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龙之巅,金九堂前。

  空气中弥漫着看不见摸不着的压抑。

  ^#看正c~版t^章节0¤上%酷匠,e网

  悲哀,正如这悲哀的音调。

  灵堂内,已摆上一座灵位,崭新的牌匾,淡漆仍未干透,上头的字比起其他牌匾,要清晰,干净许多。

  金龙派第五代掌门,白须公之位。

  春已暮,金龙山上仍冷风萧索。风冷,人更冷。冷风吹在金龙派一众门人弟子的脸上,却如吹上了一块块坚冰。冰是不会怕冷的。一身素衣,素色头巾。走在最前面的,当然是金龙派大弟子,白子共。

  悲愤。每个人都面无表情,内心,却如同被千刀万剐一般难受。师父死了,金龙也要垮了么?无尽的悲愤。

  然后,他们就有了发泄。

  远远的,萧魂如一阵风似的跑来。队伍停了下来。

  “你还来干什么?”白子共冷冷地说。

  萧魂也停了下来,呆若木鸡。“你,你们,穿成这样干什么?师傅呢?师父他,难道……”

  不说了,萧魂说不下去。看到这一幕,傻子也该明白。萧魂不是傻子。他喉头已经哽咽,泪已快决堤。

  “你走吧。”寒风凛冽,白子共的语气却更加冷得刺骨。

  萧魂不解,“我为什么要走?”

  “老四,把师父的遗嘱读给他听听”白子共对身后一个身材矮小的人说道。此人便是金龙派四师弟丁胜了。

  丁胜拿来一卷纸,朗声读道:“若开此信,我或许已遭遇不测。毕竟世事难料,这一劫我却是无论如何也避不开。众弟子莫太过悲伤,我所日思夜想所挑选出的新掌门,必会引领众弟子重振旗鼓,重扬雄风,将金龙派武功发扬光大。江湖上,即将发生十年一次的浩劫。我虽已去,各位不必太过挂念。人必有一死。悼念仪式及换位仪式,务必从简。务必将全部精力放在这次动荡上,务必齐心协力,共过难关。新一任掌门便是,大师兄白子共。另,本门弟子萧魂,因犯诸多大错,即日起,被逐出金龙派,至此不可踏入山一步,亦不许自称金龙派之人。”

  话音落,萧魂愣住半晌。他的心,犹如一团灰,死灰。嘴上不停喃喃:“为什么?为什么……”

  “你还不走?”此话如在伤口上撒盐。

  “我能不能……”

  “不能。”

  “就让我守过头七。”

  “不能。”

  “那,那再让我看师父最后一眼。”

  “不能。”斩钉截铁。

  “我求求你了,算我求你了!”说着,萧魂噗通跪倒。泪水,终于泄洪一般流了出来。

  “好吧……就一眼。”白子共终于开口,“带他去。”

  萧魂被领到灵堂,一个雕工精美的盒子摆在地上。“这是不知什么人送来的,昨天一大早就放在了这里。”丁胜说道。

  萧魂打开盒子,一看到面前的东西,顿时说不出话来,接着感到一阵恶心,连上周的饭菜几乎都要吐了出来。

  只见盒子里乍一看,是白花花的一片。仔细一看,白的原来是胡子,白须公的独一无二的胡子。然后,是一个人类的下颚。货真价实的下颚,似乎是被一种怪力硬生生从这下颚的主人脸上扯下来的。这下颚的主人,显然就是白须公。下颚骨,皮肤,以及那独一无二的胡须一应俱全。

  萧魂走了。现已到了山下,山,当然就是金龙山。

  萧魂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下山的,每走一步,萧魂的心,就像被插入一柄刀子。现在,他的心上已经有两千多柄刀子了。萧魂不知道自己走过了什么地方,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他已不想回家。连师傅都没了,连帮派都没了,他又哪来的家?

