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我便跟着赵姨一路到了客房,路上也经过了许多的房间,我问了一下赵姨,才知道这些大部分都是些客房。进入到了客房内,我发现客房很大,比之刚才洗澡的浴室还要大了一些,赵姨带我到了客房后,便退了下去。我走到床边便脱下了我的这一身长袍,只剩下一件四角内裤,毕竟要我穿着这身白色长袍下去睡觉,恐怕我无法安稳的入睡。关上客房门,我便躺在床上睡了起来。不知过了多久的时间,我在梦中感到膀胱一紧,便蹑手蹑脚的走下床去,扫了一圈周围,却发现客房内居然连一间厕所都没有,没办法我只好打开客房门走了出去,由于憋得太难受,所以我也来不及去穿上那一身白色长袍,只好穿着一条四角内裤蹑手蹑脚的走向晚上洗澡的浴室。走了一会,在经过窗边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大雪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已经停了。

  一会后,我才憋得满脸通红的来到晚上的那间浴室,匆匆忙忙的进到浴室,我不由再次吐槽了一番房子太大也不是好事!半响之后,我才精神爽朗的走出浴室,啊,果然憋得太紧的时候,突然得以释放后,精神总会莫名的爽朗了起来啊。解决了膀胱紧急的事件后,我便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处,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我便走了进去。刚踏进去房间,我的鼻子一抽,我靠!这房间还会储存香气的啊,只是这味道有点熟悉……

  由于眼睛越来越困我也不再多想,便翻开被子躺了进去,随后我的身体一僵,脑子里突然想到:“这是什么?”随即转过身去,伸出双手开始碰了一下,这种感觉,这种熟悉的杀气,这莫非是……想着我连忙打开了床边的台灯,果然,此时躺在我身边的是一脸充满杀气的宁烟雨,她脸部寒霜,杀气如芒,手上紧紧的拽着被子遮掩着自己的娇躯!此时此刻,我连死的心都有了,我说我怎么打开每一个房间后,你这丫的怎么每次都会出现在房间内,难道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

  打开灯后,我才发现这间房间的房门虽然跟我的客房门的构造都差不多,但里面却是相差一千八百万里啊……房间内的墙壁上都贴满了红色的壁纸,床上的一头角落还有着几只大大的可爱布娃娃,整个房间都与我的房间相差甚大,最大的区别是,她的这间房间还有着卫生间,而我的房间却没有。看了整个房间的结构之后,我的心里也连忙吐槽不已:“我说你家这么有钱,怎么也不会在客房内加多一个卫生间啊?你不知道晚上憋着尿会害死人的吗?”

  看着满脸杀气的宁烟雨,我头皮一麻对着她打了个招呼,道:“嗨!晚上好!我们还真是有缘啊,啊哈哈。我就说怎么会有股莫名的香气呢?!额呵呵,好了,我就不打搅你了,你继续睡吧。我先走了。拜拜……”说着我连忙退出房门,赶忙房门一关,碰的一声,我便连忙跑了起来,接着我便听到了一阵惊悚的尖叫声:“啊啊啊……!!!你这淫贼,我要杀了你!”接着,我便转过头一望,我勒个去,我说你想杀了我拜托你先穿上衣服好不好?穿着个性感的轻纱睡衣来追我,你这是什么节奏啊?

  很快,我便被宁烟雨追到了自己的房间内,一进客房,我连忙堵住了客房门。接着便听到了一阵巨大的砸门声,这丫的,居然还想砸门?堵着不停颤抖着的房门,我连忙对着门外的宁烟雨解释道:“我说宁小姐,这真的不是我故意的,我这不是走错门,进错房间了吗?再说了,我也没对你坐了什么过分的事情!”

  “你这淫贼,还说没做什么事情,你一进门便摸…摸了我一把!反正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宁烟雨不为所动的继续大力的敲打着房门。房门内的我才猛然知道,原来刚才的那阵柔软的熟悉感是她的大馒头啊,难怪她要杀了我。随即我便苦着个脸顶着房门,我觉得这门可能已经顶不住了,我还是先马上穿衣服吧,找个机会马上开溜,要不然我会被活活的劈死在这里的。这么一想,我便马上开始穿起了那件不舒服的白袍。

  “二小姐,怎么了?”门外传来了芳儿姐的声音,随着芳儿姐的声音落下,宁烟雨马上对着芳儿姐说道:“芳儿姐,这里面的淫贼刚刚摸进了我的房间侵犯我!”我在房内心中一跳,什么?我侵犯了你?我只是不小心的摸了你一下,你就说是侵犯你了,你这不是……!

