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雷尔卓德冰原的北部,高耸入云的冰山形成一道宏伟的屏障,阻挡住了人们在向北迁徙的脚步,数千年来,几乎没人能跨域这片连绵不绝的山脉,更不知道这片山脉的北方,又会是什么地方。

  传闻中,远古时期,有一批强者跨越了这片山脉,来到了那被称之为极北之地的地方,而后,似乎是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十几个人中,只回来了两个魔法师。而且这两个魔法师回来没多久,就纷纷消失在了冰原之中,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是死是活。渐渐的,极北之地成为了人们口中的险恶之地。

  站在这片宏伟屏障之巅,极目眺望,遥远的北方被一片黑雾所笼罩,看不清内部。往近看,紧挨着黑雾的是一大片能在极寒天气中存活的树木,这些树木连成一片一片,成为广阔的森林,形成一道天然的隔离带,离得近了,隐隐能听到森林中传来不知名野兽的吼叫声。

  再近些,连接森林和这片宏伟屏障的,是一片广阔的冰原。洁白冰面映射光芒,如同一面光滑的镜面,而此时,镜面之上,隐隐有两个黑点移动。

  常风行走在冰原之上,周身笼罩有一层淡淡的光晕,阻挡着四周凛冽的寒风,至于旁边那神秘女子,在给常风套上这层魔法盾外,自己却对四周的寒冷视若无睹。常风回头看向后面那片宏伟的冰山,他如何会想到,自己有朝一日能跨越这片屏障,来到冰山的后面。而此时,正走在前往极北之地的路上!回想起自己跨越冰山时的艰辛和数次差点跌落山崖,常风不由得心有余悸。

  在营寨中,最终沃利贝尔和努努留在了反抗联盟,而常风则跟随这名女子,踏上前往营救艾希的征程。

  常风打量着身边这个神秘女子,雪白的肌肤被一层淡蓝色的衣衫遮掩,一头蓝色的长发和艾希冰蓝色的眼眸一样,格外引人注目。和她走在一起,常风总是莫名其妙的感觉到自己非常的自卑,而她无形中透出的威严也让常风感到极为不爽,总是感觉自己比她低了很多很多辈似的。

  “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常风打破僵局。

  “可以。”

  “我希望你都能如实的回答我。”常风盯着这名让自己感到很有压力的女子。

  女子沉默了片刻,微微一笑:“其实已经来到了这里,你的命运也算是和艾希绑在了一起,和寒冰血脉有了关联,你有权利知道一些事情……

  对于这可有可无的回答,常风有些无奈,但有太多的疑问压在常风的胸口,深吸一口气,整理一下思维,常风问道:“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认识那个抓走艾希的人吧。“

  “认识。”

  “那好,你能不能告诉我,她是谁?她为什么要抓走艾希?你又是谁?你和那个黑袍女魔法师是什么关系?寒冰血脉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那所谓的统一冰原的使命。”常风露出讥笑:“莫名其妙把统一冰原做为一个使命安排在一个小女孩的身上,你不感觉这有点太唐突了吗?即便艾希的身上,有着所谓的寒冰血脉!”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常风,但为了曾经的艾希部落,为了让艾希从失去亲人,失去家园的痛苦中走出来,心中能有一个生活的信念,常风一直没有去质疑这个所谓的使命,而如今艾希不在这里,常风可以问,他想知道答案。

  那女子再次看向常风时,眼神中有了一丝好奇。

  “你为什么会这么问呢?”

  常风没有回答她,而是继续问道:“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我没说错,我们现在是走在极北之地的路上吧。联想艾希身上所谓的寒冰血脉,我想知道,你,和那个黑袍女魔法师,和远古那批强者有什么联系?”

  此话一出,那女子脸色微变,目光迅速从常风的身上移开,落在了前方。

  两人之间陷入到了沉默之中,在女子的魔法加持下,两人快速的疾走在冰原之上。

  许久,那女子似是叹了口气。

  “你很聪明。”

  常风一愣,原本以为自己的话触及到了这名女子的敏感之处,看起来她已经不会回答自己的那些问题了。可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那名女子目光中划过追忆“有些事情,知道了,只会给你平添烦恼。而有些事情,你知道了,却无法去改变它,这更会添加你的苦恼,而且这不好的记忆,会伴随你很长很长的时间,让你永远活在苦恼之中。”

  看到常风那倔强的目光,女子微微摇头:“如果我们能救出艾希,你还想知道这一切的话,我会全部告诉你的。”

  “一言为定!”

  “快走吧。不然的话就赶不上了。”那名女子话音落下,又给常风加持了一个加速魔法,常风顿时感觉脚下生风,健步如飞,耳边响起了速度过快而带起的风声。

  而此时费雷尔卓德冰原上,酝酿已久的决战在常风走后的第二天打响!

  凛冬之怒瑟庄妮率先发难,随着一声“极冰寒狱”之后,反抗联盟越有上千士兵被永久冻结,在部落联盟的攻势中化成了无数碎冰,消散在这个世界之中。

  第一次正面交锋部落联盟以雷霆手段让反抗联盟的人们再一次感受到了魔法师的强大。重整士气之后,布隆和泰达米尔向瑟庄妮发出了挑战。

  瑟庄妮骑着那头露着两根獠牙的雪猪来到战场中央,目光落在布隆和泰达米尔的身上,眼神中尽是轻蔑。正面击败反抗联盟的两大首领,不但可以再一次打击对方的士气,自己的威望也会更一步提高,瑟庄妮很乐意看到这个结局。心神一动,瑟庄妮冷笑,直接杀了他们两个,岂不是更好?