  一家酒店。酒招旗风中残破。显然少有人至。

  萧魂像一个死人一样走进去。

  店里只有一个人。

  “小二,上酒。”萧魂喊道。

  “没有酒。”那个人答道。

  “没有酒?呵呵,叫你老板过来。”

  “我在。”

  “你不是小二嘛?”

  “老板就是小二,小二就是老板。”

  “老板,我问你,为什么没有酒?”

  “因为我不爱喝。”老板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那你为什么开酒店?”

  “因为别人爱喝。”老板还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你,你信不信我打你?”萧魂说出这种话,他自己也吓了一跳。

  “不信。”老板很肯定。

  “为什么?”

  “因为你打了我你就永远不会知道你师父是怎么死的。”

  “师父?你知道我师父是怎么死的?”萧魂突然跳起来。

  “不知道。”老板淡淡地说。

  “你……”萧魂突然觉得一股无力感。

  “但你跟我走就一定能知道。”老板又说。

  萧魂看到了一线希望。但是他突然想到自己刚才从未道出自己的身份,便问:“你怎么知道我是谁?”

  “我就是知道。”

  “你到底是谁?”萧魂警觉地问。

  “我不是谁,我就是我。”

  萧魂出手,却已来不及。一瞬间,他已被老板一只手提起,飞了出去。

  这是一种难以形容的速度。萧魂被提在空中,觉得两侧的风如同利刃,如同坚冰。阵得他耳膜鼓鼓作痛。

  然后,萧魂脑袋不知撞上了什么东西,“邦”的一声,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醒来,萧魂发现自己在一辆车内。疾驶的车。车十分颠簸,似乎就是这颠簸将萧魂震醒。车内空间很小,仅能容下一人半。那老板却已不在身边。

  这时,他听到一声熟悉的叫唤。“阿黄!”阿黄已从他胸襟内蹦了出来。

  车外一人听到声音,立刻从帘遮外探进头来。说道:“三少爷,你醒啦?路途遥远,颠簸困顿,你再睡一会儿吧,待会到了镇子你再出来。”说话的竟是老板。

  “三少爷?你叫谁三少爷?老板,你认错人了吧,我不是三少爷,你快放我下来。”说着,萧魂探出帘遮,只见满天星斗:“我,已昏睡了一夜?”

  “三少爷,现在刚到寅时。还未有一夜。”

  “我真的不是什么三少爷,老板,别跟我开玩笑了。”萧魂正欲跳车。却被老板闪电般的速度点了穴道。

  “少爷,你别开玩笑了,你是翡翠城的三少爷。你也别叫我老板了,叫我老包就行了。”说着,包残花就出去,继续赶马。

  萧魂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阿黄又钻进萧魂暖和的胸口。萧魂渐渐睡去。

  “三少爷,三少爷,下车了。”包残花在车外喊。车已经停了。萧魂醒来,发现穴道已被解开。

  萧魂下了车,发现是一个客栈。客栈装修得富丽堂皇。

  一个小二谄媚得跑过来招呼,“两位小爷,要住店吗?”说完就后悔了,因为他看见萧魂一身破衣旧絮,蓬头垢面的,怎么也不像住得起这城内最豪华的客栈的人。

  萧魂忙说:“不用了,不用了。”

  小二冷冷地说:“住不起,就滚出去。”

  包残花说道:“我们少爷说不要就是要,说得和气就是生气,那么,你教我们滚出去,意思是不是你自己要滚出去呢?”说着,他拿出一个硕大的金锭,金光四射。照的小二眼睛都移不开。

  “一个最大的客房,外加你滚出去。”

  “好勒,”小二立刻抱成一团,圆润地滚了出去。“老爷,这边请。”另一个小二又来带路。

  “我不是少爷,你快放了我吧!”萧魂大吵大闹。

  “三少爷,你别闹了,呆在这里。我会回来接你。”说着,包残花就走了出去,并把门锁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