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古巫灵——泽拉斯。

  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那个时候瓦洛兰大陆上才刚刚出现国度的存在。而这个时期的人们,却已经对空间中的魔法和符文有了很深的造诣。大陆之上,有那么一群天之娇宠感悟天地气息,领悟了魔法,研究出了可以存留魔法的符文。随后,符文魔法在大陆之上迅速横行起来,甚至一度,瓦洛兰大陆被称之为符文大路。

  随着大陆之上国度的诞生,大陆之上开始出现利益的纷争,开始出现战乱,而这群领悟了天地法则的天之娇宠们,迫不及待的想要施展出自己研究出的果实,最终,瓦洛兰大陆上的第一次符文大战爆发。

  毁天灭地的符文之力肆意的在大陆之上爆发,摧残着这片古老的大陆,而最终的结果,却是大陆满目疮痍,这群天之娇宠纷纷陨落,而他们辛辛苦苦研究了上千年的符文之术,也在这一场旷世大战中几近灭绝。

  昔日的繁华不在,昔日的文明也已化成废墟。经过这一战,残留下来的人类开始收敛起自己的欲望,慢慢恢复着被自己亲手造成的疮痍。而随着符文之术的陨落,仅存的一些魔法师们在岁月的长河中慢慢领悟了天地间的自然魔法,逐渐走向另一个辉煌。

  在此期间,这些仅剩的魔法师们,成立了只属于魔法师的组织,魔法公会。魔法公会中的魔法师们,不断的创造出各种新式的魔法。就在这个时期,魔法公会中,有人创造出了巫灵之术,而此人,就是泽拉斯。

  禁锢人类死亡后,即将消散的灵魂作为吸纳天地魔法的容器,在施展奴仆印记,融合进自己的神识,就形成了可以自行吸收天地魔法气息的巫灵。此术一出,震惊整个魔法公会。不过,此术虽然强大,但因为其需要禁锢人类死亡后的灵魂,这种极不人道的行为,最终此术被界定为邪术,禁止施展。

  对于这个由魔法公会作出的决定,泽拉斯感到愤怒!这可是泽拉斯耗尽几乎半生心血研究出的魔法技艺,却被魔法公会否定,成为禁术。无奈,不甘的情绪让泽拉斯陷入疯狂,但魔法公会的强大和权威没有人敢去触碰。最终,泽拉斯选择了一条危险,也极为大胆的路,他要继续研究,研究出可以把活人变成巫灵的魔法技艺!

  从那天之后,泽拉斯把自己反锁进了自己的研究室中,这一锁,就是百年!

  魔法公会中的人们在一年一年中慢慢遗忘了泽拉斯,遗忘了这个研究出巫灵邪术的怪异魔法师。直到有一天,一股磅礴的气息从魔法公会中疯狂的喷涌而出,席卷整座城池!

  魔法公会中的魔法师们惊恐的看向那间已经被遗忘的研究室,缓缓的,一个他们从未见过的生物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那是一个没有了皮肤,没有了血肉,甚至连骨骼都没有的“人”是一个肉眼可见的能量脉冲形成的一个人形。

  在那一刻,人们想起了百年前的那个怪异魔法师,那个研究出巫灵之术的魔法师——泽拉斯。

  是的,泽拉斯经过几十年的研究,终于成功的把自己的灵魂从体内提炼出来,剥离了肉身,让自己的灵魂成为了可以无限吸纳魔法气息的容器,又经过几十年的吸收,如今的泽拉斯,其自身所蕴含的魔法能量,已经达到了无法估计的地步。

  在这一刻,曾经的无奈,不甘涌上泽拉斯的心头,一抹怨恨在泽拉斯的脑海回荡。凭什么我研究出的魔法,魔法公会中的一句话就被列为禁术,凭什么!今天,就用实力来推翻这一切吧,魔法公会,根本不需要存在!

  泽拉斯飞出魔法公会,飘在半空,凝视着这座巨大的城堡,这里,是魔法公会的总部,这里,培育出了无数精英魔法师。这里,就是权威,这里的权威,没有任何人敢于挑衅,甚至连国家的最高统治者,来到这里,也要低下那尊贵的头。

  但今天,我就要毁了它!

