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过了几个时辰,萧魂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后脑勺隐隐作痛,浑身动弹不得。忽然,左边侧脸感到一种湿漉漉软绵绵的东西正舔着自己。

  “阿黄!”萧魂惊叫一声,陡然坐起,伤痛却立刻袭上心头。阿黄见主人坐起,立刻跳到萧魂胸口,钻进了他的衣领,柔软的皮毛擦过销魂的皮肤,伤痛竟已消去大半。

  萧魂环顾四周,发现并非如自己之前所想的那样伸手不见五指般漆黑,反而十分透亮,原来墙上有一面大铜镜,洞顶有一个小洞,洞外一道光束直直照到铜镜,再由铜镜反射扩大,照亮整个洞穴。

  依照洞穴内的布局来看,似是一户人家,靠墙的地方有一个梳妆台,位于大镜子的正下方,梳妆台上有一些简单的摆设,还有一个梳妆盒,盒子上的纹样极其讲究,雕刻着各种鬼怪神兽,发出阵阵炫光,照得萧魂眼花缭乱。

  洞穴右边,有一块异常平整的石块,上面放置一个石枕,这石块大概就是一个床。石床的右边有一个木头做的柜子,柜门上落了厚厚的一层灰再往右看便又是梳妆台。

  萧魂想随便走走,刚踏出一步,左脚便不知被什么东西一绊,一头向梳妆台撞去。只听“砰”的一声巨响,梳妆台被撞得一阵剧烈的晃动,那梳妆盒“啪”地掉了下来。正巧砸在萧魂的脑门上,砸得他七荤八素的,这一跤摔得可真够呛。萧魂恼怒得紧,回头就找始作俑者,看看究竟是什么鬼东西绊了他。

  只见地上横放着一把竹扫帚,扫帚的竹柄上写着五个字“入洞请打扫”。萧魂看了不禁骂道:“你小子,绊我竟还敢叫我扫地?”

  突然,阿黄在一旁叫唤了一声。萧魂扭头看到阿黄正站在地上的梳妆盒边上,只见那梳妆盒刚刚被萧魂撞下来后以后,已被撞开了,散在地上。萧魂连忙跑过去想捡起刚一拿起,只见梳妆盒的盒盖上写着,吴清扬赠与李秀英,心里不免吃一惊,这吴清扬不是祖师爷的名字吗?这李秀英又是什么人?难道便是这女主人?萧魂不敢多想立刻归放到梳妆台上,接着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这三个头可谓是郑地有声。他口中不停地念念叨叨:“徒孙之罪,徒孙该死……”

  突然,萧魂想到那把扫帚,想到,“既然是祖师爷吩咐,不得不从啊。”赶忙捡起扫帚开始扫起来。这洞中已有几十年未有人涉足,如今一打扫就扬起浓烟一般的灰尘。阿黄也在一边“嗷嗷”叫了起来。角落的蜘蛛网已经结起了厚厚好几层,萧魂也不管那么多,卖力地打扫着,一盏灯的功夫,地面就一尘不染,接着是梳妆台,然后是石床。

  当他走到柜子前已累得气喘吁吁,只好一只手扶着柜子休息,谁知只是一抹就抹下一大滩灰。萧魂二话不说,拿起扫帚当掸子,掸走柜上的灰。这柜子上厚厚的灰一被掸走,竟露出了几个字。萧魂一来好奇,二来也想快点打扫完好休息片刻,便立刻加足了马力掸着,直到字迹清晰可辨。

  \酷◎匠网xC正版首M发

  只见上面写着十六个大字:“天下武功,尽在其中,若有缘者,无师自通”字迹苍劲有力,每一笔都是手指粗细,匀称又不失笔锋。萧魂用手抚摸着这些字,突然想到,金龙派,传说有一种十分怪异的功夫,叫穿石指。使得了这种功夫的人必然内力深厚至极,而且能将内力倾注于指尖,而能深深插入石头。虽然眼前这只是个木质书柜,但这样子和穿石指指别无二致。莫非这便是祖师爷吴清扬留下的字迹?萧魂又想着:武功着实是高深莫测妙不可言,如何能说是“尽在其中”呢?这有缘者,又是谁呢?天下武功实在是学之不完,悟之不尽的又如何能无师自通呢?

  心中正疑惑着,萧魂一边打开柜子,柜中倒是十分干净一尘不染,只见里面赫然放着一本金丝帛书,上面写有三个苍虬的大字——无字经。

  真有这么一本书?

  萧魂小心翼翼地拿起金丝帛书,这书离开柜子刚一触光,便反射出一道令人恍目的光芒,金灿灿,黄闪闪。闪的萧魂几欲眼瞎。

  金黄色,乃帝王之色。千古以来,帝王皆钟爱于金黄色皇宫内无一处不是金光耀目富丽堂皇。金,乃权势,财富之象征;黄,为地位,土地之表现。这两种颜色加在一起,那便是至高无上的代表。

  正因如此,萧魂方才见到这金光的一霎,手都为之一抖,把书掉到了地上。

  萧魂正欲上前捡起,忽然听到地动山摇之声,整个石洞猛烈地左右摇晃着,顶上开始不断有碎石落下,有一块还砸中萧魂的肩膀。萧魂飞快地拾起地上的书,朝落石开出的甬道奔去,那甬道竟并无石块落下,一路畅通无阻。萧魂边飞奔边把书放好,拍了一下堵躲在胸口的阿黄。

  前方已出现一道亮光,那便是出口。萧魂此刻已健步如飞,不一会而便奔到了洞口,待眼睛适应了光明,他才发现外面已是山脚之下。呼吸着满山新鲜的空气,看着盛开的桃花,萧魂心中所想全是方才命悬一线的生死逃亡,直到现在他仍觉得心有余悸。

  不过总算是安全了,萧魂呼出一口气,“呼——”。正欲放松一下。

  不过他又总感觉心中似乎有一件大事惦记着没去做。好像心中总有一个担子放不下。

  好几天前,好像发生了很重要的事,萧魂心想,是什么呢?

  那天我起床,已经很晚了,然后,然后……萧魂努力的回想着,然后,哦,师弟来找我回山,但是回山干什么呢?

  霎时间萧魂脸色一片煞白他脑海中回荡着几个字:“师傅”、“失踪”他嘴里喃喃着,目光呆滞望向前方,然后突然大喊一声,不好,三天了,然后又朝金龙山上飞奔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