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已是正午。萧魂这一觉睡得十分满足,只见炎阳高照,恰好从屋顶上一个脑袋大小的洞中照进屋内,又刚好找到萧魂的肚子上。萧魂才知已着实不早,立刻坐起,欲跳下床去。

  哪知这一跳可不得了,竟足足高一丈许。萧魂的脑袋不前也不后,竟正好撞进屋顶上的那个洞。这样一来,萧魂的脑袋在屋顶之上,身子在屋顶之下,上去不得,下也不得。急的他吞了几根茅草,双腿不住乱舞,却也无济于事。这可如何是好?萧魂苦苦思索良久,也想不出一条计策。恼火得紧,一拳打向屋顶。萧魂住的屋子是就地取材,皆是一人抱不过的大树造成的。这屋顶少说也有五寸厚。却被萧魂这么一拳就给打下一大块。萧魂连人带木头跌落下来。屋顶盛高,萧魂不由地担心,这虽说下是下来了,只怕腿也定会给摔断了。

  只听得一声巨响,灰烟四起,萧魂睁开眼,却发现这巨响竟非自己所发出,而是屋顶摔在地上的响声。萧魂在看看自己,竟毫发无损,双腿稳稳的踩在了地上,走了一步,才发现地上竟被自己踩出了两个深深的印子。

  自己明明初学内力,怎会突然变得如此深厚?萧魂百思不得其解,不禁想到昨夜的遭遇。师父对自己这么好,一定不会对自己下毒的,自己内力突增,又何尝不是好事。萧魂确实不聪明,却也不笨。只因对武功一知半解,除了本门功夫,就不甚了解。若是他对功夫有多一些的了解,想必也能猜到三分。可他自幼入帮,身世不明,因而不受重视,师父从不和他论武,师兄弟也并不与他深交,只有每周集体练武或是要商讨什么要事,才会召他入山,平日里,他便久居在这片小树林里,对江湖上的事知之甚少。昨日得到师父指点他已又惊又喜,可昨夜的遭遇又让他迷惑不解。

  正在他一筹莫展之时,只见师弟苏克气喘吁吁地朝自己奔来。这片树林离金龙山甚远,若非是帮中除了什么大事,师弟也不会来找他。

  萧魂远远儿见着了,正欲上前迎接。谁知苏克异常惊恐地说:“大大大大大事不好好......啦!”这苏克天生有些结巴,再加上一紧张,更是说不出话来。

  萧魂忙问:“怎么了?”

  苏克任是支支吾吾的说:“师师......师父他他......他......”

  萧魂一听是关于师父的,更加急了起来,额头上甚至冒出了汗,问:“师父他出什么事啦?”

  z=最PN新#章w节.k上9酷bW匠网B0

  “失失失失失失失失失失失失失失,”苏克也是不争气,这急上加急,一连说了十四个失字,“踪踪啦啦啦......”萧魂一听到失踪这两个字,心头如一道闪电劈下,也不顾苏克,立刻动身向金龙山跑去。

  金龙山路途遥远,萧魂一路飞奔,半个时辰后却已在山下。到了这里,非金龙一派派中之人绝不可再行寸步。传说当年金龙派祖师爷吴清风打遍天下无敌手,精通天下武功要领,还自创了许多精妙的功夫。因为年事已高,便想找个清静之地安享晚年。恰好仙游至此,发现此山人烟稀少,风景绝美,且山势雄伟,状若金龙,遂命起为金龙山,定居于此。此后不知为何收后一任掌门为徒,可他连两成功夫都没传授完,便驾鹤西去了,剩下的功夫也就此失传。后一任掌门发现山上原本有无数支离破碎的小道,便将各个蜿蜒纵横的小道连接起来,直通山顶,形成了金龙九十九弯。此路难行至极,差之毫厘,谬之千里。只有本派弟子才可上山。

  萧魂心急如焚,飞奔而上,疾如闪电快似雄风。以他这般力气,本并不能跑这么快,可他并不知道,自己内力暴增,脚力也不知不觉迅猛飙升,只是习惯性地使出这么大的力气,再加上他担心师父心切,根本未尝察觉。蜀道难,难于上青天。金龙山险,险于蜀道几条街。这九十九弯何其凶险?即便是再熟悉,也会出差错。

  萧魂陡然发现,眼前的景象似乎在不断循环往复。仔细一想,自己竟已走过了一百又二十来个弯。金龙九十九弯精妙至极,非得走过不多不少九十九个弯才可通向山顶,一路上道路纵横交错,机关密布,野兽出没无常。这便是非金龙派人上不了山的原因。

  萧魂不想不碍事,一想竟愈发后怕。他想到被困山林的惨状,自己竟多走了二十多条弯路,不禁冷汗涔涔,两股颤颤。天色已近黄昏,一缕残红全被这巨大的树冠遮蔽,使人分不清方向。

  一丝微弱的喉咙咕噜的声音从厚密的草丛之中传来。不容萧魂反应,一个巨大的黑影飞扑过来。说时迟那时快,萧魂却已在左方数尺开外,一头高达三四尺的巨狼正在他面前,身子低沉,怒视着猎物。巨狼身上竖起根根黑色硬毛,使他与草丛完美融合。一对闪动着幽幽绿光的眼睛瞪得滚圆。

  萧魂心脏猛烈撞击胸膛,一步步向后退去。巨狼突然仰天长吼三声,周围草丛中相继跳出数十只大小不一的野狼。同样硬刺般的黑毛,同样鬼火般的绿眼。将萧魂团团围住,如一张渔网越收越紧。一张带刺的渔网。

  起先攻击萧魂的显然是头狼。

  它此时如箭欲离弦,马欲脱缰,剑欲出鞘。后腿肌肉鼓起,随时准备一跃而起。而萧魂此时处境十分艰难,东、南、西三方各有三匹狼,封住了萧魂的八大方位。萧魂四面楚歌,寸步难逃,插翅难飞。萧魂之得握紧双拳,全身的每一寸肌肉都已伸展协调,耳朵不停招动,接受切声响,一双黑色的眼睛发出一种奇异的光芒,绝不放过一丝一毫的动静。这生死攸关的情况,也容不得他放过一丝一毫的动静。

  弱者,即败;败者,即死,成为对方的食物。

  这弱肉强食的道理,萧魂也明白,他此时已将全身每一处细胞紧张了起来,如同有千眼百手。

  一人对群狼,黑眼珠对绿眼珠,竟互不相让。突然,头狼后腿发力,纵身一跳。于空中寒光耀目的尖牙利齿上,滴下了一滴晶莹的唾液。而萧魂上齿紧扣下齿,甚至颧骨都已酸胀。他陡然挥出右拳,这一拳的弧线,如流星,如飞虹,竟后发先至,打向狼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多情客说:

  气不死的阿弥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