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辛万苦的终于避开了关于我和宁烟雨的故事话题,我和宁雨婷坐在书房内闲聊了一会。不到一会,赵姨便拿着一套白色长袍走了进来,宁雨婷站了起来接过长袍,对着我笑着说道:“你现在一身都脏兮兮的,先去洗个澡吧,顺便把衣服换上吧!洗好之后,就直接让赵姨带你过去餐桌。对了,还有那间浴室里的洗发水什么的你都可以拿去用,那些平时都是我们三姐妹用的,还希望你不介意”

  “额,这个哪里会呢!呵呵”说着,我便干笑着伸出手接过了长袍。见我接过了长袍,宁雨婷便笑着转过头对着赵姨,道:“赵姨麻烦你带他去客房边的浴室洗一下澡。”

  “是的!大小姐!”说完之后,赵姨便带着我走向了浴室!走了差不多两分钟终于到了浴室门口,我才在心中抱怨的拿着衣服走进浴室:“所以我就说买房子,太大了也不好,找个浴室洗澡还走了半天,要是着急撒尿岂不是得憋死了!”

  走进浴室内,我一看愣了一下,这里是浴室还是澡堂啊?浴室内的地上和墙上全贴着淡蓝色的瓷砖,浴室的正中央有着一个足足可以容纳七、八个人的水池,其他什么的淋浴桶浴都有。更让我受惊的是,这边上居然还有个小型的桑拿房,大概足够让三个人同时蒸洗。先不说这里面是有多么的奢华,就说这间浴室的大小,简直就可以和我家相比较了,第一次洗澡便洗这么大的浴室,我的心里难免不由得有些忐忑!

  另一边的餐桌边,宁雨婷坐在两米多长的欧式长桌前,桌上已经开始摆满了那些价格不菲的食物,在餐桌的几边都放在一套刀叉。宁雨婷微笑着对着坐在她旁边的宁烟雨,道:“能不能跟我说说,你跟唐先生两个人之间的小秘密啊?姐姐我可是问了他好多遍,他都死活的不敢说哦。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啊?”

  听着宁雨婷的话,宁烟雨的俏脸微微一红,在心里直接对着唐凡痛骂道:“他当然是不敢告诉你说,他贸然闯进我的房间,还看光了我的身体,而且他还威胁我说不听话就把我给xxoo掉!他要是说了的话,你还不得把他给剥了皮?”心里虽然这么想着,但宁烟雨嘴上还是说道:“没有!没有哪有什么秘密啊?!他只是…只是人太讨厌了,使人都忍不住想要去捉弄他!对,就是这样!”

  “哦~原来是这样!”宁雨婷拉长了语气对着宁烟雨说道,说的差点让宁烟雨直接找个坑把自己给埋了起来。这个借口太假了……

  “唐先生,里面请!”说着,赵姨替我打开了门,我道了声谢便扭捏的走了进去!身上穿的这身白袍实在是感觉怪怪的,或许是我从来都没有穿过吧!走了进去后,我便第一眼看到了宁雨婷,正要打招呼的时候,忽然目光也定格在了她身旁的某个绝色美女身上,我心中一跳,差点就跑了过去对她破口大骂!

  “呵呵,唐先生穿上这一身白袍还是挺帅的啊!”宁雨婷一脸笑容的看着我。只是我总觉得她的笑容完全就是那种不怀好意的笑。

  “呵呵,宁小姐见笑了”我笑了几下,便也坐在了餐桌前。

  我话音刚落,旁边便传来一阵冷笑的“噗嗤”声,宁烟雨微眯着双眼,眼里布满寒光的看着我,道:“没想到,唐先生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还知道自己会让人见笑”

  奶奶的,老虎不发威你还真当我是病猫了?随即我便对着宁烟雨,道:“还是宁二小姐了解我啊,我是绝对不会学着某些人没有自知之明的,要不然太过自以为是就会被人觉得太二了,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啊?宁二小姐”说着的时候,我还特别对着个二字咬重了几分。

  “你…!”宁烟雨差点一下子就想要跳到了我的身边来,接着她深吸一口气,微笑的就如天使般的对我说道:“不知唐先生下午在竹林游玩的还算开心?!”

  “你…!”宁烟雨这句话说得我嘴角一抽,差点就想跑过去抓住她,一把把她按在餐桌上,使劲的打她的屁股几下,已报我的心头之恨!

