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渐的,遇见的鬼魂不断的变多,但是相对应而言的,阴差也是在不断的变多,而且他们的面色不再如同先前所见的那些一般,神色之中虽然是有着一些的焦虑,但是在面对阴魂的时候,更多的是一种自傲。

  想到这里,我便是看着四周,第一眼看去没有什么奇怪的。不管是环境还是周围的一切,出了阴魂和阴差多了一些,其它的也是没有多大的不同啊。

  不对!

  骸骨!

  突然之间,就好像是有着一道闪电,直接是划过了我的脑海。这一个想法一旦是滋生了之后,再也是无法的抹除了。

  骸骨,不是没有!

  但是,数量根本是没有先前所见的那么多了,而且好像这里的骸骨之上,还有着丝丝的黑气冒出,就好像是这里面那黑色的风一般。这阴司路的变故,应该就是这个了吧?想到这里,我更是急着赶路了,毕竟这一刻没有看见那数百人的灵魂,我的心中就是难以安定下来。

  D更新#●最快'5上酷l匠0A网

  “大人,求求你们放过我们吧!”

  “大人,我们真的是冤死的啊!”

  “大人!”

  ……

  在我的前方,不断的有着声音传来,是一种苦苦的哀求。

  “安静一下,我也是知道你们是冤死的,你们的阳寿也是没有尽,但是此时的地府之中,根本是忙不过来这事情!”

  我听到这声音,脚下的速度更加的快了,因为我觉得自己已经是找到了,就在这前面。

  “大人!求求你了!”

  “大人!我有着刚出生的孩子,只想去医院看看他们母子!”

  “大人!”

  “大人!”

  ……

  声音不断,但是那阴差最终也只能够无奈的闭上自己的眼睛,一甩手,就是示意自己的手下将这一些灵魂向着阴司路的前方赶去。看来,这地府之中的变故,真的是很严重,似乎这阴差知道的也不少,地位看起来也不低。

  “慢!”

  此时我也不能够管这是不是惊世骇俗了,直接是大吼一声,高高的将手中的令牌举起来。要真的是把这数百灵魂给弄走了,到时候变成了阴魂,那真的是没的救了。

  “拜见十殿太子!”

  那阴差见到令牌的一瞬间,立马就是单膝跪地参拜了,我也是沾沾光哈。不过这时候一下子就是清醒了,还是办正事要紧啊。

  “阴差大哥,这一次或许要麻烦你们了,这数百刚刚冤死者的灵魂,我要在这时候接引他们出去还阳。”

  我看着眼前的阴差,应该说是牛头,但是我不知道这马面在哪里。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这牛头啊,心中还是有着一些的小激动。不够连我自己都是没有想到,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见面。

  “这谈不上什么麻烦,既然十殿太子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又有人接引,肯定是没有问题。就是到时候你走的时候,不要回头!”

  牛头说到后面,声音也是渐渐的压低了。又是不要回头!这到底是有着什么东西,难道仅仅是回头才是会着道吗?

  “谢谢阴差大哥,我记住了。”

  说完之后我就是想着数百的灵魂而去,我现在必须是要抓紧一分一秒的时间,带他们出去还阳。时间不等人,我要抓紧。

  “各位,安静一下,你们现在跟着我走,我带你们出去,你们不要回头!我是郭明泰请来带你们出去的,记住了不要回头!”

  我想想还是将郭大哥的名字说出来,毕竟在死后有自己认识的人,这感觉完全是不一样的。就像我们在他乡,遇到了故知一般,那一种感觉,很是用言语表达的。

  在说完之后,我就是转身走去了,至于他们不管是说什么,我都不理会了,因为时间没有那么多!

  一步步的走着,我的速度越来的越快,令牌上的光晕慢慢的扩大,我的心中也是踏实了不少,至少现在的情况还是很不错的。有了这令牌的帮助,我感觉到身后有着齐刷刷赶路的声音,相信要不了多久,就可以走出这阴司路了。

  不过人终究是有着好奇心的,更何况现在的我还是有着一定的实力可以知道这其中发生的一切,我开始尝试慢慢的算卦。但是不管是我怎么算,都是一片的空白,这样的情况,我也是很茫然的。

  算了几次之后,我放弃了,这实在是太郁闷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难道那骸骨不是说明了这阴司路之上已经是出现了生物了,难不成我要算透,还要拿着这骸骨进行吗?想到这里,更是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危机,我好像在这时候触动了什么一般。

  不管了,还是带着他们走出去才是正事。于是,我又开始了孤单的赶路,这身后的人虽然是多,但这感觉也是怪怪的。

  越是靠近这出口,我的精神就越是集中,因为这其中的凶险,在一开始的时候,我就已经是体会过了。

  呼呼呼!

