁很是不解的问道,我看的出来她很是不明白我上去仅仅是看了一眼就下来是因为什么。

  “看好了,我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算命先生自古以来都和什么关联吗?”

  我看着小郁,强行的压制住自己内心的冲动,面对心中的女神,有多少人可以和老子一样的淡定。

  “风水。”

  小郁毫不犹豫的说道,这小妞还是蛮聪明的,终于是明白了当初会找上自己了。这一定要问自己是不是行里的人,要是行里的,绝对是懂风水的。她看来也是知道一些什么,或许只是我想多了。

  “是的,所以我想说的是,你这次的事情是和风水有关。”

  我没有隐瞒,现在的这个时候,只有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当然有关梦境的结果我还是不可以说的。

  “所以,你说这和四楼的那一个房间有关系?”

  小郁也是一个聪明人,在她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我只是点点头,并没有说话。我真的是想不到当初这一个大美女是如何会选择住进这一栋楼的,我开始想着这小郁是不是被人盯上了,或者得罪人了。

  一时间,我们都沉默了。小郁也不像一开始那么的害怕了,毕竟一个人对于未知的事情,才是感觉到最为害怕的。

  “我去收拾一下房间,好了叫你。”

  小郁突然间想起来了什么,她的面色有一些的泛红,阳光透着窗户洒进来一些,更是有着一种朦胧的美感。我的心脏就好像是不受控制的小鹿,开始奔跑起来。

  气氛也是变的有一些的异样起来,这好像是很敏感的话题啊。女神的闺房,我的血液流动都变的无比的快速,就像是在高速公路上奔驰一般。

  我不停的想入非非,这女神的闺房之中是不是很香啊?我会不会一不小心看见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不知不觉,我感觉到自己可以去露营了……

  真的是太不争气了啊,气得我狠狠的拍了一下,但是下一刻我的脖子涨的通红。真的是好疼啊,不过还不能够叫出来,这影响不好。

  “先生,我收拾好了,你可以进来了。”

  就在我现在遐想之中难以自拔的时候,小郁的声音传来了,我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没有告诉她名字。

  “不要先生先生的叫,我听着怪别扭的,我叫绪方。光绪的绪,方圆的方。”

  我很是满意自己的介绍方式,但是我突然之间意识到了不妥,这活脱脱的不是一个好人!

  娘的,我到底是怎么了?

  这走入女神的闺房之中,我竟然是想着介绍自己,这绝对是一种禁忌啊。我的面色变得有些的不自然,这个会不会造成什么不好的印象啊。

  “你看吧……”

  小郁的面色也是不自然,我看见她的面色有着一些的红润,我也是感觉到自己的面色发烫。或许,在她的心中我已经是被划入了轻浮的那一类之中了。不过这没事,这一次的事情,我有着无尽的表现机会!

  我摸着自己的鼻子,看着这房间之中的摆设。没有我想象之中的华丽,却到处都显示出朴素大方。

  简单的床头柜,一张普通的大床,简易的床头柜。不过床单和被套是可爱的粉红色,但是我不敢过多的停留,毕竟这是不礼貌的。

  我看了一圈没有什么特殊的发现,抬头向上看去,感觉很是别扭。好像被人特地的凿开过一般,因为上面的粉刷有着一处比其他地方干净的多。

  “你搬进来多久了?”

  这一些问题,自己瞎想是没有用的,还是问清楚比较好。

  “一个月。”

  小郁不知道我问这一个干嘛,她的脸蛋还是红扑扑的,但她还是乖乖的说了。让我不禁是产生了错觉,这妮子不会是对我产生了好感吗?

  “你搬进来的时候,这里就是这样子了吗?”

  我指着床的正上方,那里正是我看见的的一处比较干净的地方。

  “咦?”

  酷-,匠网9永久h免费看~小n)说!

  小郁很是吃惊的看着我,想来她也是不知道,我的心中可以肯定的是,这绝对是在她搬来之前就有了。

  我摇摇头,继续自己的思考,如果是搬进来之后有的,这也不是不可能。或许就是这半个月有的,但是我的心中却是有着另一种方法。

  “你是别人介绍进来的吗?”

  我再次的问道,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这一个人肯定是最为可疑的。

  “有的,是我们报社的主编介绍的,我当时刚刚跑出来,也没有想那么多。我想的只是早点住下来,早一点的稳定下来。至于其他的,我没有想到那么多。”

  小郁也是感觉到这其中的问题了,真的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啊,只要是冷静下来,绝对是可以想到这其中的一切啊。

  “相信我,今天晚上最后做一次梦。”

  我看着小郁,不管她的心中怎么想的,在说完这一句话之后,我就走出了卧室。但是下一刻,我就感觉到了自己的头皮发麻!

  “年轻人,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事。”

  一名身穿黑色唐装,年龄大概六十岁上下的老头在门口处说看着我说道。

  “老先生,我的脊梁还是直的。”

  我第一个感觉就是觉得这一个老人不一般,或者他就是这幕后操作的人,至于那一个主编只是个委托人?我心中越想越可能,如果他要是走上了四楼,似乎一切的谜底就快要浮现出来了。

  老人没有说什么,他转身就走了。很快,我就听见了楼梯咯吱咯吱的声音响起,我的双拳紧紧的握着。要是说一开始是为了女神而来的话,现在我的心中燃烧了起来了战意,出道的这一些年里,我还没有输过!

  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刚刚那一个是谁?”

  小郁也是听见了我和老人的对话,走出来问道。

  “四楼的。”

  我没有说其他的,我关上门回到沙发之上坐着,我开始思索这其中的事情。这一次要好好的合计一下,不能够给输给这半截身子进入黄土的人。

  “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我突然间害怕这一个女人,她在冷静下来之后,心思实在是太慎密了。

  “我需要上等的雄黄。”

  这时候不能够再客气了,虽然自己的口袋之中没有钱,但是她应该有的。我看的出来,这小郁的家里肯定是不错的。

  “雄黄?”

  小郁很是奇怪的说道。

  “是的,众所周知,雄黄或许是在端午的时候制成熏香,驱散家中的蚊虫蛇蚁。但是它既然是有着如此的功能,就表示它所蕴含的阳刚之力,绝对是阴物的克星。就算是在梦中出现,也可以出现安神定心的作用。”

  我解释道,这可是上好的东西啊,只不过碍于价格,我很少使用。说起来真的是惭愧啊,在算命日益衰弱和骗子滋生的年代,我的口袋是不断的缩水啊。

  “我们现在就去。”

  小郁看来很是着急,这梦确实是怪折磨人的。

  “我没钱。”

  我很是直接的说道。

  噗嗤!

  小郁一下子就笑出来了,我很是尴尬的挠挠自己的脑袋,不过我的面色却是丝毫不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