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似银钩,剑拔弩张。

  月下,生死迫在眉睫。

  萧魂如巨石般的拳头,竟在空中硬生生地收回,原来却是虚招。同时弯腰屈膝,从头狼身下躲过,朝天就是一拳。正是屠龙拳中的一招地头之蛇,乃是以下避上,以下攻上。与人交战,并无太大用处,只因萧魂习惯了练武一丝不苟,练得颇为熟练,刚刚一见头狼跳起,便如装有巧簧的机关被触发,自然而然使出了这招,没想到在狼身上倒起了大用处。

  那一拳直击头狼腹部,头狼吃痛落地。

  /…酷L匠网:永久免费4看小r说~

  狼是斗不过龙的,何况屠龙拳屠的便是龙。

  萧魂见前方有个巨大空隙,随即直奔而去,岂知狼,却也非愚者。萧魂刚跑开一步,数只狼便旋即涌来,瞬间又将空隙堵死。

  “嗷呜——”头狼怒火攻心,仰天长吼。愤怒又带有凄凉的尖锐的吼声,一把利刃,划破夜幕,响彻山头。失败的阴影挥之不去,这一次若再不成功,在狼群中便将威信全无。成者为王,败者为寇。

  见头狼一吼,群狼便也一阵接一阵吼起来,一呼百应,此起彼伏,一阵响过一阵。如给头狼助威。这包围圈壁垒森严,萧魂左跌右撞,想寻得一个空隙,却一次次险些撞到狼身上。

  突然,群狼自动为头狼让开一条路,头狼鬼火一般的绿眼珠看得萧魂直发抖。萧魂战战兢兢地直往后退,往后一看,才发现身后便是万丈深渊。自己踢落的一块石块,疾坠,化影,消失,竟久久未发出响声。

  头狼飞速奔向萧魂,萧魂自知已没有退路,便紧闭双眼,等待死亡降临。

  电光火石的一刹,萧魂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猛力撞上了自的侧腰,萧魂既没有防备,又以为有死无生,脚下自然轻的很,一个踉跄,向边上摔开一丈远。他睁开双眼,只见一只浑身伤痕累累的狐狸正站在自己刚才的位置,与头狼对峙着。

  那狐狸虽说是白褐相间的皮毛,但原本是白毛的腹部,不知沾了多上已干僵成深褐色的血。全身的皮毛已被粘稠的血拧成一股一股的,从肚子上,背上,腰上,大腿上,小腿上,仍在不停滴下新鲜的,深红色的血水。有几处伤口,肉已然绽开,血肉扭曲在一起而分不清楚。走过的地方,被沾满血水的尾巴拖出一道长长的痕迹。她的前腿微微发着颤,后腿更是弯曲了多次。但是她终于还是没有倒下,似乎尽靠着硬骨头支撑到现在。

  头狼被刚刚的变故晃了神,现在正恶狠狠盯着那狐狸。狐狸却丝毫不怕,她看都不看头狼一眼,双目饱含温柔地看着萧魂。萧魂这才发现,自己怀中竟不知何时趴着一只小狐狸,那狐狸本就瘦小,枯瘠的躯干仿佛仅有一层皮裹覆,一层浅浅的毛若有若无。它缩成一团,也难怪萧魂刚才未尝注意到它。

  它是那狐狸的孩子。

  这时,丛林中传来一声沉闷的怒吼,地面开始颤抖,一只野猪一步一步走了出来。那野猪虽身高体长都略逊于头狼,但一身横肉,一层一层的肥膘,每走一步都随之震荡,背上长满寸把长的硬刺。

  野猪看向群狼,毫不畏惧,径直走向那狐狸。萧魂此刻抱起狐狸转身就跑。一路狂奔,管他金龙多少弯,一直跑到双腿再迈不动步子才停下。

  萧魂跑得昏天黑地,此刻终于又见到了月亮。

  前方似乎有个洞穴。萧魂心想此时天色已晚,便抱起小狐狸走进山洞,倒头就睡。

  醒来时,天色已敞亮,萧魂睁开双眼。月亮还在空中,光芒暗淡,太阳还未升起。萧魂看到肚子上的小狐狸,它眼睛还闭着,尚未醒来,呼吸十分微弱,断断续续,却十分温热。萧魂想到昨日若非狐狸救了自己,自己必定已是头狼腹中之物了,不禁对狐狸十分感激。他目光充满爱怜地看着小狐狸,自言自语道:“小家伙,你母亲对我有救命之恩,她,昨日已经死了......”说到这里,竟潸然泪下。萧魂又道:“我一定会替她照顾好你的,叫你什么好呢?”

  萧魂自幼便独自一人生活,全然不懂人情世故,书也没读过几本,只识得基本的汉字。取名字这种事让他煞费苦心。他心中所想全是师傅的,大师兄的,二师兄的......又觉他人用过的名字不可再用,心情十分郁闷。萧魂看着小狐狸全身金黄色的毛,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大呼:"阿黄,我便唤你阿黄吧!"此时那小狐狸已然醒来,听到"阿黄"二字竟叫了一声表示答应。萧魂欣喜若狂,“阿黄,阿黄”的叫个不停。他哪里知道,这“阿黄”真乃是极粗俗的名字。

  这时,只听“咕咕”两声。萧魂这才想起自己已有一天一夜未吃东西了,肚子早已空无一物。突然,又听见“咕咕”两声,阿黄发出一声哀嚎。萧魂哈哈大笑道:“原来阿黄也饿了,我去给你找东西吃。”说着,把阿黄抱到洞穴深处,一人走出洞去。

  阿黄看着萧魂的背影,圆圆的眼珠中似有笑意,接着打了个哈欠,心想:“昨夜伺候你可真够累的。”于是倒头就睡。

  金龙山野兽甚多,既有野猪,野狼,那便也有野鸡野兔之类的野味。萧魂刚一出洞,便见一只野兔一跃而过。萧魂立刻飞扑上去,这一扑,跳了足足有一丈远,且全不费力。那野兔纵然有动如脱兔的本事也躲不过去看,被萧魂压在腹下。萧魂见这么容易就捉到一只,不禁玩心大起。一盏茶功夫,已捉到两只山鸡,三只野兔。走进洞时,阿黄也醒了,叫唤了两声以表欢迎。萧魂找了几根枯木,拿出火折子点了火。不一会便肉香四溢。

  阿黄看着萧魂也觉得高兴,看看这洞,突然觉得眼熟,再仔细一看,心头如一道惊雷霹下,心想:“这不是她的洞嘛!难不成他就是她说的有缘人?”惊诧之余又想到她说的:“静观其变。”便不动声色。

  饱餐过后,萧魂正欲练武,忽闻洞外传来一阵吼声,阿黄不安地叫了起来。萧魂想起昨夜的遭遇,心想定是肉香把什么野兽引来了,顿时出了一身冷汗。他到洞口一看,便吓得闻风丧胆。只见一只威风凛凛的老虎贪婪地看着自己,嘴角一滴唾液都快垂到了地上,两颗尖牙从口中闪着寒光,令人不寒而栗。

  萧魂立刻转身抱起阿黄就向洞穴深处跑去。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萧魂也不知洞有多深,但一想到身后的老虎,双腿就不由自主地向前蹬。也不知跑了几步,突然,左脚踏空,右脚已来不及反应,也跟着踏了上去。萧魂只以为是我悬崖万丈,将阿黄放在自己柔软的肚子上,便闭上眼睛等死。

  “咚!”一声巨响。萧魂不省人事。阿黄却毫发未伤,它突然笑了起来,心想:“果然是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多情客说:

  对不起,久等了,打字太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