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天在三王没有反对的情况下,将手掌放在了淡金色猿王的心口之处,从其微弱的体温与心跳之中,战天能感觉出,这位昔日王者正处于此生之中最为虚弱的状态。

  战天强大的神识一丝丝的进入其体内,试探着接近那团暗之灵力。一次又一次小心的试探下,战天尝试着将其引导而出,但是最终战天以失败告终。

  大约一炷香后,战天缓缓睁开双眼,眼中还有着沉思之色。

  ,C酷$;匠=网I正-。版首发0"

  战天将手掌缓缓撤离,但是并没有急于说话,而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三王并没有打扰战天,而是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等待着战天的答复,因为这是它们认为不多的希望之一,四弟对于它们而言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你们为了救它能做出是什么?”战天突然问道。

  “什么?”

  “何意?”

  “怎么说?”

  三王闻言同时答道。随后三人彼此注视后,黑色猿王看向战天皱眉问道:“你这是何意?说明白。”

  “你们为了救它可以动用什么资源,可以做出何种让步与牺牲?我想知道你们的真实想法。”战天双眼凝重的看向黑色猿王道。

  “你的意思是.......你可以救它?”黑色猿王很快醒悟过来,眼中有着激动之色看向战天问道。

  “我有六成半的把握,但是我要知道你们能做出何种牺牲。”战天再次强调道。

  “只要我们能动用的资源随意支配,你想得到什么答案?”黑色猿王眉头紧锁道,它隐隐感觉出战天的询问有着特殊之处。

  “第一将你们所有的珍贵药材供我支配,第二我需要大量的猴酒,而且是你们最为上等的佳酿,这个量极其庞大,很可能是你们族群这无数岁月来的全部,第三我要你们对我有绝对的信任,那怕我做出任何事你们都不能随意闯入过问,任何的打扰都可能另其功亏于尽,第四给我一个绝对安静安全的环境。只要你们能做到这四点,我的把握就不低于六成半,甚至说七成。”战天的话另三王陷入了沉思,不说别的,仅仅是他们猿族全部的顶级猴酒便是一个艰难的条件,它们虽然贵为王者,但是在族群之中还有着太上长老,那些猴酒乃是它们赖以生存的依仗。

  “老五,你,你真有这么大把握?”药沉小声问道,此时绝对不能传音,任何私下交流都可能另战天的局面改变。

  “大哥放心,我有把握才会说,那暗之灵,我有把握将之从它体内引导而出,但是我需要你还有老师的帮助。”战天小声道。

  二人的交谈并没用隐瞒三王,三王对此也甚是欣慰。

  “天才地宝我可以理解,安全的环境我也能理解,最顶级的猴酒为了什么?”黑色猿王突然问道。

  “我在救治它的过程之中将有大量的消耗,我需要有补充,而它也要整个身体泡在酒池之中,以猴酒的灵力与药效将之守护,我这样说可明白?”

  “嗯。但是这一点我暂时不能答复你,酒池?多大?将我四弟能装下?做着躺着还是?”黑色猿王满意的点头,随后补充道。

  “越大越好,因为我也将在其中,以我二人吸收灵力之量。你觉得小了可行吗?”战天凝重的道。

  黑色猿王盯着战天的双眼许久,突然问道:“你为了什么?”

  “为了得到你们猿族的友谊,为了日后多一个助臂,为了.......为了以后我有取之不尽的猴酒供应。”

  “哈哈,爽快,恐怕最后一点才是你心中所想吧。”黑色猿王闻言一阵大笑。

  “你不怕失败我们与你不死不休?”突然银色猿王看向战天问道。

  “没有把握我大可转身离去,如果我成功了便会有你们猿族的情谊跟日后取之不尽的美酒与天材地宝,任何利益都需要付出,而我付出的便是救治你们的兄弟。”战天的话说的如此直白,另三王看向战天时的眼光都为之改变。

  “你可知道,你没有将之救活,一旦有任何闪失,我们整个猿族将与你势不两立!”黑色猿王突然面色一变问道。

  “我现在转身离去,以你们的手段它最多坚持三年,每过一年它康复的几率便会降低两成,两年后即使有人能将之救活,它的修为也将失去,如此情况下你这样问我,你觉得我该如何回答你?普天之下我不敢说只有我能救活它,起码将之重创之人便能,你们能去暗黑深渊将暗之族强者找来吗?还是你们能出去寻找人族强者?恐怕如我这般进入暗黑深渊的药师你们这些年来也没有遇到过第二批吧?”战天一脸玩味的看向三王问道。

  “你!”黑色猿王眼中有着怒意看向战天。

  “你找死!”赤色猿王暴怒,就要对战天出手,但是被黑色猿王的眼神制止。

  “你说的对,你还有什么要求?”黑色猿王突然对战天问道。

  “派它们将我师傅请来,我师父就在那群人中,我给他们一封玉简,叫他们在那里等我,免得因为没有信息而慌乱,到时双方有所矛盾便不好。你看如何?”

  “好,一切依你,我会给你们安排住处,至于你说的四个条件我办到之后就是你给我四弟救治之时。”黑色猿王看了一眼躺在大石上的兄弟,眼中有着一丝的伤感。

  战天二人返回山洞之后,战天刻录了一封玉简交给身旁的猿族强者,随后五人便被安排在一处山洞之中休息,猿族也没有亏待五人,顶级灵果与猴酒都呈上供五人品尝。

  “哈哈,没想到还能在此喝道猴酒,嗯?品级与老邋遢的差了一丝。”黑塔拿起一坛猴酒大饮一口后摇头道。

  “黑塔大哥,你要是知道老五跟它们所谈的条件,估计以后就是酒天尊都要找老五来要酒。”药沉无奈的笑道,随后将战天提出的要求说出,三人闻言皆是惊喜无比,随后一阵大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落寞的孤独者说: 谢谢!继续努力!后天可能出去旅游十来天!出行后会备注通知!谢谢~~~·