  看见我们两人之间的气氛越来越怪,宁雨婷连忙笑着阻止了我们的嘴仗,道:“我们还是先用餐吧?吃饱之后才有力气干自己想做的事情。对吧?唐先生。”额,这是什么意思?我疑惑的看了眼宁雨婷,只见她对着我莫名一笑。她的这一笑,看的我心中连忙一跳,每次她这般表情的时候,总是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期间我们用餐的时候,由于我的刀叉用的很是不错的样子,所以也没闹出什么笑话出来,只是宁烟雨和宁雨婷两人都惊奇的看了我一眼,因为她们都发现我的刀叉拿的姿势都非常的正确,没有经过一段长时间的适应是不可能拿的跟我一样的!在我们用餐的时候,我才知道,那个穿着旗袍的短发女郎是宁家的管家,而且貌似地位都还不小。因为宁雨婷和宁烟雨都对她很是尊敬,而且在用餐的时候,她也坐了下来陪同着我们一起用餐!

  用完餐之后,因为大雪还在不停的下,车辆也暂时不能通过这一段山路,所以我也只好先暂时留了下来等着雪停!跟着宁家姐妹走到了二楼处的某一个客厅内,宁雨婷吩咐了赵姨泡了三杯普洱茶上来!坐在客厅内的沙发上,宁烟雨一直用着她那如同寒冰般的目光看着我,我想要不是由于她的姐姐宁雨婷在场的话,她可能早就一把扑了上来狠狠的在我身上痛咬几下!

  “我说你们两个人之间到底有什么矛盾啊?就不能好好的坐下两个人好好的谈一谈?”宁雨婷笑着端过一盘新鲜的水果放在透明的玻璃圆桌上。

  “和他谈?我还不如去跟狗谈,至少我赏它一根骨头的时候,它还会对着我摇几下尾巴,哪像一些人,还不如一只狗呢。”宁烟雨伸出葱绿般的嫩指指向了我道。

  我说你损人也不带这样的吧?我一听眉头连忙一瞪,宁烟雨也不服输的回瞪着我!

  看着我们两人一说话就要吵架,宁雨婷“噗嗤”一声便笑了起来,道:“真是受不了你们两人,我说你们两个人之间到底有什么仇恨,就不能跟我说一下,说不定我还能帮你们主持公道!”

  我靠!我还指望你帮我支持公道?你听完之后还不把我给阉了?我转过头对着宁雨婷,道:“这个宁姐,外面大雪停了没?”

  “呵呵,这么快就想开溜了吗?没呢,雪一停会有人来说一声的!”宁雨婷瞥了我一眼。

  “哦!”雪还没停我就一刻都逃不了这个是非之地!没办法我只好再在这里裤裤坚持!

  “姐,我先去洗澡了!”宁烟雨站了起来,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那眼神好像是在说你如果敢把我们的事情说出去的话,你就死定了。我不以为然的撇过了头,那意思就好像在回答她说,我就算说出去了,你又能那我怎么办!宁烟雨看着我轻哼了一声,便走出了客厅!

  我们刚才的一举一动,宁雨婷也在暗中偷偷的看了一会,她的眼珠子转了几圈,不知又在想些什么?见宁烟雨走出去后,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还好她不敢把我看了她身体的事给说出来!

  “对了,宁小姐,你几岁了?”我对着宁雨婷道。

  “呵呵”宁雨婷轻笑了几下,道:“你没听过女人的年龄是一种秘密吗?所以我不告诉你,你先说你几岁吧?”

  “二十六岁”

  “那我就比你大,但大多几岁我不告诉你,除非你……告诉我你和烟雨的秘密”

  ;看/\正U版章√节上$1酷匠F网

  我连忙的摆了摆手道:“那我就叫你宁姐吧,这样就不会说混了。”

  “你可以叫我妹妹烟雨的呀?!”宁雨婷眯着眼睛看了我一眼。

  “……”我无语的看着宁雨婷,这女人好像是在每时每刻都希望我和宁烟雨打了起来似的。

  突然,双推门推开了来,那名穿着旗袍的短发女子芳儿姐走了进来对着宁雨婷,道:“大小姐,看样子,晚上的雪会下得很晚!这个唐先生,要不晚上就先在这里借宿一晚吧?”

  听后,我头皮一麻,这个住一晚我会不会出什么事啊?

  “对啊!要不唐先生今天晚上就在这里借宿一晚吧?”宁雨婷笑着看着我。

  “好吧!”没办法我也只能答应了,总不能让我走着回H市吧?接着我便打了个电话回家,告诉老妈说今天晚上在朋友家借宿一晚,当然我没说是在女的家里借宿一晚,要不然还不得被我老妈唠叨一晚!

  “那好,赵姨,你就先带唐先生去他浴室旁的那间客房吧。”宁雨婷转过头对着门外的赵姨说道。

  随后我便带着忐忑的心情跟着赵姨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