  泰达米尔的异能已经在黑袍女子来临之时展现了出来,此时不再有所隐瞒,点燃体内的怒火,赤红色的刀芒犹如喷洒了一层鲜血,挥舞着手中的大刀,泰达米尔向瑟庄妮发动了攻击!

  另一侧,布隆举起手中的巨盾,保护在泰达米尔的身侧。两人经过一番商议之后,确定了泰达米尔主攻,布隆主防,伺机攻击的策略。彼此演练了一番,攻防近乎达到完美,这才有了敢于挑战瑟庄妮这个大魔法师的信心。

  无数冰刺凌空射来,纷纷被布隆巨盾所幻化的虚影抵挡下来,而这对布隆来说,似乎极为的轻松。瑟庄妮微微皱眉,好坚实的盾牌,两个异能者一攻一守,倒也难打。

  酷☆匠:网正版首Fv发/

  轰然间,泰达米尔的大刀劈在崛地而起的冰墙之上,冰墙应声碎裂,而瑟庄妮已经带动雪猪来到了另一侧。

  “极寒突袭。”

  瑟庄妮趁泰达米尔刚刚收势,催动雪猪猛然冲来,雪猪两根獠牙闪烁着寒光直插泰达米尔的心脏,瑟庄妮手中的链子锤更是越甩越长,蒙上了一层寒冰。

  泰达米尔血红色的眼睛盯着雪猪的獠牙,横刀就劈。布隆眼神一凝:“我来!注意链子锤!”

  布隆纵身来到泰达米尔的身前,手中的巨盾竖在身前,一声沉闷的撞击,布隆蹬蹬撤出五六步,这才卸去雪猪的突袭之力。此时瑟庄妮的链子锤带着一层寒冰甩向身后的泰达米尔,泰达米尔大吼一声,赤红色刀芒一甩而出,刀芒和覆满寒冰的链子轰然撞击,紧接着大刀狠狠劈在链子之上,发出刺耳的金鸣,下一刻,链子上的寒冰砰砰碎裂!

  瑟庄妮冷笑,链子锤瞬间如同长蛇一般,把泰达米尔和布隆缠绕在一起,寒冰顺着链子锤蔓延而出,眨眼的功夫形成一个冰的牢笼,瑟庄妮抬手,不给两人反应的机会,链子锤扬起,猛然砸向地面!

  如果这一砸砸中,两人势必会和这冰的牢笼一起,被砸的粉碎!

  身在半空之中,布隆无法发力。泰达米尔满面怒火,几乎把全身的怒火都集中起来,下一刻,爆发!

  冰的牢笼中红光疯狂的从内部溅射,更有一道怒火顺着链子锤一路蔓延,直奔瑟庄妮而来。瑟庄妮脸色一沉,瞬间切断了和牢笼之间的魔法联系,就在魔法切断的瞬间,牢笼崩碎,泰达米尔身上的怒气也是消散大半。

  “最后的机会!”泰达米尔低声怒吼,用出最后的怒火劈向那失去魔法关联的链子锤。声音传到布隆的耳朵里,布隆明白,泰达米尔身上的怒气并不能持续太长的时间,最后一击!

  “冰河碎裂!”布隆身在半空之中,巨盾爆发出刺眼的光芒,犹如陨星坠落,连人带盾势如闪电,伴随着轰隆隆之声,砸向地面。

  轰!

  地面被砸出一个巨坑,一道巨大的裂缝顺着巨坑疯狂的向瑟庄妮蔓延,瑟庄妮心中一惊,侧身就要躲闪,顿时手中一股大力被牵扯,竟让她无法动身!抬眼看去,泰达米尔的大刀正砍在自己的链子锤上,扯住了自己。

  脸色大变,裂缝眨眼将至,瑟庄妮慌乱中急忙松开了握住链子锤的手,周身魔法气息涌动,裂缝中架起一层寒冰,暂时堵住了不断裂开的裂缝,借着这一机会,瑟庄妮连同雪猪奋力向旁跃起。

  “就是现在!”布隆和泰达米尔几乎同时大吼。

  话音未落,天际顿时传来一声咆哮之声!

  吼!

  随着震天的咆哮,天空中风云滚动,雷声阵阵!刹那间天空中出现二十多道雷霆,带着一股苍天之威当空劈下。

  “这是什么!”瑟庄妮惊恐的看着二十多道雷霆轰击而下,这威力绝对不是眼前这两个异能者所能发挥的出来。

  匆忙之下,瑟庄妮甩手从头顶布下五道冰墙。试图阻挡这雷霆之威。在布下这五道冰墙之后,瑟庄妮的身体已经被寒冰层层冻结。

  轰!轰!轰!轰!轰!

  二十多道雷霆眨眼之间轰开五道冰墙,轰击在已经被寒冰冻结的瑟庄妮身上。层层寒冰被击碎,最终有五道雷霆劈在了瑟庄妮的体内。

  一口鲜血喷出,瑟庄妮来不及查看自己的伤势,转身就向自己的阵营跑去。

  眼见没有一击轰杀瑟庄妮,沃利贝尔仰天怒吼。泰达米尔和布隆对视,同时举起了手中的大刀和巨盾。

  “杀!”

  (没想到今天编辑提醒首页推荐了,惊喜加激动啊,这两天开始爆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