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罗兰历法731年秋,西部冰山爆发雪崩,六个被摧毁家园的部落联合,组成部落联盟开始侵占周边部落。

  一个月后,吞并凛冬部落,凛冬部落族长凛冬之怒——瑟庄妮,以冰原上百年一出的魔法师身份加入部落联盟,随后成为部落大首领,统治整个部落联盟,提出统一冰原的计划。

  两个月后,以剩余三大部落为首,联合了十几个中小部落结盟,组成反抗联盟与部落联盟形成对峙。一时间冰原上空笼罩着战争的气息。

  几次摩擦之后,在一个寒冬之夜,反抗联盟在费雷尔卓德之心布隆,以及蛮族之王泰达米尔的带领下,以一千精锐夜袭部落联盟,在魔法师瑟庄妮赶到前,成功撤退,造成部落联盟近两千多士兵的减员,而自己仅折损不到百人。一时间反抗联盟声势渐起,逼迫部落联盟采取守势。

  时至今日,瓦罗兰历法732年初春,冰原陷入大战的前夕,所有人都在为最后的战役做着准备。

  而那曾经发生过雪崩的冰山内部,此刻正在发生着剧烈的变动。几十米厚的寒冰里面,一道道符文之力笼罩其中,无数符文印记交织在一起,形成一幕充满岁月气息的屏障,把冰山内部的存在死死困住。

  “看来是我低估了这极寒封印的力量。”阴沉的声音回荡在冰山内部。

  透过那一幕符文封印,一个全身赤裸的女子隐约浮现,无数年的封印早已使她的衣物被符文腐朽,妙曼的身材在寒冰之中若隐若现,细长的大腿,纤细的蛮腰,傲人的双峰都足以勾住任何一个男人的目光。

  一张妖艳,让人一眼看去就能迷失自己的脸颊缓缓抬起,妩媚的容颜此时透着一丝阴冷,冰蓝色的眼眸略显疲惫,但眼神却越来越明亮。

  没有在乎自己赤裸的身躯,毕竟在这几十米厚的寒冰之中,谁也不会知道,里面会藏着一个全身赤裸的女子。

  抬起的双手之上,魔法气息疯狂的涌动,尽数降落在那一幕符文印记之中,使得原本就不断崩溃的符文印记变得更加快速。“我还以为只需要七天的时间,没想到,竟过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看来,我的力量也在这无数年中,消散了许多……”

  由符文印记组成的封印光幕崩溃之势越来越快,填补的速度相对来说要慢上那么一丝!下一刻,光幕瞬间出现了二十多处崩溃,符文印记疯狂闪动,立刻向着这二十多处崩溃之地弥漫而去。

  赤露女子眼神一凝,嘴角已经浮现出了微笑。

  手指轻点,二十多处崩溃之地瞬间被寒冰冻结,延缓了符文印记覆盖而来的趋势,但也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寒冰立刻被印记崩碎,重新填补上了崩溃之地。二十多处尽数如此,但唯独一处,这一处已经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崩溃了无数次,也是符文印记最薄弱的一处,女子指尖略微颤抖,那处崩溃之地非但没有被重新覆盖,反而被寒冰死死冻结,露出了碗口大小的缺口。

  其他地方崩溃还在继续,唯独这里,符文印记疯狂的向这里涌来,意图填上这一缺口。

  “极寒封印,吸取这数万年不化的寒冰之气息,滋养符文,使符文之力无穷无尽,永不消散,上古封印之术果然了得。”

  “可惜……遇到了拥有极寒之体的我,同样可以吸收周围的寒冰之力来滋养我的身躯。”

  赤裸女子目露果断,集全身魔法之力汇聚在缺口处,使得缺口再次崩溃,再次扩大!

  就是现在,在那缺口崩溃到桶口大小之时,女子身形一闪,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封印之外!就在女子刚刚闪身的同时,符文印记光芒大盛,瞬间抽取了整座冰山的寒气用以补充符文印记的不足,几乎就在女子刚刚闪出封印的瞬间,把缺口封堵,但终究,慢了一步!

