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已深,人已静。厚重的云霭笼罩着天地。

  没有月亮。

  白须公走在路上,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单薄的背影在夜色里,凸显出落寞与孤寂。

  没有月亮。白须公望着西边的天际,依然没有停下,遥想十年前的夜晚,也没有月亮。那时的白须公还不叫白须公,虽然胡子也已花白。

  浓雾下的少室山人头攒动,白须公作为金龙派的掌门,携一众门人弟子,来参加少林玄空方丈主持的英雄大会,月初玄空方丈广发英雄帖召集天下英雄参加英雄会,武林各大帮派掌门,帮主几乎皆被邀请,甚至还有一些邪道上的人,看在少林玄空方丈的面上,英雄们大都千里迢迢的赶来,为此,参加英雄会的人数空前绝后。

  天色渐黑,大会开始。

  突然,一个雷公脸的大汉破口大骂:“他娘的,英雄会既然叫做英雄会,来的必是英雄好汉。怎的,混进了许多小人?”他眼球瞪得突出的眼眶,活像大户人家门口的石狮子,目光直直地盯着一个老头。大家随他目光方向望去。

  只见那老头是个驼背背弓的是虾米一般手机的身子是一副骷髅仿佛随时便会散架。那老头见大家看他,阴沉地笑着。

  人群中有人大呼:“啊!那不是阴毒武功西北邓老怪吗?我天鹰帮与他势不两立,说话的正是天鹰帮帮主,殷雄豪。

  “哈哈哈哈!”突然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只见一个风度翩翩的白衣少年扇着一把折扇,仰天大笑。

  “你,你是哪路人?笑什么笑?”殷雄豪怒目视之。

  “在下复姓欧阳名一个白字。请前辈多多指教。”

  “欧阳白?”“谁啊?”“没听说过。”人群一片哗然。

  那白衣少年微微一笑,道:“我的名字,大家若不知也不打紧。不过家师的名字大家想必都听过家师便是七公子欧阳林。”

  “七公子”这个名号一出人们脸色已微变,“欧阳林”这三个字一说出口人,们更是惊诧,有几个人甚至面色已煞白。

  “啊!是七公子欧阳林的徒弟,那你笑些什么?”这殷雄豪毕竟也是个人物,虽听得此名心有余悸却仍放声大问。

  “嘿嘿,我笑什么?笑你傻笑你蠢笑你脑袋给驴踢了。阴毒蜈蚣邓老人家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武功,都远远高于你,你一个小小的天鹰帮帮主,与他势不两立,哈哈,你不配。”

  天鹰帮南西北第二大帮,却被欧阳白说成“小小天鹰帮”,殷雄豪大怒:“你!你算什么东西?”说着,抡起一口乌金宝刀向他砍去。

  欧阳白见状,脸上始终带有笑意,轻轻用扇子一挡,便挡住了他。这乌金宝刀乃是天鹰帮只传嫡系帮主的镇帮之宝,百炼成精钢,发出乌金色的光泽,重达几十斤,若是常人甚至不得举起,欧阳白竟用一把折扇轻描淡写地挡住了这千钧之力。

  殷雄豪不禁脸色为之一变。见欧阳白转势攻来,连忙使起天鹰三十六式,一把厚重的宝刀在他手上就如拈着一根绣花针一般轻盈。而那招刀光剑影耍得更是只见光影不见刀。那正是招极厉害的杀招,朝欧阳白汹汹袭来。

  而欧阳白更是了得,单凭一把折扇,现已拆了殷雄豪三十五招。殷雄豪只有一招可用,那却是用以断后路的最后一招,威力并不大。他求胜心切,便急中生智,刀光一闪。便向欧阳白裆下踢去。

  欧阳白脸上始终带着笑意,一抓一扯一带,简简单单,就让殷雄豪在地上劈了叉。只听“刺啦”一声,殷雄豪的裤裆裂了一个口子。殷雄豪又急又气,颜面全失。

  “呵呵呵”人群中传来一阵稚嫩,如银铃般的笑声。只见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奶声奶气的说道:“爹爹,那个大叔真滑稽,那个小弟弟挺厉害的啊,他的师傅,到底是谁啊?为什么大家看到他,都这么害怕呢?”

  给这小姑娘一说,无论是欧阳白还是殷雄豪脸色都不太好看。欧阳白虽被夸赞武功好却被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说成小弟弟,不禁十分气愤。脸上却依旧保持着笑容,想听那小姑娘得爹爹怎么说。

  只听小姑娘身旁的男人答道:“七公子欧阳白嘛,啧啧,要我说他的功夫也不过如此。听说此人是家里第七子,故被称为七公子。他自幼受高人指点,各大帮派武功无一不通,曾一人独闯八大门派,击败八大帮主,被人忌惮。听说他有一个怪毛病,就是收徒弟只收跟自己同姓的。不过看刚才那位公子的身手,这七公子看来不但武功不怎么样,而且传授武功的技巧更加不行了。”

  那男子被人群所隔,不见其人,先闻其声。

  欧阳白哈哈大笑,道:“天下敢这么说的,不知还有几个人啊?”

  那男人也学着他的样子,道:“哈哈哈哈,很不巧,我便是其中之一。”

  欧阳白脸上神色仍从容淡定:“哦?!敢问阁下什么来头?”还没问完便听欧阳白失声大叫,神色大变,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胸口。

  酷5?匠网◇U永l,久)免费看小说

  只见在他胸口一身素衣之上,牢牢钉着一片淡绿色的小刀,完全没有人看见谁出的手,也没有人看见他在空中的轨迹。就这样悄无声息地钉在了,他的胸口。

  之所以说这是一片刀,因为它没有刀柄,很薄,薄到从刀刃看下去,几乎就看不见了。很软,软到微风一吹就会轻易地改变形状。薄到软到,就像一片柳叶。没错,它就是一片柳叶,任何人第一眼看到几乎都会这么想。他的确很像一片柳叶,连形状与刀刃上的锯齿都与柳叶一模一样。

  这一片飞刀就钉在在欧阳白的胸口,钉与插,刺是有很大区别的,只有尖端一小部分在衣服之内,仿佛是入皮而未如肉。因此欧阳白未流一滴血,他留的尽是汗,此刻他从头到后背再到脚底已全然湿透。因为他深知,要用飞刀杀死一个人并不难,而要能像这样盯在一个人身上,那就太难了,他心中极为恐惧,连刀都忘了拔。

  看见这一幕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脑海中不约而同浮现出四个字——柳,叶,飞,刀。江湖上流传着一句话“柳叶飞刀一瞬间,如若你想西天。”没有人相信世上有这么快的刀。

  四周一片静谧,没有人想说什么也没有人敢说什么。仿佛中刀的,就是自己。

  这个时候,玄空方丈走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多情客说:

  bilibi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