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鸟兽万物刚刚苏醒,便听到树林之中拳声虎虎,掌风习习,近看,才发现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正在林中练武。

  少年游走于树林之间,每一拳都分毫不差的打在树干中心,每一脚都有踢断树干的气势。空中到处都是被少年打落的树叶,漫天飞舞。看得眼花缭乱。

  “啪”的一声,少年一拳陡然打向一棵树的树腰,一颗手腕粗细的小树说断就断。一截树干飞在空中。少年飞身一跳,一个上勾拳又将本来要落下的树干打到空中。少年右脚往一颗树上一蹬,于空中又往断树上补了三拳,断树又在空中断成四节。

  要知道,树干愈细,虽硬度愈小,韧劲却是愈大。如此年轻,功夫上竟有这般大的修为,真是难得。

  “魂儿!”树林里突然走出一个老者。长发还是黑的,可胡须花白一片,如飞瀑般泻下来。

  “师父!”少年面露得意,说“我这套屠龙拳打得不错吧!”少年名叫萧魂,才十八岁,刚刚练的,正是他最拿手的屠龙拳。这十年来,不论是寒冬腊月,还是盛夏酷暑,萧魂每日都要练功练上半天,方才练到这般境地。

  哪知他师父却突然一改笑容,大怒道“不错?你以后别再当我徒弟了!“挥袖转身便走。

  萧魂连忙跪下,道:“师父,弟子做错了什么?惹了师父生气,我一定马上就改,不过您千万别走啊!”

  “你瞧瞧你,打得什么烂拳啊!看是好看,但全是花架子!要是遇上敌手,那是屁用都没有!我说了多少遍了,人是活的,树是死的,活人会动,树却不会。来,你和我练练!”老者动也不动,似乎丝毫不把少年放在眼里。

  “是,师父,不客气了,看招!”只见萧魂一点不拖泥带水,脚下“次次”直冲向老者。陡然打出一拳,这一拳,他用了十分的力道,正是屠龙拳里的一招“从天而降”。拳风扇得老者的胡子都飞了起来。

  可是,还不够,远远不够。老者几十年的修为岂能被萧魂打败?只见老者身子微微一侧,便轻易躲开了萧魂的全力一击。萧魂一拳没打到,第二拳又至,这一拳直至老者眉心。老者左脚一抬,脚踝一转,正是斩鹰脚的功夫,瞬间踢开萧魂的拳头。右手一招制象掌,立刻打向萧魂的腰,两招之间似乎没有间断,萧魂根本来不及招架,不过,也没必要招架。这制象掌讲的是排山倒海之力,大象都能被制服,何况是萧魂?老者掌风刚到,萧魂便飞了出去,直飞到三丈开外,这才落地。在地上又滑了一丈远,背撞在一颗树上,这才停下。只痛得萧魂哇哇大叫,幸得萧魂练了这么多年功夫,要是换了常人,早就呕血毙命了。

  那老者功夫练成这样,又长得这副模样,这世上只有一人,那便是白须公了。只听他说:“魂儿,柔可克刚,至刚可克柔,咱们金龙派,练的便是至刚至阳的一路功夫。看招!”

  “啊,还来?”萧魂看见白须公一掌飞快地向自己打来,萧魂认得,这是制象掌里的功夫,被这一招打中了还得了!见师傅掌力丝毫没有相让的势头,萧魂心中一惊,激发了一股潜能,向边上滚去。白须公掌力刚到,一棵碗口粗细的大树竟被震断!萧魂心中余惊未了,只见白须公收掌,说道:“金龙派屠恶龙,斗猛虎,斩雄鹰,制巨象,个个都要靠至纯,至刚,至阳之力。刚刚的,便是制象掌。”

  他接着说:“制象掌,屠龙拳,斩鹰脚,斗虎拳。我们金龙帮,便是靠这四门功夫才得在江湖之中有一席之地。这功夫招式套路虽简单,但一旦在高人手中,就能威力无穷。我也只要求你练好这四门功夫。你可答应我?”

  白须公说这几句话时,目光望着天外,脸上神色似乎柔和了许多,连最后一句话,也似乎成了请求,甚至近似哀求。要知道,师父对徒弟提出要求,本就是天经地义之事。他的声音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不知在思何事。

  萧魂从未见过师父这般样子,只以为是自己着实惹师父生气了,却又不知说些什么好。

  白须公似乎回了神,目光转向萧魂。这目光无限温和,宛如润如酥的春雨。他说道:“我现在便传你修炼内功,吸纳吐气的方法。首先心无杂念,气沉丹田......”

  萧魂按师父的话去做,果真做完一遍就感觉心神顿时舒畅了许多,呼吸毫无淤塞之感,浑身温热。于是迅速把修炼的方法牢记于心。

  白须公又说:“功夫,最忌讳的,就是拘泥于招式之间。这四门功夫倘若串连在一起,就变化无穷,变幻莫测。”

  说着,白须公打起了一套萧魂从未见过的功夫。拳掌相交,手脚相配,竟几乎无空隙和破绽。他完全未用丝毫内力,萧魂却觉得以自己的功力,竟是无法接近师父身子周围三尺。萧魂不禁喝彩起来。

  *》最td新Yf章☆节上8酷匠k}网

  白须公又说了许多话,说得太多了。比这十多年来他与萧魂说的话,似乎还要多上一倍。

  “我走了。”似乎是说得太多了,现在反而不愿多说什么。他郑重,有些忧虑地看了萧魂一眼,便走了。

  初春,山林中,万木吐露幼芽。明明是一片生机勃勃。可白须公的背影,却显得有一些没落与萧索。他知道,他不能再等,这条路,他已非走不可。

  萧魂一个人默默地在树林中练武。他早已习惯了一个人。师父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他都熟记于心。

  他打了一遍屠龙拳。师父的身形在他脑海中不断闪现,他便模仿着。他也习惯了模仿,习惯了有不懂的地方就自己慢慢参透。反正他有的是时间,幸好他有的是时间。然后他又打了一遍屠龙拳,然后又一遍,然后又一遍,然后又一遍,然后又一遍,然后又一遍,然后又一遍,然后又一遍。

  接着是斗虎拳。

  一遍又一遍。

  夜幕已至。萧魂躺在床上,心中想的尽数是功夫。他练习着吸纳吐气,感到心神畅快,精力充沛。只是有一件事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师父为何会突然将功夫传给从小天资愚笨,又不受重视的自己呢?这想得一多,反倒阻碍了吸纳吐气。萧魂怎么也想不明白,索性不去想他。

  窗户口竟有一道黑影闪过。萧魂立刻警觉起来,确已来不及了。那黑影正是朝萧魂来的,萧魂生性胆小,心想那人走路极为快速,却未发出一丝声响,必是功夫极高之人。天色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那人竟刹那间就到达了萧魂身旁。

  一只粗糙的大手模到了萧魂的胸口。萧魂感到被摸的地方一片燥热,接着,身子到处都发热,越来越热,仿佛置身于沸水中。萧魂额头上竟流下了豆粒大小的汗珠。萧魂不知发生了什么,以为自己中了剧毒。他感到自己体内有一股力量正与自身斗争抗衡,愈斗愈勇,体内翻江倒海,如一场恶斗,难受之极。渐渐的,一切痛苦都消失,那股力量似乎与自己融合在了一起。

  接着萧魂昏了过去。昏迷之前,眼睛闭上的一霎,他透着那人出门的微光看清了他的鞋。

  是师父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多情客说:

多情自古空余恨,往事如烟不堪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