  泽拉斯缓缓展开双臂,体内魔法能量冲天而起,连接外面的魔法气息,搅动的天地变色,一股毁灭的气息从中诞生,强烈的毁灭气息笼罩整个城池,凡人们在下一刻内心颤栗,纷纷停止了手上的事情,敬畏感涌上心头。

  “泽拉斯!你要干什么!”在这魔法公会的城堡中,几声怒喝传出,正是魔法公会的三大长老,而那声音最响的,就是魔法公会中魔法的象征,公会长大人。

  “毁灭!”

  泽拉斯似是在回答他们的问题,又像是在自言自语。手臂落下,冲天而起的魔法能量搅动天空,天空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此刻漩涡中轰轰作响,并伴有阵阵雷声!随之,一个庞大的雷球从漩涡中出现,这雷球出现之后,四周的空间都仿佛承受不住,变得扭曲。

  “这!”公会长和三大长老震惊的看着天空中出现的雷球,这种威势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们所能抵抗的范围!泽拉斯,在这一百多年中到底研究出了什么!

  雷球当空落下,这一击没有人敢去阻拦,眼睁睁的看着这雷球一点点将魔法公会吞噬,天地晃动!足足持续了半柱香的时间,雷球消散,魔法公会化作一片废墟!

  泽拉斯看着已是一片废墟的魔法公会,身上所蕴含的魔法能量也几乎消耗殆尽,但泽拉斯依然是仰天大笑,从未有过的舒畅感让泽拉斯沉醉。

  而那公会长大人则是脸色铁青,眼睛死死盯着已经不能被称之为人类的泽拉斯。

  “抓住他!”

  随着一声令下,魔法公会中存活的数百魔法师把泽拉斯团团包围!要知道,这座城堡之中,有着太多太多这些人的记忆,有着这些人还正在研究的心血,更有他们已经完成的魔法技艺保存在这里,而如今,都被泽拉斯尽数毁去。

  公会长大人的眼睛中闪着精光,他要抓住泽拉斯,研究出泽拉斯在这百年间的变化,他为什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聚集处如此大的能量!如果能把这些研究出来,毁掉一个魔法公会的总部,又算得了什么。

  这一战,惊天动地,魔法公会伤亡惨重,半数魔法师在战斗中被泽拉斯毁去了生命。但最终,泽拉斯依然被擒。

  后来,据说泽拉斯被封印,公会长大人并没能研究出泽拉斯身上的秘密,最终把他封印在了一个神秘的地方。但泽拉斯的故事,却随着时间的流淌,偶尔被人们提起。

  丽桑卓还被困在禁锢之中,目光在这个怪异生物身上扫过,原来,他就是远古巫灵泽拉斯,难道这极北之地,就是远古巫灵泽拉斯的封印之地?那这么说,那本杀戮之书,或者说是窃魂卷难道是封印泽拉斯的存在?

  “你,是谁?!把它,还给我……”干涩的声音断断续续从泽拉斯的口中传出,泽拉斯已经被封印了无数个岁月,如今开口说话,显得极为生涩。

  那光头,蓝皮肤的怪人合上窃魂卷,看了眼泽拉斯。突然抬起手臂,一道光芒闪过,泽拉斯立刻也被一道光柱禁锢,操控着这道禁锢光柱,光头怪人直奔下方血池而去。

  泽拉斯发出一声怒吼,这道禁锢光柱轰然崩溃,一道奥术能量直撞向光头怪人,光头怪人侧身闪过,抬手一片血色冲出,泽拉斯体内爆出浓郁的杀戮气息,瞬间把这血色冲散。几乎就是几个眨眼的时间,两个怪人就斗在一起,几个回合下来,竟然不分胜负!

  @“更新*M最快上酷&匠!+网

  光头怪人眉头一皱,猛然转身,竟以极快的速度逃遁而去。泽拉斯连连怒吼:“还给我……还给我!!”话音未落,早已经化作一道光芒死死追去。而随着光头怪人的逃遁,丽桑卓体外的禁锢魔法消失,看着一前一后两道光芒,丽桑卓双目赤红,牙关紧咬间,同样以极快的速度追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