  “什么?!”芳儿姐一听,连忙一把抽出手上的宝剑寒光一闪,房门随即被分成两半。随后芳儿姐便举着宝剑一脚踏进了房内,冷眼的看了我一眼,轻哼一声,居然便径直的向我刺了过来!从芳儿姐进门到动手的时间不过两秒的时间,还不等我解释,我便只看到了眼前一道寒芒径直的向我刺来,颇具无奈之下,我只好手忙脚乱的一边向着床边退去,一边连忙穿好身上的白袍。紧接着,寒芒一转,噗嗤一声,竟然哗啦一声身上的长袍被划了一道开子!

  见势,我连忙跳到了床上,暗暗开始转动身上那些仅剩的能量,虽然心里清楚这些仅剩的能量绝对不是芳儿姐的对手,但至少会替我增加多一点生机!看着再次举起宝剑的芳儿姐,我连忙双手一摆,大声喊道:“住手!我要伸冤!”

  听见我的喊话,芳儿姐手上的宝剑也突然顿了一下,她冷眼瞪着我,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居然胆敢侵犯我家二小姐!”

  我心里大喊冤枉,虽然我也说不清我到底对不对,但此时的情况我也只好先替自己辩解一下,要不然真的会死在芳儿姐的宝剑下!我瞥了一眼站在一旁,手里拿着一把扫把气势汹汹,怒气腾腾的看着我的宁烟雨,连忙摆手一道:“我只是晚上的时候想要去上厕所,上完厕所之后,又因为房门太过于相像才会误闯了二小姐的房间!我可以保证我绝对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什么?!你这淫贼!居然胆敢颠倒事非!芳儿姐帮我把他给阉了”宁烟雨听我的解释后,一下子便跳了起来指着我痛骂了起来!

  KM酷匠\3网@永b久8免y费看/小)说GY

  看着宁烟雨委屈的差点掉眼泪的样子,芳儿姐的眼中寒芒一闪,举起宝剑便向着我刺了过来。我见状微微一叹,连忙也摆好了应付的架势。“住手!”一声怒喝突然响起,穿着一身紧身的保暖睡衣的宁雨婷便走了进来,看向宁烟雨道:“发生什么事了,非要让芳儿姐动手?”

  “这个淫贼刚刚摸进了我的房间侵犯我”宁烟雨指着我道。我一听便苦着个脸,摆手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上个厕所后,因为房门太过于相像才走错了房间而已!”

  宁雨婷听到我的解释后,神情一呆随即便想起了,原来我的房间没有卫生间,再加上这里的房门是很是相像,第一次来的人是会搞错。随即便安慰的走到宁烟雨的身边,道:“好了,唐先生的解释也很是有道理,他应该也不是那种人,你们是不是误会太深了啊?”随即宁雨婷便转过头对着我,道:“唐先生这件事情于情于理上也是你不对,毕竟我妹妹是个女孩子嘛,你便向她道个歉吧”

  我听后也点了点头,正要对着宁烟雨道歉的时候,宁烟雨随即一把跳到我的面前,大声道:“我说你这家伙,是不是和我有仇啊?三番四次的占了我的便宜,你还有理了啊?!”

  我眉头一皱,道:“对不起!宁二小姐,我会马上离开的!”

  “呵,你以为道个歉就可以完事了吗?”宁烟雨冷笑的看着我!

  我心中顿时一怒,但此事也毕竟是我的错,我也只好强压住心中的怒气,冷声道:“那宁二小姐,需要我怎么样才觉得可以完事?”

  宁烟雨冷绷着个俏脸,走到我的面前,不屑的瞥了我一眼,道:“自己把自己给阉了的话,我就放过你!”

  我一听神情也连忙冷了起来,这是我回国后第一次有了愤怒的情绪,道:“宁二小姐,你不觉得你的条件也太狠了点啊?!你不觉得我其实也并没有对过你做过什么特别的出格的事情,你提出这个条件也未免太过狠毒了点吧?!”

  “哼!”宁烟雨轻哼了一下,望着我道:“那好,只好你答应我三个条件,我们之间的恩怨也就此罢了!”

  “好!只好是三个我力所能及的条件,我能做到的话必然会做到!”说完,我冷冷的瞥了宁烟雨一眼,之前如果说我对她心里还有愧疚的话,那么现在则已经完全没有了。接着我便走到了宁雨婷的面前,对她道:“那好,宁姐,今天打扰你们了,我想我还是现在就走吧!”说完,我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宁烟雨站在我的背后,喊道:“姓唐的,记住你的话!”听得我,脸上差点青筋暴露!

  “等一下,唐先生,你等我一下,我换一下衣服送你”宁雨婷在后面喊道。对此,我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回头直接走出了宁家大门,这是男人的尊严,所以唐凡不愿回过头!即使自己将会在这山区走到H市的市区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