  黑色的风依旧是在吹着,但是每一次都是绕着而走,但是这风出现的更加的频繁。感觉好像是什么东西刻意带来的一般,但是这时候我的心中却是一点都不紧张,这要是一直到出去没有出事,这才是不正常的。

  既然是有事情来了,我也是保持着一个态度,那就是不回头,自己赶路。管你后方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要是回头了就是你们自己的错,这是十殿太子所给的令牌,也是非常好用的。

  “恩人,等一下,我儿子不见了!”

  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的眉头皱起,这真的是能够找事的。不过我心中肯定是不信的,要是真的不见了,肯定是自己回头了。

  我没有搭腔,一直都是向前走着,我想小区之中的人,都知道这事情的严重性。不管是发生了什么,也是和我没有关系,毕竟该说的我也是说了。就算是不该说的,前提是我也是不知道啊。

  “恩人,我女儿也是不见了!”

  一个母亲的声音很是焦急的传来,我的心中也是咯噔了一下,这真的是不见了吗?要说先前是因为回头才是不见的话,那么现在肯定不是了。因为这已经有人不见了,还是要回头,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恩人,我母亲也是不见了!”

  男子紧张的声音传来,我的心中更加的惊疑不定了,我的心中在挣扎,这到底是不是遇见不知道的情况了。

  “恩人,求求你找找我的女儿吧!”

  母亲的哭泣在我的身后响起,我想要回头,但是我克制住了自己,因为我的脑海中一直都是有着一个声音,不要回头!只要是我有着一些回头的想法,生死危机,就会出现在我的心中。

  哼!

  面对后方的话语,我冷哼一声,什么都是不管不顾了,我不断的向前而去,但是我原本以为会消停的,但这根本是没有消停。声音是越来的越大,到后面更是让人难以忍受。这到底谁是恩人,这怎么会骂人呢?

  不过不管是出现了什么情况,我都是认为这回头之后会有危险,事实上也真的是这样。急速赶路,赶紧出了这阴司路,才是真的。

  时间在流逝,我不知道外界到底是过去了多久,但我现在已经是没有任何的选择了,只能够是硬着自己的头皮向着外界而去了。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原本在后面吵的我心烦的声音,已经是消失了,没有了任何的动静。该不会是没有人了吧?这是我的第一个想法,但是随即就是抹除了,毕竟在一开始也是没有声音的。

  现在,不管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只要向前去就好。出去了,一切都是知道了。我相信十殿太子,相信牛头。

  算算时间,这出口处也是很快了,我的速度更加的快了,这阴司路真的是不好待啊。

  天,究竟是亮了没有?

  黑色的风,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密集,但是周围的骸骨却是更加的多了,但是我的心中却是落下了一半的大石头。

  出口,就快要到了。

  嗯?

  依稀之间,我好像是听见了鸡鸣之声,我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出现了很大的不适应。这,天是要亮了吗?

  十殿太子,天机是否真的是可以遮掩?我的灵魂都是出现了不适,我可以想象,这一些普通人的灵魂,真的是能够撑得下去吗?

  越是到了最后的关头,更是不能够轻松啊,这最后的松懈,也是最容易给人钻空子的时候。我的速度,再次的加快,一定是不能够出现任何的意外。

  但是很多时候,事情的发展都不是如自己的意,更是连十殿太子都说这其中有着变故了,这意外究竟是什么,或许没有人知道,又或者知道的人全部都是死了。

  也就是在这时候,那令牌之上的金色突然之间出现了暗淡。我的瞳孔一阵的收缩,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还是说令牌已经是感受到了有着恐怖的存在靠近?

  我的精神集中,四下里警戒起来,但是速度却是没有变慢,一直向着出口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