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客栈里

  琴声悠扬,如同鬼魅一般勾人魂魄。

  哪儿来的琴声?

  弹琴的是一个女人,女人一身黑衣头戴面纱。

  歌舞音乐有时比最烈的酒更加容易让人心醉。

  然而女人面前的这个男人却丝毫不为所动。他只是冷冰冰地说:“你确定你可以?”这几个字,宛如真的有杀伤力。女人手一抖,琴声也就一颤,然后停了下来。

  “我确定。”女人十分坚定,他十分确信自己能让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自己把身上的衣服脱掉,然后……然后一切就顺水推舟,她能带给男人最大的欢愉,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心灵上的。她确信男人都愿意为她而死。

  因为她有这个资本。她用手轻柔地摘下面纱,面纱下一张美丽动人,楚楚可怜的面孔。顿时,百花都失去了颜色,星月都为之倾动。这是多少男人的梦想。

  “就凭这个?”男人的声音依旧冷如冰。

  “当然不止。”说着,女人就到了男人面前,她的脸与男人的紧贴,那一双软弹的唇就快与男人的吻上,她纤细的腰肢如一条灵动的蛇左右扭动着。她用她高高隆起上下起伏的的胸膛在男人身上摩擦,她春葱一般的纤纤玉手轻点男人满是胡茬的脸颊。

  男人露出满意的微笑,笑得很僵硬,仍是冰一般的冷。然后重重推开女人,道:“不要让我失望。”然后回头就走了。

  女人恨恨地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忽然对自己有些失去信心。但这个念头转瞬即逝。这五年来自己所受的痛苦与委屈历历在目,五年前的自己,女人想都不敢去回想。谁也不会想到那个叱诧一时的巾帼英侠会变成如今这个模样。五年,人生有多少个五年?青春年华又有多少个五年?五年真能改变一切。往事如烟不堪提。幸好,自己很快就要自由了,不知会有多少男人将拜倒在自己裙下。想到这里,女人不禁有些小激动。

  南下。不知是位置的关系还是时间的推移。天气渐渐变得温和湿热。

  半个多月以来萧魂不断被包残花带到各地的豪华客栈,被一个人扔在房间里。夜里赶路,白天住店。日子不知不觉已过去了许多。不论萧魂怎么说,怎么闹,怎么逃,终究无法脱离这逃难一般的生活。这真是最奢侈的逃难。

  去哪儿?包残花始终只是简单地说一个字——家。

  天将破晓。车停了下来。又是一个新地方。

  新的地方的总有一些新的奇人怪事,一些新的风土人情,一些新的处事方法。然而,钱能解决一切。包残花显然很懂这个道理,当然他也很有钱。没到一个地方,尽管只呆短短一个上午,萧魂却都被像老爷一样伺候着。他越推脱,佣人就越害怕。所有的都对他敬如神坻,唯唯诺诺。

  萧魂下了车。这次的地方似乎比一路上都要华贵。雕砖玉瓦,金光灿灿,宛如皇宫。

  萧魂此时早已洗梳干净,衣着华贵得体,与之前判若两人。颇像个有钱人家的少爷。

  走进客栈,萧魂与包残花坐下稍作休息。

  门口突然走进一队人,车马足足有十余辆,整个队伍长十丈,人数众多,浩浩荡荡。看到在客栈,停了下来。车上有旗,旗上有字。一个大大的“天”字,当真是顶天立地。

  领头的两个下马,接下最豪华的一辆车内的一个老人。那老人目测年已过六旬,却身长六尺,身材高大魁梧,肌肉硬实,孔武有力。怎么看都不像个老人。

  那领头二人进门就大呼:“这个客栈被我们包了,原本住在这里的人,今晚请住到其他地方吧。”

  那些普通老百姓一看到这些杀人如麻的江湖人士,识相的都已出去了,只是那些达官贵人不乐意了。

  “要走也是你们给老子走,老子还不让你们住了呢!”一个身着官服,珠光宝气的老爷破口大骂。然后,他就后悔了。因为他看到了车上的旗,以及旗上的字,天。

  就如同一个巨大的石头砸在那老爷身上,他双目突起,不敢相信。但是不信也得信。他立刻放下了架子,收放自如,一张一弛,谄下媚上是他一路爬摸滚打到今天这个位置的诀窍,然而今天他做错了一件事,一件足以要了他的命的错事。

  “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原来是天门镖局的老爷们啊,久仰久仰,哈哈哈哈。”他那丑陋的嘴脸毕露。说完,脚底抹油,屁滚尿流地一溜烟跑了出去。一时间,偌大一个客栈只剩下两桌人。

  一桌是萧魂和包残花,一桌是一个和尚和他对面的小尼姑。

  “……”萧魂刚想说些什么。包残花淡淡地说:“少爷,别动,低头,别管他们。”

  “……”萧魂又想说,被包残花捂住嘴,“嘘——。”包残花让萧魂看看右边。只见那两个领头的已走到那和尚桌前。

  “这位高僧,你刚才没有听到我们说的话么?”那和尚肥头大耳,倒也真像是个得道高僧。

  “阿弥陀佛,善屁善屁。没有听到。”和尚双手合十,抱在胸前。

  那两人皱了皱眉头,道:“原来高僧耳朵不好,不过没事,请你现在离开这家客栈。”倒也不乏礼貌。

  “我并没有听到有人说话,但我却听到有人放屁,现在又放了,好臭好臭。”说着,和尚真在面前扇了扇。萧魂听到这话,不仅想笑,苦于被包残花捂住了嘴,笑不出来,却听到那小尼姑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不由瞥见萧魂,四目对视,甚是脸红。

  那两人一左一右劈头盖脸朝和尚打去。和尚淡然地举起茶杯,忽地仰头,将茶水浇到空中。速度之快,胜于闪电。那两人反应不过,两掌相击。便听啪的一声。

  两人都是使得全力,出手辛辣狠毒,这两掌相击,恐怕掌骨都要裂开。忽然,又被从天而降的滚烫的茶水淋遍,直被烫地红肿。那和尚泼出的水流分量与位置都把控地极准,自己身上滴水未沾,未出一招一式,却让那两个天门镖局的表头吃尽了苦头。

  那两人还想上前再战,突然,一个充满威严的声音响起:“算了。”那两人立刻停手。一队人陆续住进了客栈。

  那个小尼姑指了一下萧魂,红着脸,在和尚耳边说了一句话,又看了萧魂一眼,便也回了房。

  包残花对萧魂说:“三少爷,刚刚的天门镖局,是中原第二大镖局,那老头子,就是总镖头天门老人。我刚刚不让你动,是为了不要惹事生非。本想对付他们,没想到此地还有如此高手。我实在看不出那和尚来历。”

  萧魂:“他们此行是干什么来的?”

  包残花:“连天门老人都出来了,可谓是倾巢而出,我看不是保镖来的,我看是去开会的。”

  萧魂:“开会?开什么会?”

  包残花目光如炬:“少林玄空方丈主持的英雄大会。”

  最U新$章i●节f上Te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