  “你在强大,也只是个阵法。而我,是一个人。”女子转身看着封印了自己无数年的符文屏障,默默说道:“在强大的阵法,也终究是由人创造出来的……”

  扭动纤细的腰臀,一晃之下,女子赤裸着身躯走出这几十米的冰层,抬头仰望天空中的骄阳,女子伸开双臂,感受着数千年不曾感受过的阳光,心情充满舒畅。

  挥手间,女子体外凭空结出一层薄薄的寒冰,寒冰呈黑色,最终形成魔法长袍的形状。以冰为衣!女子似乎很满意自己的这件衣服,再次看向冰原的天空,微微一笑,笑声中,带着一股阴森:“我冰霜女巫丽桑卓,降世!我要让远古的封印,再次在我手中开启。”

  “瑟庄妮,特朗德尔,来见我。”

  两道来自灵魂的呼唤在瑟庄妮和特朗德尔的脑海中回荡,瑟庄妮先是一惊,紧接着就露出狂喜,主人出山了!特朗德尔丑陋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大跨步向冰山走去。

  ————————

  数日之后,常风一行人顺利来到反抗联盟的阵营,远远看去,连绵几十里的营寨驻扎着上万的士兵,声势浩大。而十几个部落的士兵混在一起,也因为有着同一的敌人,并没有传出不和谐的声音,每个人都在有条不紊的做着自己手上的任务。

  议事厅内,以布隆为首,蛮王泰达米尔因为偷袭计划的成功策划和身先士卒,虽然兵力不足,但俨然已经是反抗联盟中的二号人物。十几个部落首领坐在一起,商讨着下一步的计划。

  I看;C正版m章√节上酷匠t&网p!

  “布隆首领,自从上次偷袭计划成功以后,我们就应该乘胜追击,一举击破部落联盟,为什么一直拖到现在?”一个一脸络腮胡的首领率先质问,这一疑问引起除泰达米尔和布隆之外所有部落首领的共鸣。他们本以为两人有后续安排,可是时间过去了一个多月,却并没有看到任何的行动,让人发急。

  “隆多首领的问题也是我们的疑问,怎么不立刻展开行动,摧垮他们?据我所知,部落联盟那边经过这一个月的休整,又聚集了越有一千人的战斗力,岂不是让我们之前的努力白费?”

  布隆和泰达米尔对视,泰达米尔静静看着那名首领:“你不要忘了,我们也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又多了一千多人的加入。”

  之前说话的隆多接过话题:“好吧,这个暂且不说,两位首领能不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不趁势继续进攻?”

  布隆和泰达米尔早就预料到会有人质疑这件事情。

  两人从偷袭回来之后,也曾商量过趁势进攻部落联盟,但经过反复推敲,得出的结论却是无论两人如何计划,都阻挡不住瑟庄妮的魔法攻击,一旦两人落败,势必给士兵的士气带来打击,而瑟庄妮的大范围魔法伤害,也让布隆和泰达米尔头疼。

  后来又经过探子得知被瑟庄妮抓去的两个人是一男一女两个孩子,而这两个孩子却从牢狱中逃走,更加让泰达米尔坚定了自己的猜测,被瑟庄妮抓走的正是常风和艾希。

  想起瑟庄妮被艾希三箭射走,泰达米尔下定决心,等!等艾希和常风回来之后,就联手他们展开行动。

  而此刻遭受到其他人的质疑,泰达米尔心中不免有些火气:“隆多首领,如果你能打得过魔法师的话,我和大首领不介意趁势攻击部落联盟!”

  隆多表情一僵,怒道:“那我们就白白在这里等吗?等他们慢慢休养生息?”

  “隆多首领不用担心,我们在等两个人,两个能敌住瑟庄妮的人。”布隆这个时候开口说道。

  “是谁?大首领可不要杜撰出来两个不存在的人来骗我们!就怕是大首领不敢和瑟庄妮对战才这么说的吧。”隆多仗着自己有理,依旧不依不饶。

  布隆冷冷的看着隆多,旁边泰达米尔已经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名斥候走进营帐:“禀报大首领,外面有一男一女两个少年还带着个小孩说要见您。男的说叫常风,女的叫艾希。”

  泰达米尔眼睛瞪着隆多,哈哈大笑:“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